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十七章 三番町四少惩凶—01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749
  第十七章欢乐园二刹寻衅 三番町四少惩凶—01  佟府,二少爷房间。  四少爷佟辰从高尔山踏雪回家后,先去书房见了佟振天,又去佟夫人房间给娘问了安,然后安顿了一下,就去看二少爷佟月。  哥俩一番寒喧后,四少爷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二少爷,说道:“二哥,这是师付让我交给你的!”  二少爷接过信,急切地把它打开,他看了...
  第十七章欢乐园二刹寻衅 三番町四少惩凶—01

  佟府,二少爷房间。

  四少爷佟辰从高尔山踏雪回家后,先去书房见了佟振天,又去佟夫人房间给娘问了安,然后安顿了一下,就去看二少爷佟月。

  哥俩一番寒喧后,四少爷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二少爷,说道:“二哥,这是师付让我交给你的!”

  二少爷接过信,急切地把它打开,他看了一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信上写道:“少帅出兵日,周年祸起时;劫数天道定,行之莫迟迟。”

  二少爷对佟辰说:“老四,你先回房休息,有事我再叫你!”佟辰见状,知道二哥又要思考问题,很懂事儿地离开了二少爷房间。

  二少爷拿出慧一大师的信反复看了几遍,突然悟出了其中的玄机:“少帅出兵日”,指得是少帅出兵华北的日子,也就是去年的9月18日;“而周年祸起时”,这个周年就是今年的9月18日,祸起,则是说有大事发生。“劫数天道定,行之莫迟迟”,是说这件事天道已定,告戒必须抓紧时间,切莫再有迟疑。

  由此,二少爷推断出:“少帅出兵日,周年祸起时;劫数天道定,行之莫迟迟”这几句话的完整解释,就是1931年9月18日,将是日本人动手的日子。这件事已成定势,告戒佟家切莫再有迟疑,必须抓紧时间做好应对准备。

  “慧一大师果然了得!”二少爷不由的感叹起来……

  几天以后,佟府客厅。

  佟振天、大少爷、二少爷、方管家还有四少爷佟辰,坐在客厅里议事。佟振天说道:“这几天,老二通过对慧一大师来信的猜磨,己经预测到了小鬼子可能动手的时间,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己经不多了,大伙先把各自的任务情况说一说,然后咱们再商量下一步该做的事。”

  “爹,我按老三拉的单子,大部分的武器弹药都有了着落,估计再有半月就差不多了都凑齐了。”大少爷说道。

  方管家接着说道:“老爷,矿山物资贸易公司的事,我已经同大和贸易公司接上头了,如果不出意外,可以比咱们预想的价格高出两成卖给他们,而且,我要求用黄金结算,现在他们正商量着呢,说是三天后回话。”

  “好,太好了!”佟振天转过头对二少爷说:“老二呀,我这边进展的也很顺利,咱家现有的流动资产大部分都已兑成黄金,我看差不多够用了。”

  二少爷说道:“慧一大师己明确讲出,9月18日是最后的时间,无论是否有变数,我们必须按这个时限按排我们自已的事儿。”

  “大哥,武器装备的事儿落实以后,你把这个单子上的东西筹备一下。”二少爷递给大少爷几页纸,接着说道:“这些东西尽可能别在抚顺采购,最好到清原、通化、山城镇等地方去买。这单子上已经标注了数量和采购时间,你抓紧落实一下。”

  “爹和方叔,还是要抓紧处理抚顺的固定资产。龙凤矿暂时不要动,我留着它还有大用。老四这几天哪儿也不要去,有事情我会安排你。”

  二少爷接着说道:“现在,清明节快到了,这是咱家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准备在清明节前几天,以回老家祭祖的名义,把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爹,您看呢?”

  佟振天说道:“一切就按老二的意见办吧!”

  千金寨,筑紫馆。

  筑紫,是日本的一个家族姓氏。筑紫氏,在古代是日本四大豪族之一。筑紫氏家族中,有一位很有名望的人,叫筑紫广门(1556-1623) 。筑紫广门的父亲为筑后上妻郡的豪族筑紫惟门,正室为斋藤长实之女。嘉吉元年,少贰教赖将侄子赖门分封担任筑前国御笠郡筑紫村地头一职,之后又兼任筑紫神社的宫司,方自称为筑紫氏。

  筑紫广门,是日本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一个武士,他用毕生精力,征战一生,建立了筑紫国,亦称筑州,即今九州。其领地筑紫国在今福冈市西南的筑紫郡,后被分为筑前国和筑后国。因此,今天日本的九州岛也叫筑紫岛。

  抚顺的筑紫馆,是日本筑紫后人筑紫茂申于民国九年,在抚顺开办的一家以筑紫冠名的旅馆。筑紫茂申很有经营头脑,同时借助日本的势力,基本上垄断了抚顺的旅馆业。除筑紫馆本店外,他还相断开办了多家旅馆,如筑紫馆支店、合寿旅店、永安旅馆等。据相关史料记载,日伪时期,筑紫茂申在抚顺开办的旅店最多时多达18家。

  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抚顺筑紫馆中住进了3个日本武士。其中一个叫内田次郎,是新任满铁总裁内田康哉的侄子。内田次郎30岁左右,身高1米78。从小习武,是日本剑道“神刀兑山流”的传人。据说,在1928年的日本秋季剑道比武中,他击败了日本剑道北辰流大弟子武宫正雄,因而名噪一时。别看此人长得很英俊,但桀骜自大、天性残忍。他年初来到中国,在华北一带浪迹两月有余,击败了山东“补刀派”掌门高春义,这让原本就瞧不起中国武术的他更加狂妄至极。

  内田次郎此行来抚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比武,而是另有目的。3天前,他接到师弟的信,说4月28日是师付70岁大寿,希望他能赶回日本。内田次郎算了一下时间,感到回去是来不及了,于是,他决定买一件礼物寄给他的师付。在沈阳时,他听叔叔内田康哉说,抚顺有一种煤雕很美也很珍贵,很适合作礼物,所以他就来到了抚顺。

  与内田次郎一同来的还有两个日本武士,一个是伊藤晋三;一个是远藤上一。这两个人年龄都在35岁左右,各个匪痞成性,顽劣好斗,是十足的地痞无赖,在日本国内,号称刹星“二藤”。

  下午5点左右,内田次郎三个人正在筑紫馆大厅喝茶,一个日本人从门外进来,给内田次郎敬了一个礼,说道:“内田先生,久保孚矿长在山阳楼设下酒宴为三位武士接风,特派在下来接您!”

  “哟西!”

  “车子在外面,请!”几人一起走出了筑紫馆……

  山阳楼,樱花厅。

  抚顺炭矿所矿长久保孚和守备队队长川上精一、警备队队长小川一郎正在等候。内田次郎三人,在一名日本伺者的引领下来到餐厅。

  “内田先生,我是久保孚,我代表日本抚顺炭矿所欢迎阁下的莅临!”几位都落座后,久保孚介绍道:“这位是驻抚守备队队长川上精一大慰,这位是抚顺警备队队长小川一郎中慰……”

  “欢迎内田先生!”川上和小川一起站起来施礼说道。

  “诸位不必客气,内田初到抚顺,还请各位多多关照!”内田次郎还礼说道。

  这时,菜上的差不多了。久保孚举起杯说道:“内田先生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最优秀的武士,让我们共同举杯,欢迎内田先生,干杯!”

  “各位有所不知,内田先生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剑道“神刀兑山流”的传人,曾力克日本第一剑道“北辰流”大弟子武宫正雄,这次来到中国也是未逢对手,山东“补刀派”掌门高春义号称中国第一刀,可也败在了内田先生手下。可以说,内田先生己经具备了亚洲第一高手的资格!”伊藤晋三玄天二地吹嘘道。

  川上精一端起酒杯,说道:“在下对内田先生早有耳闻,今再听伊藤先生介绍,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来,请允许我,敬您一杯!”

  “内田先生真不愧为我们大日本帝国第一武士,见到您非常荣幸,来,在下也敬您一杯!”小川一郎说罢,和内田次郎干了一杯。

  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不大会儿的功夫,内田次郎就有点喝高了,他站起身来晃晃悠悠地端起酒杯,说道:“诸位!想我内……田次郎,纵横武……林几十年,一把长剑打遍天……下,支那人更……不在话下。可是,我对煤……精一巧不通,这次来抚……顺,还得仰仗各……位。来,来……我敬你……们一杯!”

  “煤雕的事,内田先生尽管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久保说道。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