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怀念我的老桌子

2016-08-31 09:07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565
虽然离开母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已34个年头了,但仍时时沉浸于怀旧的思绪里。就像一个离开母亲成了家的孩子,不管现在的住房有多宽敞,条件有多舒适,还是深爱着自己筚路蓝缕、沐风栉雨时的家,对母亲给予自己的一切,哪怕是最简陋的物件仍充满眷恋。如今每天看着眼前宽大考究、透着现代商务风格的办公桌台,就时时想起自己在母厂用过的老式办...
  虽然离开母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已34个年头了,但仍时时沉浸于怀旧的思绪里。就像一个离开母亲成了家的孩子,不管现在的住房有多宽敞,条件有多舒适,还是深爱着自己筚路蓝缕、沐风栉雨时的家,对母亲给予自己的一切,哪怕是最简陋的物件仍充满眷恋。如今每天看着眼前宽大考究、透着现代商务风格的办公桌台,就时时想起自己在母厂用过的老式办公桌。

  我是1982年底入厂参加工作的,初进车间工作时是名徒工,只分到一个放着工装、鞋子的木柜,吃饭都是与师兄弟们在一张工作台上的。

  刚进车间工作3个多月,恰逢厂团委领导和干事转业,担任兼职团干部的我就被调到厂团委担任宣传干事。在厂团委6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有正副书记、组织干事和宣传干事等6名同事,桌子也分两个方阵摆放。两位团委领导面对面放的大桌子放在房间的深处,因老组织干事刘姐已怀孕不能上班,也马上就要转业了,我们其余3位年轻干事的桌子就摆成了“品”字形的有一个方阵。1983年3月到厂团委工作,我有了平生第一张办公桌。


王尧:怀念我的老桌子 图1
“一头沉”办公桌(资料图片)


  我的这张办公桌是当时工厂的“段股级”用的“一头沉”。桌子通体黄色,桌面长不过1.2米,宽不过70厘米,高不过1米。造型结构非常简单,比课桌稍微复杂点的是桌板下多了三张抽屉,桌子左侧是两条腿,右侧连着一个小小的木柜。桌子很窄小,桌面放上几本书、团的杂志、宣传干部名册和基层团组织送来的稿件就几乎摆满了,再伏案写东西就很勉强了。从基层班组坐在厂团委机关这张桌子前,丝毫没有踌躇满志的满足感,只觉得它就是车间的那张工作台,坐在身下的椅子像坐在一台发动机上。坐这张桌子,需要认真地想工作、想问题,反应迅速地回应领导的部署,热烈地参与工作设想的讨论。团委领导向我们这些干事的桌子投射来的,也总是关注、信任、欣赏又在考校着的目光。 

  这张桌子承载过厂团委办公室的欢乐时光。

  抚挖团委是在全市享有盛誉的标杆团委,全厂共青团系统都特别富有活力。厂团委办公室也每天都洋溢着青春的快乐,拒绝老气横秋的气息。在这里,“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无病呻吟没有市场,为人称道的诗词歌赋只能是为工厂自豪、奉献而创作的“铁板铜钹”,这里看的是思维的活跃和行动的坚决,也常有诙谐幽默调剂紧张的工作。

  那时即将转业的抚挖共青团领导、已在外学习的韦廷玉书记时常回团委看一看,只要韦书记一回来,厂团委立刻溢满亲切、欢乐、振奋的气息。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