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我深爱的阿尔青(4)

时间:2016/11/10 10:35:19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6
内容摘要:“一只有力的大手沉重地放在堂倌蒲罗的肩膀上。阿尔青直瞪着眼质问蒲罗:“你为什么打我的弟弟保尔?”蒲罗想把肩膀挣开,可是阿尔青一拳就把他打倒了。他想爬起来,可是第二拳比第一拳更有力,把他撂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被打得满脸是血的蒲罗,可怜虫似的哭着……六天后,阿尔青被放了回来,他被折磨得又黄又瘦,却先询问保尔的身体怎样。保尔...



  大哥的三个响头

  2003年母厂“转制”,已经58岁的大哥、大嫂一家和普通工人们一样,失去了自己热爱的岗位。没有了母厂这座大山的依靠,他们要拿着微薄的补偿金去面对重重的生活压力。尽管母厂是大型国企,但像很多机械行业的企业一样,职工工资一直很低。加上我的二侄儿从落地降生就“胎带”的癫痫病,需要常年用药、补充营养,大哥和大嫂的积蓄非常微薄。现在全家老小都失去了岗位和收入,已年近六旬的大哥要独立承担取暖费、医疗费,也已有了一个聪明上进、学习成绩特别优秀的孙子,日子的艰苦可想而知!但每次家族聚会,全家族弟弟妹妹的大哥还是那么从容淡定,谈笑风生,笑声还是那么爽朗,听不出一丝愁云惨雾。大哥,还是弟弟妹妹有了喜事带头召集庆贺、从心里往外高兴的大哥,还是诙谐幽默、大将风度、看不到一丝落魄灰心的大哥,永远像钳工阿尔青一样坚强厚重的大哥。

  这期间有一年春节前,正是寒冬腊月,我和妹妹为母亲过生日。每年从不缺席的大哥这一次缺席了。母亲想念像自己儿子一样的大侄,连吃生日饭也索然无味,勉强动动筷子就放下了。等到了晚上七点多钟,我忍不住给大哥打了电话,正好他刚刚到家,也不知道去哪儿、干了什么回家这么晚。我向来爱大哥,但那天忍不住火气,在电话里很冲地告诉大哥说母亲想他,连生日饭都没有胃口。放下电话仅半个小时,远在施家沟职工住宅区的大哥急匆匆赶到了南站妹妹的家里。还没进房门,大哥就给一直盼着他来、亲手开门的母亲跪下了,忍着泪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我知道家里的晚辈向长辈磕响头,是告罪的意思。吃过饭告辞回家时,已六十多岁的大哥再次在房门外给年近八旬的姑姑跪下,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去年母亲生日,恰逢大哥的孙子小福帅考上了名牌大学,真是喜事重重。带着朱家新一代“掌门人”、母亲的重孙子前来道喜、祝寿的大哥喜不自胜,也喝了不少酒。看大嫂领着孙子吃过饭先走了,大哥第一次忍不住泪,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搂着姑姑不放手,“妈妈、妈妈”地叫着,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倾诉这些年从未说过的苦和累。下岗这十多年,大嫂在家全力照顾我二侄儿这个病孩子,还要接送照顾上学的孙子,六十多岁的大哥靠技术打工,支撑六口老小的生活,也完成了“长房长孙”的责任,把孙子抚养成人并送进了大学校园。想起那年母亲过生日时我跟大哥在电话里发火,想起他隐瞒辛苦给母亲两次“谢罪”的磕头,不禁痛由心生。那正是我的阿尔青最艰难的时候,是已不再年轻的大哥拖着劳作疲惫的身躯刚进家门,想喝一口热水时。至亲至孝、又肩负重担的大哥,你哪里有什么“罪过”,子一辈、父一辈历来勤勉忠诚的你有什么“罪过”!请原谅弟弟,亲爱的大哥!

  今年大哥七十岁了。去年一整年,母亲都叨念并嘱咐我和妹妹这全家最小的弟弟妹妹一定要给大哥祝寿。生日前夕,我又亲自给大哥、大嫂打了电话,代表母亲、妹妹和全家,强烈要求必须为他庆祝,也为与他同龄、相濡以沫大半生的大嫂一道过生日。本来低调、又历来娇宠弟弟妹妹的大哥拗不过我,只得答应了。

  生日宴上,大舅家的三个哥哥全家老小、我和妹妹这“直属”的“小贝勒、小格格”聚齐了。年迈的母亲看着子孙满堂笑意盈盈,百感交集,不再年轻的哥哥嫂子和孩子们欢声笑语。望着劳苦功高、依然美丽的大嫂,看着永远那么英俊、潇洒,反应依然那么敏捷、迅速的大哥,我真想告诉他:“大哥,我的阿尔青,你永远是小保尔的偶像,我永远是你长不大的弟弟、永远深爱你的弟弟!”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王尧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