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2017-05-08 09:52 抚顺七千年 姜斌 900
我的宝贝孙子是00后,与爷爷奶奶的年龄之差是半个多世纪。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心里美的滋味真是没有合适的词语来表达。每每孙子围绕着我左右嬉戏,儿孙绕膝的幸福感便油然而生,也会时常悄悄的与孙子比起童年来...


  我的宝贝孙子是00后,与爷爷奶奶的年龄之差是半个多世纪。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心里美的滋味真是没有合适的词语来表达。每每孙子围绕着我左右嬉戏,儿孙绕膝的幸福感便油然而生,也会时常悄悄的与孙子比起童年来。


  我出生在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三年,国家百废待兴,当时城市里幼儿园很少,因而我小时候没去过幼儿园,是姥姥承担起了托幼老师的职责,常给我讲一些类似“司马光砸缸”、“二狼神三只眼”的故事。再就是去邻居家的小人书铺看小人书,8周岁了才念小学一年级。可孙子就不一样了,他一出生看到的就是一个缤纷的世界,出生100天,就在家里买的婴儿充气泳池中下水了。

  还有他的第一次剪头、第一次按手印脚印、姗姗学步的场景,以及童年趣味横生的一些精彩画面我都用摄像机录了下来,配音乐刻成碟,作为爷爷奶奶送给他的一件礼物。

  28个月的时候,选择了一家颇有幼教理念的翻乐园幼儿园。在那里,他学歌谣、做游戏、演节目、做小主持人,无忧无虑的健康成长。可我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只能和胡同里的小孩弹玻璃球、打啪叽玩。那时候我家住在欢乐园的平房区,胡同多,小院多,取暖要点炉子,吃水要去挑,赶上自然灾害年头,家家户户都在为吃饭的问题发愁,这些童年的影像在孙子这辈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不相信还有那样的岁月。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1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小朋友在画图(网络图片)


  仅从最基本的穿衣来说就是天壤之别,我小时候穿衣服基本是一年添一套学生蓝,夏天再有一件白衬衣就相当不错了,这还得益于父亲有裁缝手艺。但到了孙子这辈,穿戴越来越向舒适、时尚、品牌方向发展,除了校服以外,一年四季的衣服和鞋袜多得没地方放,甚至没地方扔了。在孙子的世界里,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不仅是衣食无忧,而且是相当优越,时兴什么买什么,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当爷爷奶奶的恨不得把所有的幸福都给孙子,宠爱是难免不了的,但我们还是保留了底线,该管的时候管,该惯的时候惯,一方面满足他的正当需求,一方面向他灌输积极向上,勤俭持家的家风,但顺其自然的时候多些。

  每逢孙子生日,则是两家六个大人围着宝贝孙子在一起搓一顿,生日蛋糕是必不可少的,已形成惯例。可我小时候根本没有这一概念,实在是不可比拟。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2
60年代儿童喜欢的项目


  按照现在中国教育制度的模式,孙子6周岁就开始读小学了,用现在的话叫“小夹板套上了”,因而上学的前一年,我们就带他出去旅游了20多天。乘火车去北京,游览过故宫、北海、颐和园和八达岭长城;去西安,游览过华清池、大雁塔和兵马俑博物馆。这些可都是我那个年代可望不可及的,在这方面,孙子是赶上好时候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了扩大他的视野,我们会尽量找时间带他出去,冬天去过哈尔滨,领略冰城晶莹剔透的冰雕和雪景;夏天去过承德,游玩于避暑山庄和外八庙之间;暑假里去过边境城市丹东,徜徉在鸭绿江边,嬉戏在锦江山公园;还到过滨海城市大连,尽情地在金石滩和星海广场游玩;当听说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2016年他妈妈又利用休年假带他乘飞机去了上海,成为迪士尼开业后最早的小游客之一。除了这些,至于周边一些景点基本都带他去过。可我呢?14岁之前最多去过沈阳、盖州和匆匆而过的一次长春,是父亲留给我童年的些许记忆。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3
60年代教室


  孙子天资聪颖,运动细胞丰富,学什么都挺有“范儿”。5岁的时候开始进跆拳道和乒乓球班,一招一式,正手反手都得到教练赞许,但坚持的不够好。至于什么轮滑、游泳、羽毛球、滑冰也都有模有样。我会在他训练的时候抓拍一些照片,把他从小到大的照片储存到我和儿子家的电脑里,专门建立了孙子的文件夹,有文档和电子相册,还做了分类和备份。

  可我小时候留下的照片却很少,主要是受那个年代的条件限制,但我仍能感受到父亲在这方面的意识很强,遇有机会时他都就会给我留下照片,实属不易。受父亲的影响,我很注重为孩子积累成长记录,无论是胶片时代还是数码时代,儿子孙子照片在他们同龄人当中应该在数量上是遥遥领先的。现在孙子也会拿数码相机或手机拍照,对于构图、光线、景深等方面把握的都挺好。在学习环境和用品用具方面,更是没法和孙子比,我小时候的校舍和座椅破旧,冬天要点站立式火炉,玻璃残缺的地方要用纸糊。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4


  而孙子的学校则是崭新的楼房,教室宽敞明亮,设施现代一流,操场铺设塑胶草坪,冬天有暖气,特别神气。他现在五年级,换过的书包就有好几个,都是双肩背卡通图案的。可我们当年用的是黄帆布书包,斜跨的。他的铅笔、钢笔换了一茬又一茬,管用管添,还有一些临时需要的什么卡纸、夹子、塑料书皮等更是随时消费,谁赶上都会给他买回来。可我们小时候没这么幸运,书皮要自己学着报纸包,作业本正面用过反面再当练习本,能有一支好用的钢笔是最高兴的事了。

  虽然现在的条件和我小时候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也从孙子上学后隐约感到现在的小学生并不轻松。这一代的物质生活确实好,但幼小心灵的负担似乎比我们那时候要沉重的多。这是整个教育大环境形成的,除了上学大半天以外,还要完成当天的一大堆作业。除此之外还要报这个班那个班的,小小年纪除了学校的功课以外,还得去什么课外辅导班,在那里完成作业。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5
弹玻璃球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6
嘎拉哈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7
斗蛐蛐


  还有英语班、书法班、羽毛球班什么的,安排得满满的,我看孙子这么累都心疼,但年轻的家长们又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们作为隔辈人也只能是全力做好后勤保障。有时开着车把孙子从这个班接出来再送到那个班,实属无奈之举。从非物质角度看,我感到孙子这一代的童年并没有我们那代人幸福。记得我的小学阶段是半天上课,半天玩,作业也不多,除了去学习小组写完作业就是玩,玩具虽没有现在这么电子化、现代化,但想起来也蛮有意思的。除了弹玻璃球、打啪叽以外,还有打瓦、跳绳、踢毽。女生们会跳皮筋、跳房、欻嘎拉哈,再不就是弄个球满操场、满胡同的扔来踢去。

  最值得一提的是秋天去野地或者铁道边逮蛐蛐了,时而会被父母训斥,但还是有些乐此不疲。事先用纸叠好小纸篓,装蛐蛐用,回来把蛐蛐放进铺好黄泥的玻璃罐头瓶里,用一根细扫帚棍挑逗它们打架,胜的会支起翅膀“嘟嘟”叫起来。这种古老的“斗蛐蛐”现在已经绝迹了,不免令人唏嘘。到了冬天打冰滑子、打雪仗、堆雪人、打嘎(陀螺),户外活动比孙子这一代的小孩儿多,惬意极了。


民生记忆之八:与孙子比童年 图8
顺城实验小学教学楼


  那时候就盼着到过“六一”儿童节了,老师会带我们去劳动公园,可能是我们人小,感觉那时公园特别大,山特别高,大半天玩下来还挺累的。可到了孙子这一辈,虽然劳动公园越来越漂亮,还有高尔山、月牙岛、十里滨水公园,景致都不错,但宝贝孙子似乎去的多了,都不那么感兴趣了。



  从我们与孙子各自成长的年轮里,我看到了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我们的童年时代虽然已经远去,但它给我们那代人留下的记忆是挥之不去的。在幸运地陪伴孙子童年的时候,不免心生感慨。祈盼国家的教育制度改革步伐再快一些,能给孩子们一个相对宽松的学习环境与空间,还孩子们一个天真活泼和快乐学习的童年。

  与孙子比童年,幸福各不同。

  (图片来自网络)

该文章所属专题:姜斌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姜斌  民生记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