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二章 二少爷祭祖释疑—02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1122
  第二章 佟振天开堂祭祖 二少爷释解迷团—02  第二天上午,日本采碳所矿长办公室。  采碳所矿长久保孚坐在办公椅上,正在仔细看着一份日本满铁总部和宪兵队关于清剿抚顺龙凤地区反日刁民计划的报告。  看到兴奋之处,久保孚突然高兴地叫了起来,他握了握拳头,大声说道:“佟振天,这次看你还能得意几天?就算我治不了你,可我大...
  第二章 佟振天开堂祭祖 二少爷释解迷团—02

  第二天上午,日本采碳所矿长办公室。

  采碳所矿长久保孚坐在办公椅上,正在仔细看着一份日本满铁总部和宪兵队关于清剿抚顺龙凤地区反日刁民计划的报告。

  看到兴奋之处,久保孚突然高兴地叫了起来,他握了握拳头,大声说道:“佟振天,这次看你还能得意几天?就算我治不了你,可我大日本帝国的宪兵,一定会让你这个老东西屈服,到时候,我让你一分钱的补偿也得不到,还得把龙凤矿井乖乖交出来!”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嘀铃”一声,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久保孚拿起电话:“莫西、莫西,我是久保……”

  电话里传出了宫本的声音。“久保君吗?我是宫本,你马上到我这儿来一趟!”久保孚立刻从坐椅上站了起来,“啪”的一声,来了一个标准的日本式立正,恭敬地回答道:“哈依,哈依!我这就过去。”

  宫本办公室。

  “报告!”

  “进来!”

  久保孚走进来,问道:“顾问官阁下,您有什么分咐?”

  “久保君,过来,过来,我有事向你交待!”宫本冲久保孚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他身边来……

  “哈依!”久保孚小心翼翼地走到宫本身边坐下。

  “久保君,我听说满铁总部和宪兵队草拟了一份强行占领龙凤地区的计划,有这回事吗?”宫本一边给久保倒茶,一边问道。

  “是的!顾问官阁下。”久保答道。

  “满铁这帮愚蠢的家伙,只知道眼前的利益!”宫本自言自语。

  “久保君,明天我要去沈阳,在我没回来之前,你对龙凤地区,特别是佟振天的矿井不能采取任何行动。在佟振天这个问道上,你一切都要听我的,明白吗?”宫本略带命令的口吻说道。

  “哈依!”久保孚停顿了一下,心有余悸地说:“不过,顾问官阁下,满铁总部的露天开采二期拓展计划,现在就阻止在龙凤佟家,如果不采取断然措施,整个拓展计划的实施就要停下来。您看……”

  “久保君,我要让你明白一件事,佟振天对我们大日本帝非常重要,他是获取辽东地区矿产分布图的唯一线索,你的明白?”宫本问道。

  久保孚疑惑不解地道:“这?这……”

  “好了,别说了!一切听我的指令就好了!”宫本气急败坏地说。

  “哈依!”久保孚打了个立正,心有不愿地转身离去……

  佟府书房。

  晨霞升起来了,从那重重的云隙中,透过点点金色的彩霞,房间中映出一缕一缕透明的淡紫色的、浅黄色的薄光……

  佟振天昨天晚上一宿没怎么睡,虽然说身体己无大碍,但仍然感到有些虚弱。神志有些晃忽的他,仰坐在沙发上,双目紧闭、心事重重。他一想起宫本手中的那张照片,心里就揣揣不安……

  这时,方管家走了进来,轻声说道:“老爷,四少爷捎信来说,他和慧一大师己经从千山回到寺里,说是吃过午饭,收拾一下就下山。”

  佟振天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方管家感到有些奇怪,暗忖道:平时老爷除了大小姐,最疼的就是四少爷了,每次四少爷回府,都高兴的不得了。可今天,老爷这是怎么了?

  方管家上前一步,轻声问道:“老爷,您是不是还在为昨天那个叫宫本的日本人的事儿烦心啊?”

  “是啊,老方!看来我是老了。现在,一遇到事情,不但没了定立,而且,还没主意了!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呀?”佟振天无奈地说道。

  “老爷,我觉得宫本这个小日本不简单!他到府上来一定是有目的的,至于是什么目的,我也说不清。”

  方管家想了想,又说道:“老爷,我看这件事不妨听听少爷和小姐们的意见,凭他们的聪明才智,或许能寻出个一、二、三来……”

  佟振天眼睛一亮,说道:“对呀,老方!一会你就通知下去,告诉少爷、小姐他们,午饭后都到祭祖堂,就说我要升堂祭祖!”

  “好的,老爷!我这就去安排。”方管家刚要离开,佟振天突然问道:“老方,你刚才说谁要下山?”方管家说道:“哎哟,老爷!刚才您没听见呀?我得到口信,说是四少爷从千山回来了,下午就回府上来了。”

  佟振天听罢,一下子来了精神,“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方管家和佟振天对视了一下,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下午,佟府祭祖堂。

  佟振天和夫人早己落座,方管家帮着摆放祭品,下人们也都各自忙活着。

  佟府祭祖,是佟家的大事。按满族人的传统习俗,除非遇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否则每年只有正月初二才开一次祖堂。正因为如此,佟家人都不敢怠慢,一个个早就过来候着了。

  佟振天环视了一下,说道:“现在就差老四没到了,等他一到,祭祀马上开始!”正说着,四少爷佟辰急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只见他长得如玉树临风,英气逼人,一身紧衣短打扮,显得精明干练。

  四少爷一进堂,扑通一声,就给佟振天夫妇跪下了。“爹、娘,孩儿给二老请安了!”说着,给佟振天夫妇磕了三个响头。

  佟振天站起身来,点燃三柱香,跪拜在祖宗灵位前。只见他双手举香过头,大声说道:“各位列祖列宗在上,想我佟氏家族,自高祖养性始,已历9代;如今,吾祖一脉,亦5代有余,可谓人丁兴旺,香火日盛。这皆为高祖恩德所赐。今晚辈振天,率族人祭拜祖先,以求顺天而治,族群吉福!”说罢,佟振天率众人跪拜祖灵三次。然后,起身把祭香插到了香案上的香炉里……

  祭拜仪式结束后,佟振天一摆手,示意下人们都出去。方管家同下人们退下后,随手关上了大门……

  “老方,你留下!”佟振天对方管家说:“老方啊,你虽不是佟家族人,但你我是兄弟,佟府离不开你呀!来,快坐下。”

  大家各自落座,佟振天说道:“今天,我们佟家开堂祭祖,是有一件憋在我心里20多年的重大事情,想要告诉你们。”

  佟振天看了一眼众人,接着说:“昨天发生的事,想毕你们都知道了。宫本那个小鬼子拿给我的照片,是20多年前诗云亲生父母抱着诗云在东公园里拍的……”

  闻听这里,几位少爷和大小姐惊的是目瞪口呆。

  “其实,这张照片并没有什么。可令我不解的是,照片怎么会落到宫本手里?更奇怪的是,照片上除了秦家三人之外,站在后面的还有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我似乎在哪儿见过……”

  佟振天接着又说道:“宫本说想让我帮他找人,难道他要找的人是昊明?如果不是昊明,那又是谁呢?他找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说到这儿,几个少爷和小姐都纷纷议论起来。佟振天摆摆手,示意大家静静,接着说道:“昨天晚上我想了一夜,虽然没有理出什么头绪,但我隐隐约约感到,这件事很可能与20多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有关。”

  于是,佟振天就把诗云生父离奇失踪,生母临终托孤的事,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众人听罢,心情都沉重起来,佟诗云更是嚎啕大哭……

  这时候,思忖良久的二少爷,突然问道:“爹,秦伯伯留下的那张图还在吗?”

  “在!”说着,佟振天从佟夫人手中接过一个盒子,然后,慢慢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已经发黄的图纸。

  二少爷打开图纸一看,似乎明白了一切,紧锁着的眉头一下子放松下来。此时,在他的心里,那些困绕大家的诸多疑惑,已经被一个一个地解开了……

  二少爷有些兴奋地说:“爹,照片之迷团,我已经有了答案!”

  “那你快跟大伙说说呀!”佟振天显得有些迫不急待。

  二少爷小心翼翼地把图纸卷好。然后,不紧不慢地他给大家讲了一个,曾经发生在他们身边的凄惨而悲壮的故事。这个故事,不仅揭开了照片之迷,曝出了秦昊明失踪的真象,而且,还道出了一个日本人企图霸占我辽东矿产资源的惊天阴谋……

  若知二少爷所讲故事的详情,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