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郭秀江:今昔感离别

2016-10-04 18:10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1380
人生若旅,旅于天地之间,旅于时间长河。由于各种机缘的驱使,便在这时空的二维坐标系上,做出看似无序的流动,促成了数不清的聚聚散散、分分合合,因而牵出了古往今来的离愁别绪。离别,成了世间最动情的一景。那些穿越千古的诗句,给我们留下了那缠绵悱恻的一幕幕...
郭秀江:今昔感离别 图1
油画:火车上的知青(刘昌文画)

  人生若旅,旅于天地之间,旅于时间长河。由于各种机缘的驱使,便在这时空的二维坐标系上,做出看似无序的流动,促成了数不清的聚聚散散、分分合合,因而牵出了古往今来的离愁别绪。离别,成了世间最动情的一景。那些穿越千古的诗句,给我们留下了那缠绵悱恻的一幕幕。

  “妻子爷娘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诗人杜甫喜怒哀乐的神经与民生疾苦血肉相连。勾画在他笔下的这幅凄惨的离别群像,帮我们重温了那场灾祸带给生民的苦难。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一场夜雨洗出了关中平原的一派春色。清晨王维置酒送友,面对元二出使安西的漫漫征程,面对戈壁沙漠的荒凉苦寂,诗人又为友人满上一杯,同时把牵挂和友情一起倾进杯里。

  千年李白站在黄鹤楼上,把孟浩然的船帆消失在天际。同一个李白,又把踏歌相送的汪伦及深过桃花源水的别情留下来感动后世。

  一个寒蝉凄切,骤雨初歇的傍晚,水畔码头,一叶兰舟。在船家的催促下,“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一对主人公放开了手。柳永留给我们一幅感人至深的图景,也留下无尽的惆怅:“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东坡大师以豪放旷达著称,也难免睹物思情:“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飞雪,犹不见还家。”

  风俗是文化,也是社会生活的画图,灞桥折柳送别,就是古长安的一幅风俗画。垂柳依依,恰如离情依依,柳枝无语却又胜似有声。

  十里长亭,曾伫立在古中华大地的通州大衢和荒城古道旁,它见证了无数的人间离别。同时,它体恤着世代的往来过客,用自己的方寸之地遮蔽些风雨,也让行人歇息一下,再奔向下一个长亭,“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壮别天涯未许愁,尽将离恨付东流”,这是我青少年时崇拜的情怀。那时来来去去不喜欢人接送,觉的儿女情长有些燕雀之志,喜欢一个人背着行囊走天下的感觉。每当我落脚在异地的站台上,独自向站外“阔步”时,都有股豪情从心头升起。

  记得一九六八年秋天那个深夜,载着我和数千名中学生的知青专列,即将在汽笛声中离开故乡的车站时,站台和车内哭声一片。尽管当时自己的内心也很茫然,但没掉一滴泪,或许因为站台上没有自己家人送行的缘故。

  离情别意并没因我的“豪情壮志”而冷落我,几十年光阴的洗磨,竟然没能消褪烙在记忆深处的几幕离别。

  插队后顺着农时节气每年都有冬夏两次农闲,队里的贫下中农对我们很宽容甚至姑息,一到闲时就允许我们回家看看。于是,汽车——火车回家,火车——汽车归队。为能赶上每天一班去山区的汽车,要提前一晚乘火车离家。下班的哥哥急急地赶回来,用自行车带我去车站,还一定送我上站台。

  哥哥不擅言辞,没有多少叮咛嘱咐。当我将要乘坐的列车在夜色中远远地鸣笛进站时,哥哥就紧张起来,他急忙地在身上的口袋里搜索,又急忙地把搜索的结果塞在我的手里,每次都不曾落空。这时乘客开始上下置换了。在车门口,哥哥只说了一句“放好了”,便把行李递给我,看着我登上车厢。

  当我找个合适的时候展开哥哥塞在我手里的东西时,我的眼睛不自觉地湿润了。那一叠纸头是由粮票和钞票组成的,几张粮票一两二两半斤的都有,钞票有一角二角五角,最大一张面值是一元的。

  哥哥当时是二级工,月工资三十二元,全部交给母亲,不知我手中这些粮票和钱是哥哥省下多少天的零用钱!我想,他明知道家里会给我带上生活费的,可临别时他不亲手送我点什么,就难以表达他对远赴山区妹妹的关爱!就像母亲的“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这叠带着哥哥体温的粮票和钞票温暖了我一夜又大半天的行程,也温暖了我后来的人生岁月,对骨肉亲情的体会也让我渐谙了人事和世事。

  离别的主色调是感伤的,漫漫的旅途、遥遥的归期,把离人的亲情、友情和恋情调成了浓浓的离愁别恨,“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关山的阻隔,让每一封浸着情思,带着泪痕的书信变得沉甸甸,变得珍贵无比。因为音讯的渺茫,人们甚至把思念的目光投向空中的雁阵:“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离别陶冶了人类的情感,也成就了无数精彩的戏曲诗文,成为绵延在人类文明史几千年的一道景观。             

  当社会由工业时代走进信息时代的今天,时空距离被进一步缩短了,千山万水不再是障碍。“巡天遥看一千河”成了普通人的寻常事,地球变成了村庄。

  互联网罩住了整个世界,凭借手中小小的手机,信息转瞬即达,在电脑视频中,天涯近在咫尺,还有什么好思念的!

  感伤和惆怅被消解了,离别变得轻松起来,车站机场的送行不再那么缠绵悱恻。离别在抖落了沉重的同时也精简了人性迸发在那一刻的挚情深爱。

  物理的时空距离缩短了,人心的距离呢?

  免除了相思之苦的人类,还将遭遇什么?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