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十五章 正月里佟月思策—01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1296
  第十五章 正月里佟月思策 元霄节芷若诉情—01  佟府客厅。  二少爷把话题引到字画上,这一屋子的人,同时把目光集中到了慧一大师送给佟振天的那首诗上……  “爹,你看,这幅字行云流水、笔法老练,是一幅难得的上乘之作。但是,您注意到没有,这么一幅好字没缺了点什么吗?”二少爷问道。  “哎!这我早就发现了,慧一大师没...
  第十五章 正月里佟月思策 元霄节芷若诉情—01

  佟府客厅。

  二少爷把话题引到字画上,这一屋子的人,同时把目光集中到了慧一大师送给佟振天的那首诗上……

  “爹,你看,这幅字行云流水、笔法老练,是一幅难得的上乘之作。但是,您注意到没有,这么一幅好字没缺了点什么吗?”二少爷问道。

  “哎!这我早就发现了,慧一大师没款下日期,当时我以为是他忘了呢,也就没往心里去!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特别之处吗?”佟振天问道。

  方管家忽然想起了一件,他说道:“老爷,我去文轩阁裱画的时候,赵师付曾跟我说过,这是一幅难得的好字,只可惜少了落款的日期。不然,这可是百年难遇的佳品啊!我当时听了也没在意。现在想起来,到是觉得……”

  “爹和方叔说的对,这正是这幅字的玄妙之处!”二少爷打断方管家的话,说道:“慧一大师之所以不款上日期,就是想引起人们的注意!”

  “为什么呀?”客厅里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是慧一大师给我们留下的一种暗示,或者说是一种玄机。”二少爷背着手在厅里踱了几步,突然高声说道:“而这个玄机就藏在这首诗中!”

  “哇,这么奇妙哇!我们怎么没看出来呢?”

  “是呀!这首诗从内容上看是赞美爹的,但文彩寓意都属一般,如果不深入研究,特别是不把慧一大师写这首诗的背景及大师当时说得话联系起来,一般人是无法洞悉诗中隐藏的玄机的!”

  “我记得爹曾经跟我说过,当时大师对时局有个判断,认为今年三季度东北必有大事发生,所以,大师告诉爹要‘聚财以备需,稳基以蓄势’,并说这是上上之策。这件事,我和爹己做了许多前期准备。但下一步,我们又当如何呢?”

  “当时,慧一大师并没有把话挑明,这是大师觉得还没到火候,所以,他就即兴写下了这首诗,把他想说的话藏在了诗里,以期我们日后有所感悟!”二少爷停顿了一下,颇为感叹地说道:“慧一大师真是用心良苦,用心良苦呀!”

  “二哥,你快点说呀,我都急死了!”佟诗云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佟振天道:“是呀,老二!你就别买关子了,快点说这首诗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爹,这是一首藏头诗……”二少爷指着墙上的字画说道:“大家看!如果我们把这首诗每句话的头一个字连起来念,那是什么?”

  “藏冰老城,静待时变。”方勇看了一下念道。

  “对!就是这句话!但这第二个字是‘冰’字,似乎让人难以理解,但这个‘冰’字,与士兵的‘兵’字是一个发音,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

  “藏兵老城,静待时变。”方勇打断二少爷的话,急切地念道。

  “对!就是‘藏兵老城,静待时变’!这是慧一大师告诉爹‘聚财以备需,稳基以蓄势’后,给我们指出的应对时局变化的第二步方略。”二少爷说道。

  “哇!真是太玄妙了!大师果真太神了!”客厅里充满了一片议论和赞叹声……

  “藏兵老城,静待时变……”佟振天在客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嘴里一遍一遍地念叨这八字,好像悟出了什么。他停下脚步,突然说道:“这慧一大师果然是天智开启!他这是提醒我们下一步该走的道呀!老二,你有什么想法?”

  二少爷沉思了良久说道:“爹,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们全家还在这儿,我会做出下一步的安排!”

  “好,就按你说的办!”佟振天回到座位上,把杯举了起来,环视了一下满桌子的人,说道:“这件事今天就到这儿,一切交给老二去考虑吧!来,来!咱们喝酒!”

  这时,高尔山上新年的钟声响了,大街小巷的爆竹声响了,随着天空中一片片烟花的洒落,千金寨迎来了农历1931年的第一个晨时……

  大年初一,佟府书房。

  “爹,您过年好!”大少爷一大早就跑过来给父亲拜年。

  佟振天“嗯”了一声,对大少爷说道:“老大呀,一会儿你领着老三、老四到邵四爷家拜个年!老二在忙大事,就别让他去了!”

  “知道了,爹!”

  “哦,对了,你跟你媳妇说一下,这几天让她多忙活点,家里的事就别让你方叔操心了。这一年到头把他累坏了,就让你方叔多歇几天,让他跟方勇好好唠唠嗑!”

  佟府后院,方管家房间。

  方管家昨天晚忙了一宿,刚起床就看见方勇在外间洗漱,他披了件外套走了出来。问道:“勇儿,昨晚熬了一宿年,你不再睡会儿了?”

  “爹,您怎么也起来了?”

  “今天是大年初一,来给老爷拜年的肯定少不了,我得出去张罗张罗!你呢,一会洗潄完了,就去前院给老爷和夫人拜个年。”

  “知道了,爹!”

  这方家父子,在佟家虽说是主仆关系,但实际上跟家人差不了多少。方管家从生下来就在佟家。方管家和方勇娘的婚事,还是佟老太爷帮着张罗的。只可惜,方勇3岁那年,他娘患了痨病,不久便过世了。打那以后,方管家既当爹,又当娘,尿一把屎一把地把方勇养大。等方勇长大了,方管家又送他到北京念书。可以说,方管家对儿子的付出,那可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方勇和佟家几个少爷,从小一块长大,关系非同一般。佟诗云被接到府上的时候还不到5岁,方勇比她大4岁多点。从小,俩人就非常要好,随着年龄的增长,俩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佟诗云上大学那年,方勇刚好考上了沈阳警察署,佟老爷安排方勇送佟诗云去东大报到。一路上,原本最爱说爰笑的佟诗云,突然沉默了起来。

  “诗云,你怎么了,咋不吱声了,有心思呀?”方勇问道。

  “方勇哥,人家没有呀……”一脸红润的佟诗云小声说道。

  过了一会儿,佟诗云说道:“方勇哥,你在北京念书这些年,人家可想你了!”

  “哦,是吗?”方勇有些心不在焉。

  “方勇哥,那我问你,人家想你,你想过我没?”佟诗云含情脉脉地问道。方勇没怎么弄明白,就敷衍地说道:“傻丫头,你是我妹妹,我能不想吗?”

  “方勇哥,你坏!人家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佟诗云小嘴一噘,撒娇地说道。

  佟诗云在沈阳念书的这几年,和方勇接触的越来越频繁,不知不觉中,俩个人的关系莫明其妙地发生了变化……

  佟府,二少爷房间。

  自从大年三十那天起,二少爷的整个身心,就全部投入到了慧一大师留下的那八个字的玄异之中。他知到,自己这此出去巡游的目的,都是在为那八个字做准备。而且,他出游时拟定的“老城为基,再图后势”的战略构想,与慧一大师的方略安排不谋而合,这更加坚定了他推进这一战略布局的决心。

  “藏兵老城,静待时变”,二少年反复推敲,试图找出完成这一战略安排的方案。他心里很清楚,慧一大师的这八个字,关键在于“兵”字和“变”字。而“兵”是前提,有了“兵”,方能应对“变”。

  “对呀!这就是问道的关键所在!”二少爷似乎悟出了什么,忽然感到茅舍顿开,他那紧锁着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