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九章 除宫本二少用计—02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641
  第九章 除宫本二少用计 赈灾民佟府施粥—02  第二天上午,棋盘山龙山口。  棋盘山位于沈阳市东北部,东邻抚顺,南至浑河,北接铁岭,距沈阳市中心约20公里。据传说,古时曾有黑白二龙在此山常住,故此山旧称为“龙山”。因年代久远,现如今“龙山”一名,已经很少使用,知道此名称的人,也就更少了。  上午10点左右,在棋盘...
  第九章 除宫本二少用计 赈灾民佟府施粥—02

  第二天上午,棋盘山龙山口。

  棋盘山位于沈阳市东北部,东邻抚顺,南至浑河,北接铁岭,距沈阳市中心约20公里。据传说,古时曾有黑白二龙在此山常住,故此山旧称为“龙山”。因年代久远,现如今“龙山”一名,已经很少使用,知道此名称的人,也就更少了。

  上午10点左右,在棋盘山龙山口,李三虎和二个黑衣人押着佟诗云,在龙山口不远处的公路旁正焦急地等待着,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东面抚顺方向急驰而来……

  坐在车里的宫本让车子慢下来,拿出望远镜向龙山口方向望去,当他确认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人,正是李三虎和佟诗云他们后,说了句:“哟西!加快!”

  几分钟后,车子开到李三虎他们站的地方停了下来,还没等车门完全打开,佟诗云身边的二个黑衣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宫本和司机从车上拽了下来……

  “你们……”惊魂未定的宫本还没等开口,一个黑衣人一掌上去打在宫本的后脖颈上,宫本一声没吭就倒在了地上。

  这时,停靠在龙山口拐弯处的一辆白色和一辆黄色轿车飞驰而来。方勇从车里下来说道:“把宫本他俩弄到白车里去……”转身对二个黑衣人说道:“老三,老四,这两个家伙就交给你了,我就不去了,一会儿让我的司机把照片送过来,告诉二哥,明天就等着看报吧!”说完一抱拳带上李三虎上了那辆黄色的轿车。

  原来,那两个黑衣人,一个是三少爷佟星,一个是四少爷佟辰。二人对着佟诗云笑了笑,分别上了黑白两辆车,向抚顺方向快速驶去……

  抚顺龙凤矿区,南山岗。

  八月的抚顺,骄阳似火。山坡上偶尔吹过来的一阵轻风,给南山岗带来了一丝丝的凉意。在南山岗的北坡,有一片新坟地,这里躺着龙凤村的百十多口村民。他们就是不久前,在龙凤村那场大火中被夺去生命的乡亲们。

  坟地的前面,一个大大的祭案上摆满了祭品,插在香炉里的一捆香缓缓的冒着青烟,祭案四周白色的灵带在微风中飘荡,响起了一阵阵沙沙的响声……

  佟振天一身素衣,跪拜在祭案前,一旁的大少爷和二少爷,不住地向天上抛洒着纸钱。这时,不远处一黑一白两辆轿车发疯似的向这边飞驰而来。“爹,他们来了!”二少爷轻声说道。

  大少爷把佟振天从地上扶了起来。佟振天站直身子有些激动地说道:“乡亲们,你们的仇人押来了,今天,我要让你们亲眼看到宫本这个恶魔的下场!”

  “下去!”四少爷把宫本和那个日本司机从车上拽了下来,拉倒佟振天面前。宫本睁开眼晴一看,一切都明白了,他像一滩烂泥似的瘫在了地上。

  “爹,爹……”佟诗云跑过来抱着佟振天大哭起来……

  “爹,开始吧!”二少爷说道。

  宫本和那个日本司机被拖到了坟地前,方勇的司机拿出像机准备拍照。佟振天携四个公子和佟诗云,一起拜跪在祭案前。

  佟振天手里举着一柱香高声说道:“昊明兄、秦夫人,龙凤村遭难的各位乡亲们!苍天在上,大地为下。今我佟氏一门,感念天恩,己将你们的仇人宫本秀一押到你们面前,我要用这个恶魔的人头来祭奠你们的亡灵。我要让那些小鬼子们知道,我们满族人,我们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谁要是在我们满乡大地上为非作歹,宫本就是下场!”说罢,佟振天大吼一声:“动手!”

  只见三少爷、四少爷飞身跃起,“噗,噗!”两把尖刀同时插进了两个小鬼子的心脏!

  佟振天举香高呼:“昊明兄、秦夫人,龙凤村遭难的各位乡亲们!我们给你们报仇了,你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这时,二少爷拿出一个落款为“龙凤冤魂”的告示,扔在了宫本身上。然后,对方勇的司机说道:“拍照吧!”

  第二天,沈阳各大报纸头版头条同时刊登了一则爆炸性新闻:“抚顺龙凤村火灾真象”。这篇署名为“龙凤冤魂”的报道,图文并茂,用大量的事实揭露了宫本和日本炭矿所为霸占龙凤矿区,指使日本军警纵火烧毁龙凤村的真相。报道顿时引爆了整个沈阳城,整个东北……谴责声、声讨声、抗议声在东北大地上此起彼伏……

  也正是从这一天起,千金寨驻抚日本机构特别是日本炭矿所的霸道行径不得不收敛了许多,这也为佟邵两家的煤矿,迎来了“九一八”事变前的一段最平静的时期。据《抚顺县志》记载,直到1934年日本人才彻底占领整个龙凤矿区,满铁原打算用三个月时间实施的露天开采二期拓展计划,足足用了5年才得以完成。

  然而,人祸刚去,天灾又降。1929年9月3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席卷了整个抚顺。洪水顺着山沟、河槽倾刻而下,不到3个小时,整个千金寨便成了一片泽国。洪水致使无数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有人为饥寒所迫,卖儿卖女,有的冻死饿死街头,其状惨不忍睹……

  9月8日,佟府。

  这几天,佟振天一直吃不好、睡不好,连日来的奔波,使他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他刚从商会回来,可商会开了一上午的会也没拿出一个有效的赈灾办法。

  “老方,老方……”佟振天回到客厅,还没坐下,就开始大喊……

  老方从外面跑进来,问道:“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老大在不在?”

  “老爷,大少爷一早就去矿里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你把夫人和大少奶奶叫过来!”

  “好嘞,老爷!”

  不一会儿,大少奶奶搀着佟夫人走了进来。

  “你俩先坐下!”佟振天看了一眼佟夫人说道:“今年这场大水简直是太大了,全县都受了灾,矿里的情况就不说了,光街上的难民就成千上万。我想啊,咱不能眼瞧着乡亲们吃不上饭呀……”

  “老头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佟夫人插话道。

  “夫人,我是想啊,咱们能不能找些帮手,搞一下赈灾施粥活动,这一来呢,可以让灾民们吃上一口热乎的;这二来呢,也可以营造一下赈灾氛围,敦促其他商家也拿出点实际行动来!”

  “好啊!老头子,这事不用找我商量,你看着办就行!”

  “你看,现在老大在忙矿里的事儿,我呢还要张罗商会那边的事,所以,我找你们俩个来,是想啊,这几天你们辛苦一下,帮我把这事张罗一下!”

  大少奶奶想了一下,说道:“爹,这事您就交给我吧!娘年龄大了,身子骨也不硬朗,让她帮我待待孩子就行了,干这事我在行!?”

  “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佟振天高兴地说道。

  这时,大少爷从门外走过来。“爹,娘,您们都在呀。我刚从矿山回来,矿工们都安置的差不多了,咱们在榆林新建的工掤这下可起大作用了。”

  说到这儿,大少爷看了一眼佟夫人和大少奶奶欲言又止。

  佟振天摆了摆手,示意佟夫人和大少奶奶先下去,然后,对大少爷说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大少爷刚说完,万分震惊的佟振天,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若知大少爷说的何事,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