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十四章 临年关抚矿遭难—01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1081
  第十四章 临年关抚矿遭难 初夕夜佟府猜诗—01  棋盘山,小李沟村。  矢野被佟星摔倒在地,戗的是满脸泥血,只见他恼重羞成怒,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哇哇大叫,伸手就要掏枪。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旁站着的虎子,一个箭步冲上去,还没等矢野反应过来,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了矢野的脑袋上。  这时,围在佟星身边的小鬼...
  第十四章 临年关抚矿遭难 初夕夜佟府猜诗—01

  棋盘山,小李沟村。

  矢野被佟星摔倒在地,戗的是满脸泥血,只见他恼重羞成怒,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哇哇大叫,伸手就要掏枪。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旁站着的虎子,一个箭步冲上去,还没等矢野反应过来,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了矢野的脑袋上。

  这时,围在佟星身边的小鬼子士兵,一下子把枪对准了佟星和虎子。只见虎子大喝一声:“都别动,动我就打死他!往后退,都往后退……”

  “八嘎!开枪!快开枪,打死他们……”矢野狂妄地叫喊道。围过来的小鬼子士兵们,举着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敢开枪。双方就这么僵持着,一秒,二秒……十秒,二十秒……现场的气氛紧张的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远处飞驰而至。还没等车子停稳,车门就打开了。只见一个警察和一个身着比挺西装的日本人,从左右两个车门同时下了车。

  那个警察大声喊道:“都别动,放下枪!都不要乱来……”那个穿西服的日本人快步走到矢野面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大声骂道:“八嘎牙路!”

  佟星摆摆手,示意虎子把枪放下,问道:“方勇,你这是……”

  这时方勇走上前进,给佟星介绍道:“这位是日本驻沈阳领事馆高仓先生。”接着,指着佟星说道:“这位是东北军七旅教导队教官佟星上校!”

  高仓看到被吓得全都蹲在地上的迎亲队伍,似乎明白了什么,对佟星说道:“对不起上校!一定是我们的人不懂礼数冒犯了阁下,请多多原谅!”说着,对矢野摆了摆手,骂道:“八嘎!还不快滚!”

  “哈依!高仓先生!”一脸怒气的矢野从地上把刀拣起来,心有不甘地说了声:“训练营……你的等着!”领着一小队鬼子怏怏离去。

  佟星走向前去,一抱拳:“多谢二位解围,谢了!”说罢,和虎子飞身上马,向辉山训练营方向急驰而去……

  小轿车里。

  方勇对高仓说道:“高仓先生,现在是非常时期,关东军和东北军绝不能擦枪走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是呀!方勇君。我本人是不赞成关东军的有些作法的,可我也是没有办法!现在日本国内右翼势力澎涨,军部控制了内阁,我们这些文职的话语权越来越弱。近日,领事馆履遭关东军施压,弄不好,领事先生和我都要被遣送回国的。”高仓说道。

  “高仓先生,不管怎么说,你在处理沈阳关东军和地方的纠纷方面,还是尽到了努力,这一点,黄显声将军和我本人还是很感谢您的!”

  “谢谢!哎……”高仓长出了一口气,躺在后坐椅上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高仓,叫高仓雄一,日本大坂人。现在日本驻沈领事馆任参事,主要负责中日民事纠纷事务。高仓的母亲是中国人,他从小受母亲的影响,很喜欢中国文化,日本东京大学外交系毕业后来到沈阳。高仓是个爱好和平的人士,“九一八”以后,被遣送回国,后参加了反战同盟。1940年高仓展转去了延安,受到周恩来的接见,抗战胜利后,曾在华中野战军总部联络处工作,1956年他奉陈毅之命,到北京外交学院任教,并担任外交与外事管理系主任,1982年病逝于北京。

  原来,前几天在棋盘山莲花池村,关东军一个通讯小队在架设通讯线路时,损坏了当地居民大量的菜地,因而发生冲突,造成居民1死、3伤,日军1伤的后果,省府责成警察署黄显声处长负责处理此事。今天,方勇是奉黄显声之命,陪同高仓去莲花池村调查此事。途经小李沟村遇上了佟星与矢野冲突事件,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千金寨,佟府。

  二少爷巡游了大约1个多月时间,其间曾先后到了抚顺的三块石,铁岭的鸡冠山,清原的老龙岗,新宾的岗山,桓仁的五女山,最后到了老秃顶佛顶山。他这次巡游的真实目的,别人是无法猜到的,也只有他自己才能说清楚。

  巡游回到家以后,很少有人见到二少爷走出自己的房间。他整天闷在屋子里,趴在桌子看他拿回来的地图。只见他时而眉头紧锁,时而一脸放松;时而双拳紧握,时又背手踱步,他到底在干什么呢?

  “二少爷,你整天呆在屋子里不出来,是不是这次出门,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方管家关心地问道。

  “方叔,我没事,您就放心吧!”

  “没事就好!”

  “方叔,最近方勇有捎信来没有?”

  “他忙,没大事从不给家来信儿。”方管家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二少爷,你看我这脑子,老爷刚交待的事,咋这转身功夫就给忘了呢?不行了,老了!”

  “什么事呀?方叔,看把你急的……”

  “老爷在客厅候着呢,说有事儿商量。赶紧过去吧,一会老爷该急了!”

  佟府客厅。

  佟振天见二少爷从外面进来,站起身来说道:“老二呀,自从你出去散心回来以后,整天呆在房间不出来,爹知道你在研究大事,所以呀,我就没去打扰你,也没问过你。不过,这马上就到年关了,你大哥忙,你总得帮爹张罗张罗吧!”

  “爹,有啥事您就吩咐,我会办好的!”

  “这些年你们哥几个,东一个西一个都在忙,已经好几年没过团圆年了。爹寻思着哇,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团聚一下。你呢,明天就给老三、诗云他俩打电话,问问他俩啥时候能回来。”

  “放心吧,爹!”

  “对了,方勇已经两年没回来过年了。你说,沈阳就这么近,干嘛不回来呀?你打电话告诉他,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回来过年。”

  “是,爹!”

  佟振天想了一下,又说道:“对了,明天就小年了,你去一趟高尔山,把咱家给慧一大师准备的年货送去,顺便也告诉老四早点回来。”

  “好的,爹!”二少爷转身走出客厅。

  1931的春节过快到了,千金寨的人们都在为过年忙活着。小年刚过,春节已悄悄地向人们走来。千金寨的大街小巷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息,各个商店、市场里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手里都是大包小包的,脸上都露着节日快乐的笑容。在抚顺城北关的广场上,原本正月十五才出来的各乡秧歌队,今年早早登场,给春节增添了不少喜庆的氛围。年就要到了,抚顺的大街小巷热闹了,整个千金寨都热闹了……

  龙凤佟家煤矿,大少爷办公室。

  大少爷忙着矿里的事,这几天都没回家。他坐在办公室里拿着算盘,一笔一笔地核算着一年来矿上的收益。

  “大少爷,有件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张老强推门进来。

  “张师付,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大少爷见张老強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

  张老强犹豫了一下,说道:“大少爷,咱矿里大部分矿工都是山东、河北的,离家都挺远,我想这小年都过了,咱是不是早点歇矿,让大伙儿早点回家?”

  “噢,就这事呀?”大少爷笑了笑,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纸口袋,说道:“这事我早有打算了,这是山东、河北矿工们回家的车票,我已经买好了。回头你按口袋里的名单发下去,明天就可以走了……”

  “这,这……”张老强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两只手搓了搓,接过纸口袋,说了句:“大少爷,谢谢!”满含热泪地走出了办公室。

  大少爷把日历拿过来看了看,嘴里嘟囔了一句:“这都腊月二十四了,看来我也该回家了!”他拿起大衣,回头看了一眼,转身走出办公室……

  沈阳,佟诗云住处。

  本来,沈阳的各大院校早就放寒假了,由于张芷若休学一年,她想早点把课程补回来,所以,现在天天在学校补习,为了陪她,佟诗云到现在也没回家。

  刚刚做完饭的佟诗云,抬头看了一眼挂钟,自言自语道:“这个死丫头,都6点半了咋还不回来……”

  “诗云姐,诗云姐,快来帮我一下……”张芷若一进院,就在门外大喊。

  佟诗云推门一看,只见张芷若手里拎着二个很沉的大包,从外面走了进来。“这是干啥呀,买这么多年货?”佟诗去一边帮张芷若拎包,一边说道。

  “啥年货,这是书!”到了屋里张芷若说道:“明天学校就封校了,我不能再到学校补习了,这不,从图书馆借了些书,拿回来看。”

  “好了,吃饭吧!”佟诗云说道。

  过了好一阵子,佟诗云见张芷若不说话,问道:“芷若,咋不吱声,是不是有什么心思呀?”

  “诗云姐,我不去学校了,你也就不用再陪我了,我一个人在家行的,明天你就回抚顺吧!”张芷若说道。

  “那你过年不回佛顶山了?”

  “这……”

  “芷若,你也出来好几个月了,也该回去看看你姑妈他们了!再说,这大过年的,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我怎么放心呀?”佟诗云关心地说道。

  “这……诗云姐,其实我也想回去,只是……”

  “别这,那的了,明天你就走!”佟诗云指了指桌子上的几个包,说道:“这些是我给你姑妈和你表哥他们买的年贷,你带上……”

  张芷若瞪大眼睛,感激地说道:“哇,这么多呀!谢谢你,诗云姐!”

  第二天,沈阳长途汽车站。

  佟诗云和张芷若拎着几个包裹,站在检票口。佟诗云看了一下表,说道:“还有半个小时就检票了。臭丫头,回去的路上要多注意安全!”

  “知道了!”说着,张芷若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佟诗云,一脸羞涩地说道:“诗云姐,我求你个事儿,到家以后,你把这个交给佟月哥……”说完,脸一下子红了。

  “臭丫头!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手。”

  “诗云姐,你看你……”张芷若害羞地低下了头。

  “说正经的,你正月十五去抚顺吧,在抚顺陪我几天,然后咱俩一快回来!到了家里有什么话,就跟我二哥说个够……到时啊,没准儿我就得改口叫你一声‘二嫂’了!”佟诗云说完,调皮地嘿嘿笑了起来。

  羞得满脸彤红的张芷若,眼晴有些湿润,低下头小声说道:“诗云姐,你这是干嘛吗?人家不理你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