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二章 二少爷祭祖释疑—01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997
  第二章 佟振天开堂祭祖 二少爷释解迷团—01  佟府客厅。  佟振天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面色十分难看,他有些气喘地说:“宫本先生,您的照片我看过了,但是照片上的人我不认识,恕佟某无能为力,找人的事,恐怕在下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爹,爹……您怎么了?”看到父亲这个样子,二少爷赶紧扶老人家坐下。“父亲今天身体不适,...
  第二章 佟振天开堂祭祖 二少爷释解迷团—01

  佟府客厅。

  佟振天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面色十分难看,他有些气喘地说:“宫本先生,您的照片我看过了,但是照片上的人我不认识,恕佟某无能为力,找人的事,恐怕在下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爹,爹……您怎么了?”看到父亲这个样子,二少爷赶紧扶老人家坐下。“父亲今天身体不适,宫本先生和久保先生还是请回吧!有什么事咱们改日在说。”说完,二少爷右手一抬,摆了一个送客的姿势……

  宫本秀一见状,起身说道:“既然佟老板身体不适,那我们就告辞了。还望佟老板多注意休息,等您好些了,我再登门请教照片的事!”宫本秀一说完,脸上臃肿的赘肉抖了一下,露出了一丝别人很难察觉的奸笑。

  站在佟府大门外的方管家,看到宫本和久保出来,上前一步,喊了一声:“二位慢走……不送!”

  佟振天的卧房里挤满了人,佟夫人和大少奶奶正在给佟振天喂水。大少爷佟日、二少爷佟月、三少爷佟星站在一旁,显得焦虑不安,大小姐佟诗云跪在床边哽咽地说道:“爹,您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孟大夫来了,孟大夫来了……”方管家气喘嘘嘘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后边跟着一位年近7旬的老中医——孟祥瑞。

  “各位少爷、小姐,你们先都出去一下。这儿人多了,影响孟大夫诊脉。”说着,方管家就把一屋子的人都推了出去。

  孟大夫给佟振天诊了脉,又仔细看了看他的面色。拿起笔给佟振天开了一个方子,转过身来递给方管家。

  佟夫人焦急地问道:“怎么样啊?孟大夫……”

  孟大夫把佟夫人叫到一旁说道:“夫人,佟老爷身体无大碍。可能是喝了点酒,再加上受到了什么刺激,所以,才导致身体不适。我开了几付药,等一会给他煎了,休息两天就会好的。夫人您就放心吧!”

  “这就好,这就好!哎呀,孟大夫呀,谢谢您呀,真的谢谢您呀!”佟夫人一边叨叨一边对方管家说道:“老方啊,快给孟大夫打赏,快给孟大夫打赏……”

  “对了,佟夫人,这几天不要让佟老爷太劳累,要多注意休息。”说罢,孟大夫拎起药箱向屋外走去。

  “老方啊,快,快送送孟大夫……”佟夫人喊道。

  佟振天慢慢坐起身来,冲着佟夫人说道:“叨……叨叨叨……,这屋里就听你叨叨了。我没病,也叫你叨叨出病了……”

  “老头子,你可把我吓坏了……快躺下,快躺下。”说着就要扶佟振天躺下。佟振天摆了摆手说:“我没事儿,这会儿歇了一阵子,身上感觉好多了。”

  “你们也都回去吧,让老爷多歇会儿!有我和夫人在就行了。”方管家对佟家几个少爷和大小姐说道。

  佟府客厅。

  佟家几个少爷、小姐正在聊天。“大哥,四弟怎么没回来给咱爹拜寿啊?”三少爷佟星问道。

  “四弟陪慧一大师去千山灵隐寺云游去了,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估计这几天也快回来了。”大少爷佟日答道。

  “真是可惜呀,我和四弟快二年没见了,真有点想他。去年我回抚顺公干,本打算到高尔山去看他,无奈军务在身,没能抽出空来。这次爹过寿,本想咱哥几个能聚一聚,可惜四弟又没回来。”三少爷佟星颇感挽惜地说道。

  “小妹,你在奉天还好吗?你和方勇那个臭小子常见面吗?他没欺负你吧?”大少爷关切地问道。

  诗云小嘴一撅,拽着大少爷的胳膊撒起娇来:“大哥,看你……都说啥呢?”话还没说完,漂亮的脸蛋上,早己泛起了红晕……

  三少爷见二少爷一直不说话,便走上前去问道:“二哥,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在那儿闷头想什么呢?”

  二少爷佟月似乎没有听到,依然坐在角落里发呆。诗云见状,跑过去捅了他一下:“二哥,三哥问你话呢!”

  楞过神来的二少爷,抬起头来看看大家,若有所思地说:“我感觉今天这事儿有点蹊跷,爹今天一直好好的,咋就一下子病倒了呢?”二少爷在厅里来回踱了几步,突然说道:“对,是那张照片,就是那张照片!”

  大少爷、三少爷、大小姐一楞,三人不约而同地问道:“什么照片?”

  “今天寿筵结束后,我陪爹去见那两个日本人,一个叫宫本秀一的家伙,说是想叫咱爹帮他寻找一个朋友,并拿出来一张照片给爹看,原本好好的爹,看了照片后,马上面露惊色,一下子就病倒了。”二少爷说道。

  “那照你这么说,问题真的有可能出在那张照片上。看来,那张照片不简单,其中很或许藏着什么秘密。”大少爷沉思片刻说道。

  大小姐插话道:“照片有问题?那去问一下爹,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不行,我看这事儿没那么简单!现在还不能去问爹。一来,爹刚好点,不能让爹再受刺激;二来,既便是问爹,爹恐怕也不见得会说。”二少爷说道。

  大少爷接二少爷的话说道:“老二说得对,这事儿咱不能急,还是静观其变为好!老三、小妹你们说呢?”

  “一切听大哥的!”三少爷和大小姐齐声道。

  大少爷抬手看了一下表,说道:“天不早了,大家回去休息吧!不过,照片的事,谁也不准说出去。明白吗?”

  “明白!”兄妹几个异口同声说道……

  话说这佟氏家族,自清初佟养性始,原本传下多支脉系,但佟振天祖太爷这支却是四代单传。到了佟振天这一代,他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让孙子给他多生几个重孙子。于是他爷爷去找人算命,说是若家族人丁兴旺,其名非“天”字莫属。于是爷爷给他取了“振天”这个名字。

  佟振天22岁那年,取那氏之女那慧珍为妻,但二年仍未见育。父亲佟文轩甚是着急。一日,夫妇二人去大悲寺进香。寺院住持释家和尚见佟文轩夫妇虔诚如佛,遂坐禅释法,指点迷津。释家说道:“佟施主原本旺族,其子亦乃大善之人,故将来必得四子之福。”佟文轩心中高兴,便恳求释家和尚给未来四孙赐名。

  释家和尚双手合一,口中念念有词。“施主之子乃‘天’名之份,故其子嗣亦与宇同。”说罢,设案赐名:日、月、星、辰。

  佟文轩夫妇听罢大喜,遂赠宝寺善款5万银两,以求善缘。其后十余年间,佟振天先后生了四个儿子,依次为佟日、佟月、佟星、佟辰。

  佟振天这四个儿子,可谓各个了得。从小他们在爷爷的严格管教下长大,因四人文攻武略各有所长,故在辽东地区,人称“佟府四杰”。

  老大佟日,36岁,成熟稳重,处事洒脱。自幼随爷爷和父亲经商,现在家帮父亲打理生意,在辽东商界小有名气。己娶妻并育一子小云龙。

  老二佟月,32岁,心思缜密,聪慧过人。南开大学毕业后,从军近4年,因对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失去信心,三个月前弃军回乡,现闲赋在家。

  老三佟星,28岁,刚毅正直,精干儒雅。日本陆军学校毕业,曾任东北军第七旅王以哲旅长的副官,现任东北军第七旅直属教导总队上校教官兼特务营营长。

  老四佟辰,24岁,为人仗义,武功高强。8岁从师千山灵隐寺释空方丈,16岁那年在高尔山观音寺得见佟振天故交慧一大师,慧一见佟辰生性敦厚、急侠好义,遂收其为徒,成为慧一大师的关门弟子。

  佟振天夫妇这辈子只有这四个儿子,而大小姐佟诗云,则是佟振天的义女。诗云本姓秦,其父叫秦昊明,曾是王承尧所创办煤矿公司的工程师,是佟振天少时的挚友。日本侵占抚顺煤矿后,秦昊明离开了公司,不久离奇失踪。诗云的母亲,不堪丧夫之痛,卧病而亡。那年诗云还不到5岁,佟振天将其收为义女,后改姓佟。

  大小姐佟诗云,25岁,思想开放,聪颖活泼,深受佟氏夫妇喜爱,视为掌上明珠。诗云两年前毕业于东北大学历史系,后留校任教,现为东北大学学生联合会专职副主席,主要从事学运工作。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话说这佟振天看了宫本拿出的照片,受到刺激,气血攻心,病倒在床。这一夜,他怎么也睡不着,20多年前的一幕,又闪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1906年的一个冬天。千金寨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整个煤城变成了一座雪白的冰城。佟振天早晨刚起床,就见方管家从外面急勿勿地跑了进来。

  方管家气喘嘘嘘地说道:“少爷,不好了,秦太太不行了,您快去看看去吧!”听罢,佟振天二话没说,拿了件大衣就跑了出去……

  来到教会医院病房,只见秦太太面无苍白,两眼发直,呼吸己经十分困难。见佟振天进来,秦太太拼尽全身最后一点气力,招了招手,示意佟振天到她床边来。

  秦太太握住佟振天的手,有气无力地说:“振天呀!你让他们出去,我……我有话对你说……”

  病房里的大夫和护士见状,都自觉地走出了病房。秦太太指了指房门,佟振天快步过去把房门掩上,转过身来回到病床边。“嫂子,没人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佟振天在秦太太耳边轻声地说道。

  秦太太看着佟振天,满眼含泪,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振天,我……快不行了。有两件事我要……托……托负给……你。一个是诗云,我把……把她交……交给你,你要把她……培养成人……”

  秦太太停了一会儿,接着又吃力地说道:“还有一件事,我也要托负给你……”秦太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房门,压低声音说道:“在我家院子……那棵老槐树下,埋着一个盒……盒子,里面的……图,你要保护好它。如果世道太平了,把它交……交给……国……”秦太太还没说完就闭上了眼晴。

  想到这儿,佟振天老泪横流,只见他长地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哎,是到了让孩子们知道真象的时候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