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十八章 辽塔下佟辰扬威—02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1060
  第十八章 观音阁内田撒野 辽塔下佟辰扬威—02  四少爷回到山上,只见观音阁一片狼藉,内田坐在佛案上,用手指着众僧侣,大声吼道:“你们的说,佟辰的到底哪里的干活?快说,不说通通的死啦死啦的……”  佟辰见状是怒火中烧,大喝一声:“小鬼子休得猖狂,佟辰在此!”  内田从佛案上下来,瞅了一眼二刹,二刹点了点头,示意内...
  第十八章 观音阁内田撒野 辽塔下佟辰扬威—02

  四少爷回到山上,只见观音阁一片狼藉,内田坐在佛案上,用手指着众僧侣,大声吼道:“你们的说,佟辰的到底哪里的干活?快说,不说通通的死啦死啦的……”

  佟辰见状是怒火中烧,大喝一声:“小鬼子休得猖狂,佟辰在此!”

  内田从佛案上下来,瞅了一眼二刹,二刹点了点头,示意内田来人就是佟辰。

  “哟西!佟辰你的终于出来了,今天,我的要让你知道,什么的叫大日本剑道‘神刀兑山流’!”说罢,内田“刷”地一声拔出长剑,摆出了一个决斗的架式。

  佟辰从内田拔刀的速度和站立的姿式上看出,此人不仅武功高強,而且内功颇深。他想起师曾对他说过的“遇事莫心燥,行事莫用强”的话,觉得今天这一战绝不能小视。于是,他先稳了稳神,说道:“且慢!”

  “怎么,害怕了?”内田轻蔑地问道。

  “这里是佛门静地,不适合动武,咱们还是到山顶辽塔下一决高下吧!”说罢,回身离开观音阁。“哟西!”内田和二刹尾随佟辰一起向山顶走去……

  在高尔山的西峰,有一座古老的辽塔,建于辽道宗大安四年(1088年),该塔用多种型制的青砖砌筑而成,据载,塔下葬有辽代高僧复赓的遗骸,它是抚顺现存最古老的一座佛塔。这座巍然耸立的古塔,仿佛一位巨人,居高临下,虽历尽岁月的风霜雪雨,但始终俯瞰着满乡大地,鉴证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今天,这座古老的辽塔又将鉴证中国武术与日本剑道的颠峰对决,鉴证正义与邪恶的生死较量……

  高高的辽塔下,透着寂静。接近傍晚的斜阳,透过古松支叶间的林荫照射下来,像繁星在空中闪烁,有些刺眼,却十分的晶莹美丽,裸露着不可捉摸的静谧。

  佟辰与内田几乎同时来到辽塔之下,没有寒暄,没有客套,更没有礼节,有的只是正义的愤怒和邪恶的猖狂……

  还没等佟辰扎稳马步,内田就迫不急待地大喊一声:“看剑!”便向佟辰刺来。但见,这把长剑闪过一道寒光,瞬间就到了佟辰眼前,佟辰心里一惊:“好快的剑呀!”说时迟那时快,佟辰一个“狸猫闪虎”跳出了圈外。

  佟辰调整了一下呼吸,站牢下基,亮出双掌。内田见第一招被佟辰化解,又使出了第二招,只见他双手握刀,上下翻动,把一支长剑舞得是风声水起,突然,他手中的剑锋向下一沉,直奔佟辰的下三路而来。

  佟辰见剑锋来势凶猛,不敢怠慢,只见他一个“鸽子冲天”向上跃起,待剑锋从脚下闪过,又一个“长猿挂树”右腿随即下压,一脚踢在了内田的左后肩上,内田一个趔趄,差一点趴在地上。

  内田气得是哇哇直叫,只见他迅速转过身来,一手提剑,一手亮掌;掌前剑后,一个“忍术急进”直奔佟辰而来,就在快到佟辰身前的那一刻,内田突然前掌一收,后剑直接向佟辰腰间横扫过去。

  此时的佟月并未慌张,只见他一个“仙佛后仰”,长剑呼啸着从他前胸掠过。内田见状,迅速收拢重心,回手又是一剑,向紧贴地面的佟星砍去。这一劈剑的招法是“神刀兑山流”的看家招法。内田从剑锋横扫到剑刃劈下转换的非常迅速,堪称绝顶高手,就这一招,一般人确实很难应对。

  习武之人都知道,“刺剑易躲、劈剑难防”。这时佟辰想躲,是万万来不及了。只见佟辰双手合一,一个“铁佛合掌”把劈下来的长剑紧紧地扣在了双掌之中,然后又来了一个“观音伸腰”,双脚顺势向内田的前胸蹬去,只见内田“哎哟”一声长剑脱手,一下子被踹出10米开外。

  佟辰一个“睡佛起身”,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把长剑向下一刺,剑尖入地半尺,然后,左手握住剑柄,抬起右腿,一脚把长剑踹成三截。

  内田见这把师付给他的,象征着“神刀兑山流”最高荣誉的宝剑,被佟辰踹断,气得是暴跳如雷,方寸大乱。只见他从伊藤手中夺过一把武士力,向佟辰再次冲了过来。佟辰一看,内田这是要玩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内田挥舞着武士刀,上下左右不停地向佟月的要害部位击去,那真是招招凶狠,刀刀要命。可是,佟辰是谁呀?只见他左突右闪,先是避开了内田的第一波攻击,然后,待内田露出破绽,便长拳劲使,直奔内田上三路而去。

  内田见状只好收紧门户,再寻机会。佟辰内心想,现在已经到了该出手的时侯了,绝不能让内田有喘息的机会,必须使出绝门独技一击而制胜。只见佟辰一个“燕子亮翅”摆出了一个伺机而动的架式。

  此时的内田气得牙根直痒,恨不得一口把佟辰吞了。他挥舞着手中的武士刀,不顾一切地向佟辰杀去。只可惜,这内田是用剑的高手,用起刀来显得不那么专业,只见他紧握刀柄,用了一个剑道的招数猛地向佟辰刺来……

  这时,佟辰一看机会来了,他上身向左一侧,在躲过刀锋的同时,双手迅速合拢,一个“童子拜佛”,双掌用足力气,向内田的右侧腋下猛力击去。只见内田心口窝一热,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扑通”一声侧摔倒在一丈开外的地上。

  佟辰走过去,一支脚踏在内田的胸前,说道:“今后,再敢到高尔山撒野,我就要了你的狗命!”

  佟辰抬起脚,看了一眼二刹,大声喝道:“你,还有你,你们再敢在抚顺闹事,欺负老百姓,我绝不饶过你们。滚,快滚!”

  二刹见状,慌忙架起内田,?仓惶跑下山去……

  二天后,佟府。

  四少爷上山己经两天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这可把大少爷和方管家给急坏了!虽说现在大街上到处都说,佟家四少爷在高尔山上打败了日本剑道一流高手内田次郎。大少爷和方管家也听说,佟辰徒手夺刀,把内田次郎打的是口吐鲜血、满地找牙,但是,毕竟没见到佟辰回来,这心里还是没底。

  “大少爷,要不咱派个人上山看看?”方管家问道。

  “方叔,现在爹和二弟都不在家,这家里呀,不能没人。这样,您在家等着,我亲自上趟山!”大少爷焦急地说道。

  “大少爷,我看这样也好!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

  “方叔,那我现在就去了!”

  “大哥,你这是要去哪儿呀?”四少爷佟辰从外面走了进来。

  “哎呀,四弟呀,你可算回来了!”大少爷把佟辰拉到身边,上下左右看了个遍,关心地问道:“没事吧,没伤着吧?”

  “大哥,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哎哟,我说四少爷,这两天都快把我和大少爷给急死了!这不,刚才大少爷还想上山去看看呢。行了,回来了,回来就好……”方管家叨叨个没完。

  “四弟呀,现在大街上传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吗?”

  “什么事啊?大哥!”

  “就是你打败内田那小鬼子的事!”方管家插话说道:“现在大街上传的可神了!四少爷,你给我们说说呗……”

  四少爷把那天上山以后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跟大少爷和方管家说了一遍。接着说道:“山上让内田那个王八蛋糟蹋的够戗,还有大师兄也受伤了,所以,我就回来晚了。”

  大少爷和方管家听完佟辰讲的故事,兴奋的不得了。“好,打的好!真解气!这些个小鬼子,就是欠揍,这回四少爷可给咱千金寨出了气了!”方管家高兴地说。

  “四弟呀,你说这小日本的剑道到底厉不厉害呀?”

  “大哥,其实无论什么武功,都有它的长处,也都有它的短处。日本剑道是日本人创立的,据我所知在日本光剑道术就有不下几十种门派。门派太多,这正是日本剑道的短处。以内田次郎的‘神刀兑山流’来说,因为有门派之争,他们太注重维护自己门派的荣誉,不太注意吸收别人的长处,所以呀,在实战中遇到强手,就很容易失败!”

  “哦,有一定道理。哎,四弟,咱们中华武术也有很多门派,武功也是五花八门,那你学的到底是什么武功呀,又是那个门派呢?”大少爷好奇地问。

  “大哥,我学的武功呀,是无门无派。师付说了,‘无派即有派,有派即无派’我这些年跟师父习武,从没有门和派的概念。我就记住一点,那就是师付刚才那句话。如果硬要把我学的武功说成一个门派的话,那就是‘无派’。”

  “哦,原来这里还有这么多学问呀!”方管家稀奇地说道。

  正当佟府这边几个人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在沈阳一栋大楼里也有几个在谈论此事。他们谈论此事,不是为了消遣,而是酝酿着一场阴谋……

  若知沈阳什么人在谈论此事,他们又在酝酿什么阴谋,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