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四章 炭矿所宫本密谋—02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1194
  第四章 山阳楼夏宜设宴 炭矿所宫本密谋  千金寨,山阳搂。  说起“山阳搂”这名字,可谓颇有名气。在今天,河南省焦作市有一个城区叫山阳区。在日本,有一个行政区域叫山阳道,还有一条电气化铁路叫山阳新干线,有些旅店、酒馆、咖啡屋也带有“山阳”字样。在百年前的抚顺千金寨,有一家日本料理店,也以“山阳”为名,叫山阳楼,它...
  第四章 山阳楼夏宜设宴 炭矿所宫本密谋

  千金寨,山阳搂。

  说起“山阳搂”这名字,可谓颇有名气。在今天,河南省焦作市有一个城区叫山阳区。在日本,有一个行政区域叫山阳道,还有一条电气化铁路叫山阳新干线,有些旅店、酒馆、咖啡屋也带有“山阳”字样。在百年前的抚顺千金寨,有一家日本料理店,也以“山阳”为名,叫山阳楼,它是日伪时期,抚顺的中日要员相互宴请的最高档次的场所,堪称“千金寨第一楼”。

  山阳搂,大厅正门。抚顺县府县长夏宜正在门口迎接客人。这时,一辆豪华的浅黄色轿车从大门北面,驶进了山阳搂大院……

  身着长袍头戴毡帽的佟振天,从车里走了下来。县长夏宜赶忙上前一步,双手抱拳说道:“佟老板,您好,您好!欢迎、欢迎!快里面请,里面请!”

  “县长大人好,县长大人好!”佟振天双手抱拳回礼。然后,看了一眼满院子的轿车,说道:“哎哟,我说县长大人,今天这场面可够大的呀!你看看,这么多车子。不知道您县长大人,今天请的是何方圣人啊?”

  “今天是满铁驻抚特别顾问宫本秀一的接风宴,例行公事,例行公事吗!”

  佟振天在大少爷的搀扶下,走进了山阳搂富丽堂皇的大厅。只见大厅内灯火通明,好不热闹。这时,一个日本伺者走上前来,弯腰施礼道:“两位先生,楼上请!”说着把佟振天父子领进了二楼宴会厅。

  今天的宴会厅里,可谓高官满座、富贾云集,抚顺军政商各界的名流几乎悉数到场。

  佟振天走进宴会厅,宫本秀一抢先一步迎了出来,双手抱拳道:“佟老板,您好,欢迎,欢迎!那天在府上,多有打扰,还望见谅!今天我见佟老爷脸色油润,身板挺拔,相必身体已无大碍了吧?”

  “托宫本先生的福,我佟振天好着呢!”佟振天不冷不热地说道:“不过,我倒是觉得,您宫本先生今天双眼无光,面色黯淡,想必是操烦过度,没有休息好吧?”

  “感谢佟老板挂心,在下刚来抚顺,琐事繁多,未免有些操劳,不打紧,不打紧。”宫本边说边把佟振天引到了宴会厅正中的一个超大的主宾桌。

  佟振天落座后,用眼角扫了一下。但见,主宾桌的客人早已经坐满。除了夏宜、宫本外,还有日本守备队长川上精一、警备队长川上岸、警察署长前田信二、宪兵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日本参事官山下满男、日本炭矿所矿长久保孚,此外,抚顺商会会长张清江、警察局长佟世勋、银行行长李显贵、米仓总行谢老板、抚顺县公署外事秘书、县长翻译于庆级等人也在座。

  这时,县长夏宜手端酒杯,站起身来大声说道:“诸位,诸位!今天我们县府在这里举行宴会,承蒙各位莅临,实乃荣幸之至!在这里,让我代表县府对各位的到来,表示由衷的感谢!”

  掌声过后,夏宜接着说道:“下面,我隆重推出今天宴会的主角——宫本秀一先生!”宫本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嘉宾,躬了一下身,笑了笑,以示礼节。

  “宫本先生是满铁派驻我们抚顺的特别顾问。想我抚顺,煤炭大规模开采已有三十年,如今的千金寨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煤都。宫本先生是著名的地质学家,有着丰富的矿产开发经验,他的到来,必将对抚顺煤炭产业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进作用。下面,请诸位举杯,恭迎宫本先生的到来。干!”说完,夏宜带头喝干了杯中的酒。

  瞬间,宴会厅内,宾客们频频举杯,酒杯的碰撞声,宾客的交谈声,还有人们的嘻笑声、脚步声和慢悠悠的音乐声,混杂交织在了一起,整个大厅仿佛成了噪音的世界,让人感到有些窒息……

  酒过三巡后,宫本端起酒杯来到佟振天身边,微笑着说道:“佟老板,您是千金寨商界的原老,又是抚顺煤碳的大享,今后我在这个地界,还要仰仗您的提携和关照哟!来,我敬您一杯!”

  佟振天说道:“宫本先生您客气了!佟某乃一介布衣,托祖上的福,经营点小生意,怎敢劳宫本先生妄称提携和关照呀?”

  “佟老板,不要谦虚吗,您的情况我还是了解的。在千金寨,凭您的威望,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宫本眯起一对小眼睛,笑了笑说:“所以呀,正因为是这样,上次我才到您府上,请您帮忙找一下那张照片上的人啊。”

  佟振天一怔,张嘴想说什么……宫本摆了摆手道:“其实,我知道,您不但认识照片上的人,而且,你们的关系还不一般。所以,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您和秦昊明,明明认识,可当时为什么矢口否认呢?这其中是不是另有隐情呀?”

  佟振天心想,这个时候不能再否认了,那将会引起宫本更大怀疑,于是说道:“宫本先生,我认识秦昊明不假,可那是20多年以前的事了。那天我之所以说不认识他,是我不愿意再想起那些伤心的过去。”

  “哦,理解,理解!”宫本浮敷衍道。

  “难不成宫本先生也认识秦昊明?”佟振天以攻为守的问道:“那么请问,您找秦昊天有何贵干呀?”

  “我当然认识秦昊明了,我们俩曾经在一起共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只是可惜呀,他己经死了。”宫本不经意地说道。

  佟振天抓住这个机会反问道:“死了?宫本先生怎么知道秦昊明死了?”宫本瞬间一楞。佟振天又说道:“既然宫本先生知道秦昊明已经死了,那您为何还要让我帮你找他呢?再说了,人死不能复生,我又到哪儿去找他呀。你说是不是呀,宫本先生?”

  宫本一脸尴尬,苦笑了一声,说道:“佟老板,您误会了。其实,我要找的人不是秦昊明,而是他的女儿。”

  “哦,他的女儿?”佟振天佯装惊讶地说道:“宫本先生,据我所知,秦昊明早年离奇失踪,后来他的太太也因病而亡,至于他的女儿现在是否还在人世,恐怕没人能说的清楚。这个忙,我怕是帮不上您了!”

  宫本见佟振天话说得滴水不漏,如果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而且,现在也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于是他满脸堆笑地说:“好了,佟老板!今天,我们不谈这个,不谈这个。来,喝酒,喝酒!”说完,宫本举起杯又喝了一杯……

  第二天,日本炭矿所大楼。

  宫本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静静地思考着。回忆起昨晚宴会上他和佟振天的对话,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他担心自已无意间说出秦昊明死了的话,恐怕会引起佟振天对秦昊明死因的怀疑。他暗自道:“看来,佟振天这个老东西还真不好对付!”

  此时的宫本,心里明显有些灰落。不过他又反过来想了一想,感觉到佟振天在秦昊明这件事情上越是镇定,说明他心里越有鬼,说不定他还真的跟这件事情有关。他想:“现在,应当先把这事儿放一放,来个以静制动,等特高课总部有了消息再作打算。到时候看你佟振天还有什么话说。”想到这儿,宫本长长嘘了一口气……

  “报告!”

  “进来!”

  正在这时,久保孚和老虎台采炭所矿长山田郡推门走了进来。“久保君,山田君,有什么事情吗?”宫本站起身来,伸了一下懒腰,问道。

  “顾问官阁下,满铁总部发来电报,催问露天开采二期拓展计划的实施进展情况。”久保说着,把一封电文递给了宫本。

  宫本拿着电报看了很久,突然问道:“久保君,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久保孚沉思了片刻,说道:“顾问官阁下,我想,这件事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如果再迟迟没有动作,上面怪罪下来,你我恐怕都不好交待!”

  “是呀!这也是我感到为难的地方呀!”宫本想了一下,说道:“现在,龙凤地区有大大小小矿坑十几个,还有近千户居民和50多座矿工工棚,要想在短时间内清除,确实是很难办呀!再说佟振天的2号矿井也在那里,这个老家伙我们暂时又不能动,所以,我们得想个办法才是。”

  “顾问官阁下,其实这件事说复杂就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只要顾问官阁下下了决心,我倒是有一个能让佟家自愿把矿井卖给我们的好办法……”这时站在一旁的老虎台采炭所矿长山田郡,狡黠地说道。

  “山田君,你有什么好办法,快说出来听听!”宫本急不可奈地催促道。山田郡神秘地在宫本耳边嘀咕了一阵,诡异地笑了几声。

  “哟西,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宫本转身严肃地说道:“我命令:由久保君负责即刻查清龙凤地区所有矿井、矿坑分布情况和当地居民及矿工居住的分布情况;由山田君负责制定‘围坝困鱼’计划的详细方案,三天以后,我们召开联习会议定夺!”

  “哈依!”

  就这样,一项由宫本主导密谋的“围坝困鱼”计划即将启动,而这一计划的实施,最终导致了抚顺龙凤矿地区数以万计的居民和矿工流离失所,使早已身处水深火热的满乡人民,遭遇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劫难。

  而这项所谓的“围坝困鱼”计划,正是抚顺县志上所记载的“1929年抚顺龙凤地区居民大逃亡”事件发生的源头。

  若知何为“围坝困鱼”计划,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