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记专栏

龙凤旧事:《矿山十年》之[10]自得其乐(2)

时间:2016/9/7 12:35:40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6
内容摘要:我们都盼着每天都有这样的节目,无论是耍扁担,还是学口技,还是山东快书,都为我们枯燥的工作,带来无穷的快乐,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精神食粮……


  上过夜班的人都知道,夜班最难熬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钟,休息的时候,都眼皮打架,昏昏欲睡。这时候,就该他露一手了。只见他脱去上衣,露出黑黑的胸毛和发达的肌肉,先是仰天长啸。“啊,啊”地喊两声,然后,操起一条大扁担,横在肩上,“嗨,各位看官上眼了,我给你们来一个狗熊耍扁担!照亮!”几十盏矿灯就一齐照在他的身上,好像舞台上的追光。只见他把一条扁担耍得虎虎生风,一边耍,还一边喊叫,“圈大人薄,放屁崩不着。熊瞎子耍扁担,不看白不看,看了不白看,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跑的是个王八蛋!”这场景谁跑?全都被他的表演逗乐了,困意全无。

  他比划累了,大伙的精神头又来了,又是一阵猛干,再有两个多小时就该交班了。每月的十个夜班,他至少要表演九次。每个夜班的三点多,就是他表演的时候。他用自己的“洋相”为我们赶跑了困意,驱赶了疲劳,善意的笑声中,充满了敬意和钦佩。赶上他轮休,就好像缺点什么,一到三点多钟就困得不行,自然就想起这个会表演耍扁担的熊大,“唉,怎么又休了,没他来太没意思,困得要死,眼睛都睁不开!”连队长都说,这个老家伙不来,工作都受影响。以后不让他歇。”但谁都知道,那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何况脑袋还受过伤,真是盼他来又希望他好好休息,挺矛盾的。

  他的后遗症让他吃不少小亏儿,为了生活,为了一帮孩子,他也是强挺着下井,毕竟井下挣得多一点儿。他的家在夜海沟,还不会骑车,每天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夜班升井,困得走路都摇摇晃晃,洗完澡,一边穿袜子一边就睡着了。有一次又是这样。都上午十点多了,他仍旧睡在更衣室里。家人见他没回去,提溜着心来到队里。队里告诉他老伴,没什么事儿呀,是不是又睡着了。打发人去更衣室,果然见他还在睡觉。一只袜子刚穿了一半。

  每月开资,都到队部领钱,因为他的工资最多,总是最后一个装口袋。剩下的“钢嘣儿”都给他,他数啊数,总也数不对,气得他,把“钢嘣儿”扔给我们一帮小工,“俺娘唉,咋也数不对,给你们喝酒去吧!下回都给我整票,小兔崽子!”他知道是我们这帮小兔崽子调理他。“简师父,走道可别睡着啦,工资别让人抢去了”,“俺娘唉,那是老虎拉车——谁赶(敢)哪!”哈哈大笑着走出去。一包零钱好几块,够我们小哥几个喝酒了每月开资的时候都这么干。他也不在乎,哈哈一乐,感到我们瞧得起他,没把他当外人。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龙凤旧事 矿山十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