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十四章 临年关抚矿遭难—02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1196
  第十四章 临年关抚矿遭难 初夕夜佟府猜诗—02  腊月二十七,佟府。  在东北有个传统,过了小年,从腊月二十四就开始数年了: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贴字福,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白面发,二十九回家走。等到了三十啊,人们就啥也不干了,一家人在一起准备年夜饭,开始欢欢喜喜过大年!  今天,是腊月二十七,是杀年...
  第十四章 临年关抚矿遭难 初夕夜佟府猜诗—02

  腊月二十七,佟府。

  在东北有个传统,过了小年,从腊月二十四就开始数年了: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贴字福,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白面发,二十九回家走。等到了三十啊,人们就啥也不干了,一家人在一起准备年夜饭,开始欢欢喜喜过大年!

  今天,是腊月二十七,是杀年鸡的日子。按照满族的习俗,杀年鸡,一般是由家庭中当家的来操刀,据说,这样吉祥!

  一大清早,方管家就把东西准备好了。佟振天在后院打了一通太极拳,头上还冒着热气,就匆匆走了过来。他看东西都准备停当了,问道:“水烧开了吗?”

  “水都烧好了,老爷!”说着,方管家递给佟振天一把十分锋利的刀。

  佟振天蹲下身子,挽起袖子,嘴里也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拿起刀就要下手……

  “爹,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这时,大少爷慌里慌张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只见他,眼眶湿润,一脸悲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爹,不好了,出大事了!”

  佟振天见大少爷这么一付模样,赶紧站起身来,问道:“别着急,慢慢说!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大少爷缓了一下神儿,说道:“爹,昨天晚上老虎台矿4号矿井发生了硫磺燃烧事故,3000多名矿工被困在井下。久保孚和山田郡那两个王八蛋,不但不组织救援,而且,还下命令把井口给封了,井下的矿工全都烧死了……”

  “爹,3000多人啊!3000多人全死了!”大少爷悲痛的大哭起来。佟振天听罢,一下子楞住了,拿在手里的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1931年抚顺“2.13”矿难。据《抚顺县志》记载:民国二十年二月十三日(农历腊月廿六)晚时,抚顺一日营煤矿,设备陈旧,防范无章,致井内硫磺燃烧。日商不施救援,而命技师封闭井口,致洞内作业之3000余人烧死,造成民国以来最大之矿难。县府与日方商善后之策无果,遂诉之省府。

  突如其来的抚顺“2.13”矿难,给千金寨人的心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刚刚浓起来的过年气氛瞬间变得冷清了。大街上到处是送葬的车流和人流,城内偶尔响起的鞭炮声和贺岁声,被淹没在了难属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

  大年三十,佟府。

  佟府门前已经挂上去的大红灯笼不见了,门窗上贴的对子、福字也被揭了下来,原本喜气洋洋的佟府,一下子变得庄严肃穆起来!

  一大早,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就领着小云龙来到了客厅,佟月、佟星、佟晨也到了。过了一会儿,佟振天和佟夫人在佟诗云的陪伴下走进客厅。

  “你们都过来了。”佟振天看了一眼这帮孩子,说道:“今天是大年三十,按祖上的规矩,今天谁都不准出门。一会呢,你们都过去帮你方叔忙活忙活团圆饭的事,我和你娘就在这儿歇着。有什么事情呀,过来禀报就行了。”

  “是,爹!”众人同声道。

  这时佟振天忽然觉得少了个人似的,想了一会儿,问道:“方勇怎么还没回来呀?老二,我让你打电话,他是怎么说的呀?”

  “爹,我打电话的时候才腊月二十六,当时他说还定不下来是否回来。我想呀,如果他要回来,上午就应该到家,要是……”

  正说着,方勇从外面走了进来,上前一步,给佟振天和佟夫人施礼,说道:“老爷,夫人,勇儿给您二老请安了!”

  佟夫人站起身来,拉着方勇的手说道:“勇儿呀,你都二年没在家过年了,这回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方勇,你和诗云在这儿陪老爷和夫人聊一会儿,我们去后院帮方叔忙活去了!”大少爷摆了摆手,叫上大伙一起走出了客厅……

  后院,厨房内。

  方管家正指挥着下人们在里面忙活着。嘴上不住地唠叨:“把这莱呀都摘出来洗好放在那儿,锅里的肉烀好后先不要捞出来,就放在锅里焖着……”

  “方叔,您就别在这儿忙了,有什么活儿交给我们干吧!”大少爷说道。

  方管家看几个少爷都过来了,摆了摆手说道:“去,去去!这活儿你们帮不上忙,在这儿倒给我添乱……”

  “方叔,方勇回来了,您还是过去瞧瞧吧!”二少爷说道。

  “哦,那我先去看看。”方管家把围群摘了下来,拿起毛巾擦了一下手,说道:“这儿的事儿呀,不用你们管,一会儿我回来再拾弄,你们几个都回房歇着去吧!”

  “爹,勇儿回来了!”方勇见方管家来到客厅,很深情地说了一句。

  方管把儿子拽到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圈一下子湿润起来,嘴里不住地嘟囔道:“哦,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

  “爹,您看您,这是干啥嘛?勇儿这次回来能多呆上一阵子,可以好好陪陪您了!”方勇见他爹那样,也禁不住哽咽起来……

  终府客厅。

  每年的大年三十,佟家的团圆饭都安排在客厅里,一来呢,这里宽敞,人多热闹;二来呢,满族人的客厅过年时都要披红挂采,在客厅吃团圆饭红火。可今年因为发生了矿难,原本布置好的客厅,又把那些装饰给撤了。

  佟振天总是感觉客厅里少了点什么,他想了想,对方管家说道:“老方啊,今年情况特殊,咱这客厅也没摆什么,好像缺点年味。这样,你把慧一大师的那幅字挂上,这样也算有些点缀,也可以添点新气象……”

  “老爷,还是您想的周全,我这就安排。”

  大年三十,晚7点。

  佟家的团圆饭准时开始了。佟府一家人还有方管家爷俩一起围坐在一个大桌子旁,各个脸上都洋溢着欢乐幸福的笑容。

  佟振天端起酒杯说道:“今天是大年三十,我们佟家、方家的所有人都到齐了,这还是好几年来头一次呀!我今天特别高兴,让我们举起手中的杯,共同庆祝这久违了的全家大团聚!干杯!”

  “干!”一桌子的人共同喝下了这第一杯酒。接着,大家一边唠嗑,一边喝酒,整个佟府客厅充满了欢乐详和的气氛……

  这时,二少爷忽然看见客厅的墙上新挂了一幅字画,他好奇地看了起来。二少爷发现这是慧一大师写给佟振天的一首诗。但见这幅字,笔势苍劲有力,布局大气磅礴,堪称书法之极品,二少爷心里不禁赞叹起来!

  可看着看着,二少爷有些奇怪起来。按照书法书写的规范,慧一大师这幅字可谓非常讲究,很难找出一点瑕疵,可为什这么一幅好字,却偏偏没有留下日期,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有些蹊跷。此时的二少爷心里一震:以慧一大师之严谨,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疏忽,这其中必有缘故……

  二少爷站起身来问道:“爹,墙上那幅慧一大师的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是大师什么时候写的?”

  “哦,这是去年咱们上山祈福的时侯,慧一大师当着我的面写的。诗不诗文不文的,我也看不懂,不过这字写的确实不错,我就让老方拿去裱了。”

  佟振天喝了一口酒说道:“这不嘛,今年情况特殊,咱这客厅也没装饰。我寻思,这过年吗,总得有点氛围,所以,今天我就让你方叔拿出来挂上了。”

  由于二少爷把话题引到了字画上,一屋子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慧一大师送给佟振天的那首诗上。

  方勇不由自主地脱口念道:“藏山深处一柏松,冰峰雪岭劲亦同。老参宜居高寒处,城池内外形若空。静花池里香难在,待等秋时任飘零。 时末图存盘道日,变策笑对不言中。”

  “爹,这首诗写的是什么意思呀?”佟诗云好奇地问道。

  “我哪儿知道哇!那天慧一大师总是怪怪的,说了很多我听不明白的话。到了,送给我这么个东西,我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玄机。”佟振天说道。

  二少爷把慧一大师的诗默默地念了两遍,突然说道:“爹,这是一首藏头诗,是慧一大师给我们留下的战略对策……这个慧一大师,真乃神人也!”

  “什么?什么战略对策呀?快,快说说,大师在这首诗里都说了些什么?”众人急切地想知道其中的答案……

  若知二少爷如何解读慧一大师这首诗,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