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手表的故事

2017-03-08 20:14 抚顺七千年 作者不详 1960
  喜欢手表这个物件还是6、7岁时。那时我家下放在清原县农村,自小看着电影里解放军首长在战斗的总攻开始前互相对表的镜头,很是羡慕,感觉人的手腕上要是戴块手表,一定是个当官的,不仅特别有风度,还有股一言九鼎的权威。那时在家像农妇一样干农活、喂鸡喂猪的妈妈爱惜手表,把它锁在了皮包里见...
  喜欢手表这个物件还是6、7岁时。那时我家下放在清原县农村,自小看着电影里解放军首长在战斗的总攻开始前互相对表的镜头,很是羡慕,感觉人的手腕上要是戴块手表,一定是个当官的,不仅特别有风度,还有股一言九鼎的权威。那时在家像农妇一样干农活、喂鸡喂猪的妈妈爱惜手表,把它锁在了皮包里见不着。

  父亲要早出晚归去南口前中学教书,每天回来时,先把手表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再舀水洗脸。劈柴、做饭、洗衣服时,也总是小心翼翼地先把它摘下来,放在桌子的最高处不让我碰到。瞅着爸爸那块比玩具还新奇、精致又贵重的手表,听着表针“滴滴答答”的走动,总是心痒难搔,有时就忍不住把它戴在手上,但小手腕太细了怕掉,就把它撸到小胳膊肘上像个“红小兵”袖标似的,逛里逛荡地戴着。

  每当这时,爸爸总会说:“儿子,你还太小,等长大以后你再戴手表”,又转向母亲开句玩笑:“你这儿子啊,腐化啊。”不怪父亲说我“腐化”,我也确实是在“福堆”里泡大的。我的童年,特别是5岁下放到农村前,用句话来形容,基本可以叫“吃尽穿绝”。

  母亲是抚顺挖掘机厂医院的药剂师,历来是高工资,历来娇养我这个老来子。我的童年是用美国、蒙古进口的奶粉,萨琪玛、栗子羹、点心、饼干、肉丸汤、西瓜水果、玩不尽的玩具和当时最名贵的上海儿童服装堆砌起来的。

  即便是在农村六年那些艰苦的日子里,我喝苞米面粥也要加上一大匙砂糖或糖块。为了让我和妹妹吃上白面大米,妈妈和爸爸宁可买昂贵的“议价粮”,拿工资到南口前的粮站或老乡家里买,我连吃玉米饼子都是有时有晌的。就像儿时那句各家亲戚都熟悉的“一般的东西我都不吃”的口头禅一样,不是好的玩具、好的连环画都难上小小的我的“法眼”,手表,是我难得瞧得上眼的稀罕物件。


王尧:手表的故事 图1
上世界60、70年代,手表是时尚商品。(资料图片 来自网络)


  1976年母亲带着我和妹妹从农村回城时,父亲还要留在那里继续教书,他工资的大半都只能支付自己在乡间的生活,我们在城里靠母亲一个人的工资,日子过得很拮据。后来爸爸也回了城,家境才逐渐有了改善,但戴手表,这孩子长大成人的象征离我还很遥远。

  1982年夏天我戴着母亲的手表参加了高考。由于爸爸不允许田径成绩出色的我考体育院校,不出意外地没有金榜题名。不过我的语文单科高考成绩在全省考生中力拔头筹,也算是给了父母一个交代,也在名落孙山时以“惨胜”为母校二中争得了一点荣誉。还记得到学校看成绩时,当时的二中老校长张世善特意把爸爸和我招进校长室,勉励我复读。但我心里知道,我的兴趣爱好、所思所想早已被小时候读过的那些外国文学名著、色彩斑斓或题材浩瀚的连环画和中外电影占满了,理科的“窍”被“腻子”腻死了,再读也是枉然。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