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抚挖人的远征

2016-12-23 20:52 抚顺七千年 王尧 2832
感谢“抚顺七千年”卢然先生,以一篇《邦立重机,可否记得抚顺的贡献》,还原了六十年代抚挖援建四川长江挖掘机厂的史实。这是母厂足以铭刻在共和国工业史册上的史诗般的远征,也是我一直想“穿越”进去的历程。但很多鲜活珍贵的资料散佚了,当年风华正茂的参与者们都已离去,或渐渐老去,书写这个篇章虽满怀激情却知之...
王尧:抚挖人的远征 图1
抚顺挖掘机厂生产车间

  感谢“抚顺七千年”卢然先生,以一篇《邦立重机,可否记得抚顺的贡献》,还原了六十年代抚挖援建四川长江挖掘机厂的史实。这是母厂足以铭刻在共和国工业史册上的史诗般的远征,也是我一直想“穿越”进去的历程。但很多鲜活珍贵的资料散佚了,当年风华正茂的参与者们都已离去,或渐渐老去,书写这个篇章虽满怀激情却知之甚少。我所能记叙的,是童年起对长挖这座流着抚挖血脉的工厂、对老一代抚挖征人们的记忆片段。

  四川,亲人的迁徙

  母亲有一位异姓姐姐、我敬爱的姚姨。从我懂事起,姚姨的名字就如刀刻斧镌般铭刻在我的记忆里。姚姨是母亲青年时东公园住宅的邻居姐姐,在那令人无比怀念、温暖得令人想起来就想落泪的老抚挖东公园生活区,那熙熙攘攘、亲切祥和的年代,姚姨和母亲相处得情同姐妹,她们也是抚挖老卫生所最亲密的同事,姚姨见证了母亲28岁离开与外祖父母、大舅一家居住的红楼嫁给父亲,以及母亲婚后的日子。母亲一直叫姚姨“二姐”,有什么心事都愿意找“二姐”倾诉。姚姨是母亲心头最重的朋友,甚至是母亲精神上最重要的依托。

  七十年代我家下放农村第一次知道了姚姨的名字,那时她已远赴四川多年。我们在村里常接到来自四川的姚姨的信,每次还会收到一个包裹,里面装着送给我穿的小裤子、给我和妹妹吃的小饼干。每次母亲都伤感和怀念地复信,我也知道了姚姨是母亲最亲密、最想念的朋友和姐姐,也由此记住了四川泸州这个似乎远在天边的名字。

  我问母亲为什么姚姨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母亲告诉我,姚姨一家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与抚挖好多工人一起,一家一家去的。他们在四川泸州建起了一座新的工厂,也在那里扎根落户。有一次,母亲还教我唱起了五十年代的《草原晨曲》这首歌,唱着“我们像双翼的神马,奔驰在草原上,啊哈哈嘿——,为了远大理想像燕子似的飞向远方”,听着母亲的歌声,我好像看到了成群结队的青年骑在骏马上向边疆奔驰,那欢快的歌声令人心驰神往。当我问起母亲,姚姨将来还能不能回到抚顺生活,母亲忧伤地说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回来。母亲告诉我,姚姨是在泸州长江边上一个叫茜草坝的地方工作,茜草是一味中药材,抚挖人就像那满山遍野的茜草一样,在那里落地生根。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