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三章 护宝图秦家蒙难—01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575
  第三章 护宝图秦家蒙难 明真相佟府绸缪—01  佟府,祖堂大厅。  话说这二少爷佟月,在祖堂大厅里来回踱了几圈,坐在了正对着父亲佟振天的座位上,端起茶杯泯了一口,慢条斯理地讲起了故事。随着故事情节的逐步展开,佟家人仿佛又回到了20多前的那段岁月……  1904年到1905年间,日本帝国与俄罗斯帝国为了侵占中国东北...
  第三章 护宝图秦家蒙难 明真相佟府绸缪—01

  佟府,祖堂大厅。

  话说这二少爷佟月,在祖堂大厅里来回踱了几圈,坐在了正对着父亲佟振天的座位上,端起茶杯泯了一口,慢条斯理地讲起了故事。随着故事情节的逐步展开,佟家人仿佛又回到了20多前的那段岁月……

  1904年到1905年间,日本帝国与俄罗斯帝国为了侵占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在中国东北的土地上进行的一场战争。1904年10月日军攻占旅顺港,1905年2月占领奉天,很快战火蔓延到了抚顺。1905年3月,日俄军队在高尔山下的抚顺城发生激战,最后俄军战败,抚顺落入日军之手。

  日俄战争结束后,日军从俄国手中夺取了中国中东铁路南段(长春至大连)和经营抚顺煤矿等特权。1906年初,日本在奉天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全面接管了抚顺煤矿,王承尧、翁寿等人早年在抚顺开办的煤矿公司悉数落入日本人之手。

  在王承尧创办抚顺华兴利公司中,有一很著名的工程师,叫秦昊明。他早年在英国留学期间专攻地质学。他抱着实业救国理想回国后,先是在清朝政府勘探局中任职,后到奉天都府专门从事地质勘探工作。

  1901年初,他受王承尧之托,帮王承尧创办抚顺煤矿,主要从事煤碳地质的调查工作。王承尧是个心怀大志之人,他在开发抚顺煤矿的同时,眼睛还盯着其它地区的煤炭资源,于是委托秦昊明负责调查辽东地区的煤炭储量情况。

  1906年2月的一天下午,千金寨漫天飘雪,寒天卷着巴掌大的雪团,向大街两侧的店铺砸去,原本热闹的新市街,显得萧条冷清。徘徊在抚顺华兴利公司门前的秦昊明,神色黯然,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雪花,抬头看着这座曾经寄托着自己事业梦想的公司大楼,久久不愿离去……

  这时,一个身材矮胖,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年轻人,从远处匆匆向他走来。“昊明兄……昊明兄!别看了,这里己经不是以前的华兴利了,走吧!”这个年轻人跑到秦昊明身边,拍着秦昊明的肩膀说道。

  秦昊明回过头来一看,惊讶地问道:“林春华……怎么是你?你不是离开公司去长春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这个叫林春华的年轻人拽了秦昊明一把:“走,咱们找个地方,喝两杯慢慢聊!”还没等奏昊明反应过来,就被林春华连推带拽地拉走了。

  两个人来到欢乐园一家叫“同乐春”的饭庄。二搂雅间内,林春华拿着酒壶一边给秦昊明斟酒,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昊天兄,别那么愁眉苦脸了!再说了,公司关闭了,你愁也没用啊!来……来!咱们先干一杯!”说着,一仰脖子,喝下了一杯。

  秦昊明手中端着酒杯,自言自语道:“小日本来了,公司被占了,王老板回奉天了,员工们也都散了……我们辛辛苦苦创办的煤矿,就这么没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猛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林春华又给秦昊天满上了一杯,说道:“昊明兄,别想那么多了。来,咱们喝酒……喝酒!”两人碰了一下杯,同时喝了下去。

  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不一会儿一壶酒就没了。“小二,小二……上酒!”林春华冲楼下高声喊道。

  喝得脖粗脸红的林春华,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晃了一下肥胖的身体,凑到秦昊明身边试探地问道:“公司没了,不知昊明兄下步作何打算?”

  秦昊明看了一眼林春华,心不在焉地说道:“事情已然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春华上前一步,神秘地说:“如果昊明兄信得过我,小弟可以给为兄指条明路,包你前途无量,飞黄腾达!”

  秦昊明诧异地问道:“你……就凭你?”秦昊明怔了一下,接着说道:“喂!我说林春华,莫非?……你小子是不是想让我去日本人开的公司?”

  林春华诡异地说道:“日本公司怎么了?日本人掌握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采掘技术,只有同日本人合作,才能更好地发挥你的专长,实现你远大的理想!”

  喝得有点大的秦昊明,站起身来语无伦次地说道:“去他妈……的小日本,让我为他们……工作,别他妈……作梦了!”

  林春华还是有些不死心,他进一步说道:“昊明兄,如今这形势你也看到了,这就叫大势所趋!现在抚顺是日本人说了算,过不了几年整个东北也都将成为日本人的天下。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时侯昊明兄可要把握住机会呀!”

  见奏昊明若有所思,没有搭话,林春华得寸进尺地说:“如果昊明兄有这个意愿,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如果跟日本人合作,凭昊明兄的才干,定能大展宏图,这可是件天大的好事,还望昊明兄三思呀?”

  奏昊明见林春华这样说,感到十分惊讶,他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林春华,暗忖片刻问道:“林春华,你……你不会是日本人吧?”

  “这……”林春华面露尴尬,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林春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来说道:“既然昊明兄这么问,那我就不妨直说了。在下宫本秀一,满铁株式会社资源调查课助理,请昊明君多多关照!”说完,挺直身板行了个日本礼。

  秦昊明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曾经和自己一起共事的林春华,居然是个日本人,都怪自己疏忽,没能早点看出来。

  露出真容的宫本秀一,这时候好象放松了许多,他给秦昊天斟满一杯酒说道:“昊明君,其实我隐瞒身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那个时候煤矿还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所有。现在好了,整个抚顺矿区都归我们满铁株式会社了,我的身份,也就没有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了。”

  看到有些紧张的秦昊天,宫本笑了笑,说道:“昊明君,不要紧张吗,事情都过去了,不论我是林春华还是宫本秀一,我们都是朋友!必竞这几年昊明君对我帮助很大,说实话我的心里十分感激!来,来,让宫本敬你一杯!”

  面对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宫本,秦昊明不知所措。他想尽快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人鬼难辨的宫本。他用微微颤抖的手端起酒杯,说道:“宫本先生,我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喝完这杯酒,我就先告辞了……”

  “不,不不不!不急!”宫本打断秦昊明的话说道:“昊明君,不要着急走吗?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是说让我去日本公司的事吧?对不起,宫本先生,这个事儿没得商量,我是不会答应的!”说着,秦昊明起身拿起大衣就要走……

  “等等!昊明君既然不同意为我们大日本帝国工作,这也无妨。人各有志,不能强免吗。不过……”宫本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眨了几下,说道:“如果昊明君不愿意到日本公司来工作,那我们做笔生意总可以吧?”

  “生意?什么生意?我只是个搞勘探的,从来不懂得什么生意!”秦昊明额头上一下子渗出了许多冷汗。

  “不要紧张吗?其实这笔生意很简单,只要你把手上的那张辽东地区矿产分布图拿出来,高价卖给我就行了。到时侯你拿钱,我得图,两全齐美,岂不快哉?”说完,宫本嘿嘿奸笑了几声。

  秦昊明预感到的事情终于来了!那张辽东地区矿产分布图是他用了近十年时间勘探,花了无数心血绘制而成的,原本想交给国家,但因连年战乱,没能如愿。

  他还隐隐约约地记得,大约2年前的一个晚上,也是在这个地方,宫本请他喝酒,当时他有点喝多了,无意间曾向林春华说起过图纸的事。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宫本隐瞒身份,到华兴利公司来工作,而且,有意接近自己,原来就是为了这张图啊!还好,自己早有防备,否则……此时的秦昊明,越想越有些后怕。

  宫本见秦昊明不出声,说道:“怎么样,昊明君,你觉得这笔生意如何呀?”

  “不行!绝对不行,那张图是国家的,它比我的生命还重要。你就是给多少钱,我也不卖,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秦昊明呼吸急促,显得有些激动。

  宫本秀一脸色一变,气急败坏地大声喝道:“八嘎!我是看在往日的交情上,好言相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我敬告你,限你三天时间把图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讲交情!记住了,三天,就三天,哼!”

  秦昊明被宫本的话彻底激怒了,他用手指着宫本的鼻子大声说道:“你威胁我?告诉你宫本,我秦昊明虽说只是一介书生,但也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让我干出卖祖宗的事情,去当汉奸?没门!”说罢,拂袖而去……

  回到家里,秦昊明彻夜未眠。他暗想:看来,日本人早就盯上自己了,这事儿怕是躲不过去了,必须想办法保护好图纸和诗云母子。于是,他在第二天夜里,偷偷把图纸埋到了自家院子里那棵老槐树下。

  第三天上午,秦昊明如约前往宫本办公室。临出门时,他给太太留了个字条。其实,秦昊天心里明白,此一去是凶多吉少。但为了图纸,为了太太和孩子,他只能这么做。只有让宫本死心,图纸和家人才能安全。于是,他决定冒死一试。

  秦昊明来到日本釆炭所,走进这座他曾经进出过无数次的办公大楼,心情非常复杂,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让他无法相信这里早己物是人非的残酷现实。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已尽可能地平静下来……

  看到秦昊明走上二楼,早己等在办公室门外的宫本,上前一步拉着秦昊明的手,兴奋地说道:“昊明君,快请进,快请进!我就知道,你会想明白的,这下好了,一切都可以过去了,我们还是朋友吗!”

  秦昊明面无表情,冷冷地说:“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图纸,递给了宫本。

  宫本小心翼翼地把图纸摊开,拿着一个放大镜,仔细地看了起来了。“哟西,哟西!昊明君,太捧了,简直是太捧了!”

  “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秦昊明平静地说。

  宫本把放大镜放到图纸上,起身拉住秦昊明,说道:“不要着急吗,现在11点多了,等一下我请你到同乐春,咱们好好喝一杯……”

  宫本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滋”的一声,放在办公桌上的图纸突然着起火来。宫本惊慌失措地喊了一声:“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宫本反应过来,图纸己烧得所剩无几。

  宫本气急败坏地吼道:“八嘎牙路……”

  站在一旁的秦昊明,淡淡地说:“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秦昊明,你……”宫本气得是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