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幸存劳工口述:两次到东北当劳工

2016-08-10 21:31 李秉刚BLOG 李秉刚 1111
我原籍河北省定县,小时候家里特别困难,12岁那年就曾到东北当过劳工。那年春天,有招工的到我们村,说是修北京到天津的一条公路,到那后有饭吃,还给工钱。我们村里有两个大人...

幸存劳工口述:两次到东北当劳工 图1

武永和


  武永和, 1926年5月11日生,现住抚顺市新抚区南台39号。此材料系依照本人1995年的回忆,于2006年11月30日再次补充访问整理。

  我原籍河北省定县,小时候家里特别困难,12岁那年就曾到东北当过劳工。

  那年春天,有招工的到我们村,说是修北京到天津的一条公路,到那后有饭吃,还给工钱。我们村里有两个大人要去干活,一个姓张,叫张凤鸣,一个姓刘。我父亲说在家饿也得饿死,你跟着去吧,就把我托付给这两个人,说你们给带过去,给养活着吧,只要能活着就行,有饭吃就可以。

  其中姓张的在天津呆过,说那行,天津我熟,让他跟我们去吧。就这样,我就和他们一起跟招工的走了。可是,一到石家庄就把我们看起来了。他们是把我们从定县先卖到石家庄,从石家庄卖到天津,又从天津卖到一个叫“义和祥”的大包工头。义和祥就把我们看得更紧了,一直把我们送到东北吉林汪清的大山里修火车道。

  义和祥“三九点”是很有名的,就是每天早上三点钟上工,晚上九点钟下工,那可真苦啊!还不给工钱,一分钱也不给。就是能吃饱。一天吃五顿饭,四顿饭在工地吃,只有晚饭回到住的地方吃。吃的是高粱米饭,还有黄豆、豆腐等,不管好赖能吃饱。住的是窝棚,窝棚里中间挖一道沟,两边地面铺上点木头杆,再铺上草,就睡在上面。天下雨时,窝棚中间的沟里都是水。

  我们在汪清干了大半年,每天干活就是挑土、修路基、扛枕木。没有衣服穿,就把麻袋两个角抠两个窟窿,中间抠一个窟窿,伸进双臂,露出脑袋,穿麻袋当衣服。像这样的麻袋一夏天穿坏了几十条。每天不是挑就是扛,有时往下揭麻袋时,连肩膀上的肉皮都一起揭掉了。那年我才12岁,一根枕木有100多斤,我扛一根枕木上三级跳板,累得两眼冒金花,勉强扛上去,差点没摔死。

  大人看见了说,你可别扛了,以后我们替你扛。干活都有定量,比如说十天干这一节是多少,有日本兵看着,谁干的慢了就打,那是真打呀。我们修桥,桥下有水,中国人要从桥上过他也不让你过,打你,就让你趟水。那是真苦啊。在那想跑也跑不出去,到处是大山。有一个人逃跑了,第二天又偷着回来了,说没办法跑出去。那个地方蚊子特别多,小蠓虫总是围在头顶上嗡嗡地,死的人除了累死的,大部分是得病死的。得了病也没人管,日本人和义和祥都不管。后来天冷了,没法干活了,才把我们送回来。我们这个队都是一个县去的,共三十多人,回来时就剩下二十几个人,死了十来个,这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们县是这个情况,别的县死的也不少。幸运的是,我们村这三个人都回来了。他俩对我说,不把你带回来,没法向你父亲交代。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幸存劳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