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八章 佟振天客厅斗智—01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929
  沈阳中街,大东旅馆。  二少爷接到方勇的电话,一刻也没敢耽搁,放下电话就往沈阳赶来。  此时,在沈阳中街大东旅馆的303房间,一个身着警察服装的年轻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只见他站在窗前,不时地向外面边张望……  这个人名叫方勇,是佟府方管家的儿子,年龄30岁左右,英俊的脸颊配上一身警服,显得格外精神。方勇从小在佟...
  沈阳中街,大东旅馆。

  二少爷接到方勇的电话,一刻也没敢耽搁,放下电话就往沈阳赶来。

  此时,在沈阳中街大东旅馆的303房间,一个身着警察服装的年轻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只见他站在窗前,不时地向外面边张望……

  这个人名叫方勇,是佟府方管家的儿子,年龄30岁左右,英俊的脸颊配上一身警服,显得格外精神。方勇从小在佟家长大,跟佟家几个少爷关系甚笃。18岁那年,方管家倾其所有,把他送到了北京清华大学读书,毕业后他应征奉天警察署,成了一名警官。在警察署工作期间,因表现优异,不到三年时间就被提拔为侦察科科长,后又晋升为奉天大东区警察分局局长。二年前,他再次晋升,调任省警察总署警务处长兼奉天公安局长黄显生的副官,成为黄显生最得力的助手。

  方勇抬手看了一下表,抓起床上的公文包正要离开。这时,突然有人敲门。方勇打开门,一下子把二少爷抱住,说道:“二哥,你可来了!再不来我就要走了!”

  二少爷进来坐在房间的椅子上,说道:“怎么?二哥大老远来看你,你小子咋连点水都不让喝呀?”

  “对不起二哥,我光顾着着急了,把这事给忘了……”说着,方勇拎起暖壶倒了杯水递给二少爷。

  “说吧,什么事这么急?”

  “二哥,这几天宫本到特高课去了好几趟。昨天,我的内线告诉我,说是宫本可能己经查到了诗云的身世。”

  “哦,这家伙动作挺快呀!”

  二少爷喝了一口水,说道:“方勇,你别着急,先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不要漏掉任何细节。”

  “二哥,事情是这样的。上次佟老爷过寿,我因为有要事脱不开身就没回去,等老三和诗云回来后,我才知道家里出了事情。打那以后,我按二哥的吩咐,派人盯住了特高课总部,并不时地通过内线打探消息。”

  方勇稍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大约在6月份,对了,就在佟老爷过寿的第三天,宫本到特高课总部去了一趟。他进去的时间不长,就匆匆出来了。然后,他去了奉天特高课调查部。”

  “等等,这个特高课调查部是个什么机构?”二少爷问道:

  方勇说道:“调查部是特高课的核心部门,它是一个专门收集情报的机构。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叫佐藤康夫,是个大佐。这是个极其狡猾的家伙,号称情报之王。”

  “哦,原来是这样!”二少爷若有所思。

  “这个宫本在特高课调查部呆的时间可不短,大约2个小时左右。不过,他出来后就直接回抚顺了……”

  “那你能确定他那次来沈阳的目的吗?”

  “据内线报告,他那次来的目的,是让特高课调查部帮他调查二个人。”

  “二个人?”二少爷一怔。

  “是的,是二个人。一个是诗云,一个是老三佟星!”

  “哦,我明白了。你接着说!”

  方勇接着说道:“宫本那次来了几后,就一直没再来。直到前天,他突然来到奉天,而且到现在都没回去。”

  “这几天他都去过什么地方?”二少爷警觉地问道。

  “我的眼线告诉我,宫本前两天一直跑满铁总部,每次出来都灰头土脸的,像是出了什么状况。今天一大早,他去了特高课调查部,出来的时候满脸笑容,像是有什么开心事似的。我觉得奇怪,就亲自找到内线了解情况。结果内线告诉我,宫本从佐藤康夫房间出来后,手里多了一个材料袋。据内线分析,宫本有可能拿到了他所需要的东西。”

  “哦!”

  “正因为这样,我才打电话给你,让你过来一趟。”方勇焦急地说道:“二哥,宫本极有可能知道了诗云的身世,诗云现在身处险地,你得想想办法呀!”

  二少爷低着头沉思了足有二十分钟,突然抬起头说道:“方勇,你先别急!想想还有什么情况?”

  “哦,对了!还有一个情况就是,今天中午他在太原街一家不错的餐厅,和一个满脸大胡子的混混一起喝了顿酒,看那样好像还没少喝……”

  “哦,我明白了。”二少爷对方勇说道:“我猜想,宫本眼下还不会去动诗云。”

  “为什么呀?”

  “你想啊,宫本找诗云的目的,是要找到与图纸有关的线索,而他一旦确认了诗云的身份,以他的聪明,自然会想到图纸在佟府。所以,他暂时不会去惊动诗云,而很有可能去佟府跟爹摊牌。如果他达不到目的,他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也就是绑架诗云,逼佟家交出图纸……”

  “二哥,你分析的有道理,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方勇问道。

  二少爷沉思片刻,说道:“现在,你要密切关注宫本的动向,只要他一动身回抚顺,你马上打电话给我。另外,你尽快想办法,把今天的事儿告诉诗云,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同时,为了安全起见,你要安排得力人员,24小时保护诗云。”

  “那家里那边怎么办?”方勇担心地问道。

  “家里的事儿,你不用担心,有我呢!”

  “哦,对了,你刚才说宫本也在调查老三?这小鬼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二少爷若有所思地说。

  “二哥,我想宫本调查老三,无非是想了解一下老三的情况。因为,毕竟老三多年不在家,宫本调查他,就是想多掌握一些与佟家有关的材料而已。”

  “方勇啊,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二少爷看了一下表说道:“快4点了,我该回去了。方勇,一定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千万不要大意,知道吗?”

  “知道了,二哥!”说罢,二人一起离开了房间……

  沈阳,樱花宾馆。

  沈阳日本樱花宾馆,是30年代日本特高课在沈阳开办的一家高挡宾馆,表面上这是一家专门对日本人开放的服务性场所,其实是特高课的一个秘密据点。它位于太原街东北侧(今沈阳中山广场正北),是一栋早年德国人建造的办公楼,1901年被日本人收购,后改建成了樱花宾馆。

  昨天,在满铁总部因抚顺露天矿罢工一事被训了一天的宫本秀一,此时,正靠在樱花宾馆211房间的一个大床上闭目养神。他暗自思忖道:因露天开采二期拓展计划实施受阻和矿工罢工事件的影响,自已在满铁总部高层面前,已经丢尽了颜面。要想挽回这种被动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找到那张“辽东地区矿产分布图”,否则,自己在满铁就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了。

  这时,宫本突然想起上午从佐藤康夫大佐那里拿到的那份资料,只见他像打了一针鸡血似的,精神头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想,佟诗云的身世搞清楚了,这对自已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好消息。他为自已的下一步行动设计了二个步骤:第一步,到佟家和佟振天摊牌,从他手里买这张图,那怕花再多的钱也行。第二步,如果佟振天不肯,就设法绑架佟诗云,逼佟振天交出图纸。

  宫本想到这儿,滚圆的脑袋晃了一下,眯缝着小眼睛冷笑了一声……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宫本下床整理了一下衣服,喊道:“进来!”

  “宫本先生,土肥原将军明天上午9点要见您,请您明天务必准时到将军办公室。”一个日本少尉传达完命令,转身离去。

  此时的宫本,心里又打起鼓来。本来,他打算下午就返回抚顺,可满铁总部上午通知他明天去佐藤总裁那开会。这会儿,怎么又变成去土肥原将军哪儿了呢?他预感到有些不妙,瞬间,他的心又开始忐忑起来了……

  第二天上午,沈阳特高课总部。

  土肥原贤二办公室里,土肥原与佐藤正在喝茶。

  “报告!”

  “进来!”

  宫本走进办公室,见到土肥原和佐藤,“啪”的一个立正,说道:“将军,总裁,宫本秀一奉命来到!”

  土肥原和佐藤看了一眼宫本,没有任何地反应,宫本站在那儿,显的十分尴尬。

  过了足足有5分钟,佐藤突然打破僵局,说道:“宫本君,你知道我和土肥将军叫你来是什么事吗?”

  “报告总裁,属下不知!”

  “不知,不知,你就知道不知!”佐藤一下子变了脸,厉声厉色地说道:“我问你,那个爆炸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宫本脑门上冷汗直冒。

  “行了,别说了!你知道吗,由于你的愚蠢,把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脸面都丢尽了!”佐藤训斥道:“现在,佟邵两家联名上诉,要不是土肥原将军和领事馆帮你斡旋,你还能站在这吗?没用的东西!”

  “哈依!”

  “好了,好了!事情毕竞都过去了吗,为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利益,我们必须往前看!”土肥原打了圆场后对宫本说:“宫本君,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做,要专心查找那张辽东矿产分布图,一定要想办法把图纸搞到手。”

  “哈依!”

  “不过,估计那个爆炸案法院很快就会结案,一旦判决下来,恐怕……”土肥原停顿了一下说道:“所以说,留给你的时间己经不多了,你一定要抓紧时间!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明白吗?”

  “哈依!”

  佐藤看了一眼土肥原,对宫本说道:“这样,我给你10天时间,记住,就10天!到时候要是还拿不到图纸,我想你知道应该怎么办!”

  “哈依!”宫本惊恐万状地从特高课大楼里跑了出来……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