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十二章 二少爷山寨论策—02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1257
  第十二章 二少爷山寨论策 张芷若感恩萌情—02  晚7点,王家。  王母和芷若忙活了半天,做了八个菜,把一个本来就不太大的桌子,摆了个满满登登。大虎把二少爷让到了正座,把在座的人一一做了介绍后,举起一碗酒说道:“赵伯,孙叔,这位是千金寨佟府的二少爷,是我大舅一家的恩人,也是我王家的恩人,让我们共同敬二少爷一杯!”...
  第十二章 二少爷山寨论策 张芷若感恩萌情—02

  晚7点,王家。

  王母和芷若忙活了半天,做了八个菜,把一个本来就不太大的桌子,摆了个满满登登。大虎把二少爷让到了正座,把在座的人一一做了介绍后,举起一碗酒说道:“赵伯,孙叔,这位是千金寨佟府的二少爷,是我大舅一家的恩人,也是我王家的恩人,让我们共同敬二少爷一杯!”

  “不敢当,不敢当!”二少爷双手抱拳说道:“在下佟月,初来双龙寨,承蒙大虎哥和各位的款待,感激之至,我也敬大伙一杯!”

  酒过三巡后,王母端着一大盆野猪肉走过来,放到桌上说道:“二少爷,你有所不知,我虽然没见过你,可你家大少爷我认识。几年前,我曾在我哥家住了一阵子。那时,大少爷在矿山,经常到我哥的铺子里买东西,所以就认识了。”

  “你们佟家在千金寨可是有名望的大户!我常听我哥和嫂子谈起佟家,说佟老爷人好,实诚!这次要不是佟家,我哥哥嫂子还有大侄子的仇还不知道啥年月能报呢!”王母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

  “恩人在上,请受芷若一拜!”张芷若“扑通”一声,给二少爷跪下了……

  二少爷赶紧起身,说道:“姑娘不可,万万不可呀!”

  这时,赵伯站起身来,说道:“我经常到千金寨送皮货,‘佟府四杰’之名早有耳闻。特别是,这次二少爷巧施妙计除了宫本,让小鬼子来了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真是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呀!”

  坐在最里边一直没开口的孙叔,走到二少爷身边,端起酒杯说道:“二少爷胆大心细,才智过人,堪比当年诸葛,今得一见三生有幸,让我这个山野村夫敬您一杯!”

  二少爷早己看出桌上的这俩位长者,绝非等闲之辈。现又听两人出口不凡,不免心生敬意。举杯说道:“我乃一介书生,怎敢劳二位长辈如此高看,惭愧,惭愧!”

  二少爷猜的没错,这两个人可真的不一般。赵伯,名字叫赵伯川,今年60多岁,有一身好功夫,一把大刀曾威震辽东,人称“大刀川”;孙叔,名字叫孙亚樵,今年58岁,是寨子里最有学向的人,人称“教书先生”。这二人跟老寨主李栋是拜把子兄弟,尊神枪王为大哥。他们原是从岫岩起兵的辽东义和团“神拳营”的三位头领,义和团失败后,三人率残部30余人来到了佛顶山,隐姓埋名,过着隐居的生活。现在山寨里60岁左右的,大都是当年“神拳营”的人。

  孙叔喝干了碗中的酒,话题一转说道:“自打小鬼子来到咱东北,咱这儿的老百姓就没消停过。现如今,中国军阀争战,内斗不断,小鬼子气焰嚣张,蠢蠢欲动,辽东时局动荡不安,前途堪忧呀!对此,不知二少爷有何感想啊?”

  二少爷说道:“不瞒二位长辈,佟月对眼下辽东时局亦深感不安!晚辈认为,用不了多久,辽东大地必定烽烟四起,小鬼子占领东北只是时间问题。为日后大计着想,晚辈想借巡游之机,寻找他日屯兵聚民之地,以图退有所依。”

  赵伯道:“二少爷此等远见,果然入目三分!”

  孙叔道:“佛顶山乃老秃顶第二大山,山高林密,物产丰富。加之地处辽东腹地,又与朝鲜隔江相望,实乃藏兵聚民的好地方。二少爷能洞悉此山之玄妙,涉百里而察之,实在令老朽佩服!”

  大虎见他们说个没完,有些着急:“赵伯、孙叔,今天是为二少爷接风,咱先不谈这些,反正二少爷暂时也不走,等明天你们可劲唠行吗?咱现在喝酒,喝酒!”

  二虎和芷若也咐和道:“喝酒,喝酒……”

  第二天,双龙寨。

  昨天晚山,二少爷有点喝多了,早晨起来感觉头晕的挺厉害。他走出房门,吸了一口清凉空气,顿感舒服多了。

  渐近深秋的佛顶山,秋风扫叶,吹袭着漫山遍野的金黄沙沙作响,不时有片片枯叶被残风卷起,飘落,为这收获的节气凭添了几许伤秋悲愫……

  二少爷绕过一栋木制的排楼,来到了一个山岗上。他举目望去,整个双龙寨尽收眼底。群山环抱中是一条的狭窄平原,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河蜿蜒地绕着村落流向远方。双龙寨,有4个自然屯,大的屯子有百余户,小的也有几十户,每个屯子相距大约3里左右。依山而建的4个屯子,在一条弯曲的大山沟里,错落有致,绵延伸展到了10里开外。

  在双龙寨最西面的寨子外面,有一段约1里长的峡谷,两侧尽是陡峭的山崖,峡谷很窄,窄的像是一个用斧子劈出来的山缝一样。峡谷入口处有一座用石头磊起的弓形大门,这就是双龙寨的寨门。

  王家和聚义厅都在寨子的第二个屯子里。这个屯子很大,是双龙寨的中心屯。聚义厅在中心屯的村东头,是一个由30多间木屋组成的一个独立的院落。门前偌大的广场中央,竖立着一个近10米高的旗杆,上面挂着一面黄色的大旗,旗上“双龙寨”三个红色大字,在晨曦的辉映下显得格外夺目……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打断了二少爷的浮想联翩。他扭过头看去,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慢慢接近,材高挑的张芷若,身着水绿色的长衫,丰满窃窕、纤细均匀,一股迷人的风韵令人陶醉。

  “美,太美了”二少爷不由的在心里赞叹道。在二少爷眼里,张芷若身上的这种成熟的美,似乎每一分肌肤都有着诱人的魅惑力,尤其是那一股淡淡幽香,迎风轻送……

  “二少爷,这山里天凉,别着凉了!”张芷若从坡下走上来,给二少爷披上了一件风衣。

  正在走神儿的二少爷一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芷若姑娘!”

  “二少爷,您也太客气了吧?您是我们家的恩人,该说谢的应该是我才对。”张芷若很认真地说道。

  看到眼前这个天真美丽的姑娘,二少爷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若不是龙凤村的变故,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怎么会沦落到这大山深处呢?

  “芷若姑娘,你后有什么打算?总不能在这山里呆一辈子吧!”

  “二少爷,你还不知吧,我还有一年卫校就毕业了,我打算凑够了钱,再回沈阳把书念完。现在姑妈和表哥正张罗呢,估计明年一开学,我就可以回学校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二少爷想了想,说道:“芷若姑娘,不如这样,过几天等我办完事,你跟我一同回去,我送你去学校,这样你就可以提前半年时间毕业了……”

  “这……”张芷若好像有点为难的样子。

  “哦,学费的事你不用担心!我先帮你垫上。”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张芷若高兴的跳了起来,她心存感激地看了一眼二少爷,羞涩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润……

  这时,二龙跑了过来,说道:“表妹,二少爷,我娘让你们去吃早饭呢!”

  “知道了!”

  张芷若挽着二少爷的手,从山坡上走了下来……

  双龙寨,聚义厅。

  大龙、二龙、赵伯、孙叔还有二少爷和张芷若,围坐在聚义厅里的一个长方形大桌子四周。“刚才,我把双龙寨的情况跟二少爷都讲了,看看二少爷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大家还有什么补充也可以谈谈……”大龙对大伙说道。

  二少爷站起身来说道:“我刚才在寨子里转了转,现在大龙又把情况介绍了一番,可以说,我对双龙寨己经有了一个初步了解。我觉得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当年老寨主选这么个地方栖身,确实很有远见!”

  “是啊,当年我们神拳营遭俄国佬围剿,死伤无数,剩下的30多弟兄,逃进了这老秃顶,几个月后,老寨主选定了这里安营扎寨,也就是咱现在这个地方。又过了几个月,我们才把家属和孩子们接了过来,那时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过百人。后来,神拳营走散的弟兄又来了一部分,到了民国初年,这寨子已有百十余户,人口达到了500多人。”

  赵伯接着说道:“民国5年,从山东来了一批伐木的工人,老塞主看他们人不错,就同意他们在寨子里住下了。现在沟里的两个屯子,大部分都是山东人。到了民国8年的时候,宽甸、桓仁、凤城遭遇水灾,一大批灾民涌入,这寨子一下子人就多了起来。现在数数,4个屯子加在一起大约460多户,人口也接近2000口了。”

  “咱这寨子里的人,平时男人伐木、打猎、种参、采药;女人种地、养猪、干家务;孩子们就是读书、写字、习武。赵伯领孩子们练刀、打拳,我呢教孩子们读书写字。前两年,在大当家的主张下,寨子里办了个小学,我在那当校长……”赵叔笑着说道。

  “那平时有没有外人来打扰山寨呀?比如政府什么的……”二少爷问道。

  “咱这地方是三县交界处,桓仁、本溪、新宾,他们都不管,所以呀,在地图上都找不到咱这双龙寨。只是近几年,方圆百里的老秃顶子山中,多了几股土匪,听说还有一股是从黑龙江跑过来的。开始,他们也想打双龙寨的主意,后来看我们也是‘土匪’,而且,我这个‘大当家’也有名号,就没怎么敢来。后来,为防万一,我们成立了护寨队,队员们又都是神枪手,他们就更不敢来了。”大龙说道。

  “哦,原来如此呀,怪不得大龙哥咋自称大当家的呢!”二少爷笑道。

  “对了,二少爷,你说,将来小鬼子占了东北,咱这地儿,做你的根据地咋样?”大龙问道。

  “其实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二少爷拿出地图,指着上面他画过的地方说:“你们看,这儿是咱双龙寨,这儿是桓仁,这儿是本溪,这儿是新宾……双龙寨在这几个县的中间,进可攻,退可守,加上这里山高林密,处处天险,所以说呀,这里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二少爷特别兴奋,他接着说道:“大龙,一会儿呀,我还想到处走走,再详细勘查一下这里的地形!”

  “好,那就让二龙带你去吧!”

  王家,二少爷住的房间。

  一晃,二少爷在双龙寨呆了6天了,这些天他的收获可真是不小。在他的心里,双龙寨己成为佟家未来战略安排的一个重要支点,有了这个支点,将来他布局的空间就更大了。这时,他突然想起五女山上那个长者的话,冥冥之中,他似乎感觉到了某种天意……

  “二少爷,收拾好了吗,咱们什么时候走?”

  二少爷抬起头来向门口看去,只见张芷若穿了件浅红色的风衣,犹如一枝伫立在幽静山谷中的寒梅,洋溢出自由浪漫的青春气息;清澈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镶嵌在白皙的脸颊上,显得那么的美丽动人。一头长发披肩而下,好像月宫常娥长袖漫舞,飘洒出了一阵阵淡淡的清香……

  “芷若,你这……也太漂亮了!臭丫头,打扮这么漂亮给谁看呀!”

  “佟月哥,不告诉你,我就不告诉你!”张芷若一脸羞涩,调皮地说道。

  张芷若的突然改口,让佟二少爷的心里猛然一颤,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2年前的那个秋天……

  若知二少爷想起何事,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