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郭秀江:校园快事几则

2016-12-26 19:09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625
看着如今的孩子们背着沉重的大书包,没白没黑,没年没节地奔忙。忙着补课,忙着特长班,真是替他们累得慌。家里的大人们也跟着紧忙乎,忙着接送,忙着择校择班……大人们除了忙之外,还另有一份忧烦和无奈。  相比之下,我们这批共和国的“同龄人”的学生时代,是完全不同的情景,只可惜被文革中断了。  首先是轻松,我们那时课业轻松。其实...

郭秀江:校园快事几则 图1


  看着如今的孩子们背着沉重的大书包,没白没黑,没年没节地奔忙。忙着补课,忙着特长班,真是替他们累得慌。家里的大人们也跟着紧忙乎,忙着接送,忙着择校择班……大人们除了忙之外,还另有一份忧烦和无奈。


  相比之下,我们这批共和国的“同龄人”的学生时代,是完全不同的情景,只可惜被文G中断了。

  首先是轻松,我们那时课业轻松。其实,基础教育用得着弄得玄而又玄的吗?我们老师在课堂上该讲的都讲了,课后的作业又不多,只为消化巩固而已,自习时间也就完成了。那时的体育课就是体育课,音乐课也就是音乐课,美术课还常常去公园写生。学校教务把课程安排的真叫合理。“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德智体美科学分布,下午还有课外活动。至于放学之后,想干嘛干嘛。

  我们不仅课业轻松,精神还轻松呢!那时孩子到学龄入学,是自自然然的事。读书也是自自然然的事,没有那么强的功利性,也没有那么强的竞争意识。哪门课的内容,或哪位老师的授课风格顺了哪些孩子的个性,兴趣就高些。兴趣使学习变得容易,变得快活。那时考试后不排名,学生们的心理压力不大,更没有强烈的竞争带来的压力和扭曲。

  我们校园的时光是快乐的,课前、课间、课外活动,都被我们弄得生趣盎然。

  一个冬天雪后的早晨,因到校尚早,放下书包,几个女生去到楼后的操场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白地毯一般的操场上,竟没有一个足迹,仿佛处子般的圣洁。我们蹑手蹑脚地走上去,有谁说:这像妈妈絮的棉絮。望望四周空寂无人,大家便决定躺下试试。转了九十度的视野里,只有一派蔚蓝,空阔高远得叫人有些陌生。身下的操场一下子大了起来,天地间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自己。背后软软的雪毡竟托住了身体,没有陷下去。当大家背上沾着雪粉爬起来后,看着彼此留在雪地上的轮廓,都禁不住乐开了,操场上像是落下了几只快活的小麻雀。

  上世纪60年代初期,塑料制品方兴未艾,塑料凉鞋耐穿不怕湿的特性,让久穿布鞋的孩子们如获解放。下雨天课间打伞跑出去,把脚放在楼前的水溜子下,哗哗的流水冲溅在脚上鞋上,心都跟着爽快。在上课的铃声里跑进教室,新买的塑料鞋干干爽爽,舒服极了。

  我班初二时的班主任张老师好脾气,待学生们很有些长辈的慈爱。他教我们世界地理。天长的季节里,他要求我们家远带饭的同学午饭后,在教室里午睡。他家距教室很近,常常来监督我们。那个年纪精力充沛睡不着,常隔着桌子“打哑语”。张老师有时轻声给个警示,有时也装作看不见。

  有时,趁着坐在讲台前的张老师打瞌睡的机会,几个人从教室里溜出来。记得一次跑到学校后的山上,眺望新屯公园里一片灿烂的杏花。春风、阳光、杏花加上淘气的趣味,着实快乐得很。

  课外活动时,可以到操场上可劲疯,有时也去学校的图书室看些课外书。那时五中的图书室在操场西侧的坡上,图书室的门前筑起梯形平台,阶梯在梯形的两侧斜面上,并有树木掩映着,在台阶上看书的感觉很惬意。

  春夏放学后喜欢去公园,春夏天长,从放学后到天黑,还有好大一阵。可以温温功课,可以看看小说,还可以天南地北的聊天幻想。这些活多半在树上做。那时新屯公园树木种类繁多,有的树分支大,易攀爬,坐在上边很舒服,精力又容易集中。

  当然也有扫兴的插曲,一次和同伴温课,树下来了一对情侣,卿卿我我地没完没了。公园那么大,树也很多,换个地方行不行,偏来我们的领地。

  另一次更糟,那天就我一个人,被公园管理员叫了下来,说规定不许爬树,批评了一顿,那时还不时兴罚款。你说我们经常爬树,也没人管啊!后来知道,这位管理人员,还是我班一位同学的父亲。

  那个年代革命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熏陶,对青少年有很大影响。我小时胆很小,处处依赖姐姐哥哥。上学后,特别上中学后,对英雄的崇拜转化为有意识的锻炼。

  五中斜对过有所楼,现在还在,做了学生公寓,当年曾为矿中。一个初夏,楼房维修,楼下堆了一大堆沙子,刚好对着窗户。记不得是哪个同伴发现的。放学后,几个假小子就来到“现场”,商量着从二楼窗户跳下来,目的是锻炼胆量。谁第一个跳下来的忘了,反正不是我。第一把跳的时候,觉得眼晕,心惶惶的。当时真的是想起英雄视死如归的气概,眼一闭,心一横就跳下来了。接着第二轮第三轮,就越跳越轻松了。

  一次班里放学后准备文艺节目,大概是迎新年吧,记得有个女声小合唱《我爱祖国的蓝天》。出校门时天已大黑了,大家余兴正浓,边走边唱,当唱到“要问飞行员爱什么”,远远地一句高亢的男音唱答“我爱祖国的蓝天”,余音大有绕梁的功夫。大家一愣,继而全笑开了,原来音乐的魅力这么大。

  和当下的家长相比,我们那一代的父母对孩子,没有那么精心细致,那么殚心竭虑。但我们的父母给了我们较大的自由空间,容我们亲近自然,容我们自然成长,这也是我们轻松快乐的成因之一。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