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十章 高尔山大师论局—01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1183
  第十章 太原街方勇报信 高尔山大师论局—01  千金寨,佟府。  二少爷见佟夫人和他媳妇离开后,对佟振天说道:“爹,我听说前几天,也就是发大水那天,东乡、老虎台、万达屋有几个矿井发生倒灌,导致井下近百名矿工被困井下。山田郡不仅不让工友们组织施救,而且,还下令封了矿井。今天的消息证实,井下的97名矿工全部遇难。家属...
  第十章 太原街方勇报信 高尔山大师论局—01

  千金寨,佟府。

  二少爷见佟夫人和他媳妇离开后,对佟振天说道:“爹,我听说前几天,也就是发大水那天,东乡、老虎台、万达屋有几个矿井发生倒灌,导致井下近百名矿工被困井下。山田郡不仅不让工友们组织施救,而且,还下令封了矿井。今天的消息证实,井下的97名矿工全部遇难。家属们跟山田郡理论并要求赔偿,他们不但不予理赔,还出动日本警察和日本护矿队,对家属大打出手,据说已有十几人被打伤住院……”

  佟振天听罢万分震惊,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声骂道:“这帮该死的日本人,简直就是TMD畜生!”

  “爹,您看咱是不是帮那些死难矿工和家属们做点什么?”二少爷问道。

  佟振天想了一下,说道:“老大,你这样,先让老方凑些钱,咱们先去医院看看那些受伤的家属!”过了一会儿,佟振天、二少爷和方管家急匆匆从佟府出来向矿区医院方向走去……

  千金寨,灾民安置点。

  在佟府门前不远处的一个灾民安置点,大少奶奶领着一帮人,正在搭棚支灶为施粥活动做准备……

  一群灾民围了过来,一个怀里抱着孩子的妇女挤到前面,扑通给大少奶奶跪了下来,十分可怜地衰求道:“太太,救救孩子吧!”

  大少奶奶走上前去,一摸孩子的脑门儿:“哎呀,怎么这么热呀?不行!这孩子必须马上去医院。”她对着干活的那些人喊道:“喂,你们先干着,我去趟医院。”说完,抱起孩子就往医院跑……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大少奶奶想,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灾民得病的会越来越多,他们连饭都吃不上,哪有钱去看病呀……如果设一个灾民医疗救助点,免费发放些药品,这样不就可以缓解灾民看病这个难题了吗?对,就这么办!

  大少奶奶回到家里,把自已这几年存的私房钱和一些手饰找了出来,然后向抚顺一家教会医院跑去……

  她来到院长办公室,把自已的想法跟德国籍的享特院长说了一遍,然后就把一个装钱和手饰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

  享特院长的听完大少奶奶的话很是感动,很真诚地说道:“大少奶奶,你真是个善良的人,我会全力支持你的!不过,这个不能收,药品我来想办法……”说着就把钱和手饰退给了大少奶奶。

  第二天早上,在佟府门前,一个“灾民医疗救助点”正式开诊,离此不远的灾民施粥处也开始对灾民开放……

  对千金寨的人们来说,1929年可以说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份,这一年发生的事,让千金寨的百姓饱受煎熬。到了1930年,人们总算盼来了一丝希望的曙光,灾后的千金寨逐渐得到了恢复,人们的生活也正一步一步地走向平稳……

  然而,对于中*共满洲省委而言,1930年却是历经磨难的一年。

  中*共满洲省委是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地区设立的最高领导机构。1927年10月,中*共满洲省临委成立后,积极开展党组织的整顿、恢复和重建工作。到12月中旬,东北各地党的组织得到了有效恢复。1928年10月,中*共满洲临委在沈阳召开了满洲第三次党员代表大会,大会决定将中*共满洲临时省委改为中*共满洲省委。

  省委机关设在沈阳北市场福安里,即今天的沈阳市和平区皇寺路福安巷3号。北市场,是当时沈阳的“十里洋场”,这里灯红酒绿、繁华热闹;商行戏院临立,三教九流混杂,是一个既便于隐蔽,又利于开展工作的理想场所……

  1930年4月,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一大批日本军警悄然无声地包围了北市场福安里。随着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响起,日本宪兵侦缉队突然冲了进去……不久,大批在沈阳的中*gongdang组织领导人相继被捕,中*共满洲省委遭到严重破坏。

  5月7日,在哈尔滨做工会工作的林仲丹抵达沈阳,临危受命组建临时省委。第二天上午,林仲丹在太原街2号住所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特别会议。鉴于中*共满洲省委遭到严重破坏的现实,会议决定组建新的临时省委,由林仲丹杨一辰、廖如愿3人担任常委,林仲丹任省委书记,王鹤寿唐宏经为候补委员。会议同时决定,由廖如愿负责展开对省委遭破坏事件真像的调查。

  沈阳中街,春来茶馆。

  茶馆里一个包间内,省委秘书长廖如愿正和茶馆老板、省委秘密联络员刘明辉在一起喝茶。廖如愿小声地对刘明辉说道:“立即通知3号,让他尽快查清省委遭到破坏的真像!告诉他,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如果我不在,可直接向省委林仲丹书记汇报。”

  “好,我马上去办!”刘明辉说道。

  沈阳,省府警察厅。

  警务处长黄显声正在看一份卷宗,突然,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抓起电话拔了一下,说道:“叫方副官马上到我这儿来一趟!”

  “报告!”

  “进来!”

  方勇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处长,有什么吩咐!”方勇问道。

  “方副官,你先看看这个!”黄显声把一份内部通报递给方勇。

  “这是一份4月份,日本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破获中*共满洲省委一案的全部资料,你认真看一下。然后,你设法弄清被抓的人现在关在哪里,最好能搞清楚日本人想如何处置他们。记住,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是,处长!”方勇转身离去。

  黄显声,辽宁岫岩人,1918年考入北京大学文科补习班,是“五四”运动的积极参加者。“五四”运动以后,决心投笔从戎,于1921年考入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三期炮科。1928年,任第一旅(即卫队旅)旅长。1930年,任辽宁省警务处长兼沈阳市公安局长。黄显声是东北军高级将领中最先接受党的领导者之一,并于1936年8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方勇回到办室,把材料认真看了一遍。他暗自庆幸道:“刚接到省委要求查明真象的指示,今天就意外地看到了这份文件,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通过这份材料,方勇得知了前段时间中*共满洲省委遭到破坏的真正原因。

  原来,4月12日晚,辽宁国民外交协会举行国民常识演讲会。满洲省委决定派赵尚志、杜兰亭和陈尚哲等人出席会议,并在会场开展反帝宣传。由于会场中赵尚志等人的行为过于明显,惊动了宪兵队司令部,赵尚志、杜兰亭、陈尚哲被捕。在敌人的刑讯逼供下,赵尚志经受住了考验,而杜兰亭和陈尚哲两人叛变。从4月下旬开始,杜兰亭和陈尚哲带着敌人到处搜捕沈阳的革命人士,先后抓捕了包括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团省委书记和军委书记在内的满洲党组织领导人和基层党员干部30多人,从而对中*共满洲省委造成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破坏。

  “TMD,原来是杜兰亭、陈尚哲这两个叛徒搞的鬼!”方勇愤怒地一拳砸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

  此时的方勇,感到万分焦虑,他暗想道:“这个情报必须尽快送到党组织手中,否则,不仅奉天的党组织,而且,整个满洲的党组织都有可能再次遭到破坏……”

  其实,方勇是一名中*gongdang员。早在北京清华大学读书时,他就接受了共?产党的主张,并积极参加学校进步团体的活动,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组织者,大学毕业前夕,他加入了中国gongchan?党。毕业后,按组织上的要求,秘密进入警察局,并以此为掩护,从事党的秘密情报工作。

  晚上7点多,方勇穿了套便衣,来到了中街春来茶馆。刘明辉一看是方勇,便问:“3号,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消息了?”

  方勇简单讲了一下情况后,说道:“我必须尽快见到省委廖如愿或者林仲丹同志,有重要的事情向他们汇报。”

  刘明辉说道:“自从省委遭破坏后,北市场的省委机关已被敌人查封,省委的临时办公地点已搬到太原街2号,你到那后……”刘明在方勇耳边耳语了一阵,说道:“你现在抓紧去,今天林仲丹同志准在家。”

  “好,我这就走!”

  方勇来到太原街2号的一个法式小洋楼下,连续按了三下门铃。不一会儿,一个30多岁的女士走了出来……

  “请问你找准?”女士问道。

  “我找洋行的林代办。”方勇答道。

  “对不起,林代办不在家,出远门了。”

  “我知道,他表弟在这儿,找他也行。”

  “快请进!”女士警惕地看了看外面,然后把方勇领进了屋。一进房间,方勇看到林仲丹同志正在看报,他赶紧走过去打招呼:“林书记您好!”

  林仲丹一看来人是方勇,很是惊喜,一把握住方勇的手,说道:“方勇,怎么是你?你就是3号?真是没想到!来,来,快点坐下!”

  “林书记,时间紧迫,有紧急情况,我必须马上向您汇报!”接着,方勇就把他掌握的满洲省委遭破坏的原因和经过,向林仲丹作了详细汇报。

  林仲丹听完后,愤怒的说了句:“这两个败类!”

  “林书记,你看这事儿怎么办?”方勇焦急地问道。

  “方勇,这件事由我处理,你就不要管了!记住,你可是满洲党组织的最后一道防线,谁出了问题,你也不能出问题!现在是非常时期,没有极特殊的情况,不要来找我和其他同志,有事我会想办法通知你,你明白吗?”

  “明白!”

  “哦,我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徐克峻同志,她是满洲团省委的负责人,公开身份是我的夫人。”林仲丹指着徐克峻笑了笑说道。

  “哦,你好徐克峻同志!”方勇同徐克峻热情地握了握手,说道:“林书记,我还有事,得马上走了!”

  林仲丹说道:“好吧!我送送你……”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