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七:王义芳口述

2017-05-10 17:22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317
我叫王义芳,1959年5月份来到龙凤矿,1980年的10月份,调到安检处的,负责的是采煤区的安全,后来又分管煤掘进区(矿山掘进分为煤掘和岩掘。煤掘主要是在煤层中掘进,为采煤做准备)。在这个...
《龙凤口述历史》之七

《安全生产指标堪比天大,人身安全岂容丝毫马虎》


王义芳口述


(王义芳,男,73岁,原龙凤矿安检处工作人员,退休)

  我叫王义芳,1959年5月份来到龙凤矿,1980年的10月份,调到安检处的,负责的是采煤区的安全,后来又分管煤掘进区(矿山掘进分为煤掘和岩掘。煤掘主要是在煤层中掘进,为采煤做准备)。在这个期间,遇到了煤掘进的一次大冒顶,埋了六个人。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七:王义芳口述 图1
王义芳


  当时是掘进501(采区标号)的西管子道(充填、下料用的小断面巷道),这个管子道就在要贯通的时候,遇到一个断层。这个断层落差有3米,由于压力把斜巷的支护都推垮了。我发现这个情况以后,就告诉采区赶紧采取措施,把断层包住,这样就可以防止断层脱落。可就在他们处理期间冒顶了,一下子把作业的六个人埋在了底下,经过40 多个小时的抢救,还是死了三个。有一个叫马富新的,被埋了36个小时,才被扒出来,好歹算捡了一条命,但一条腿留下了残疾,那可是他们家的独生子啊!

  最后我在那处理事故现场,看到遇难的矿工,在被埋后拼命挣扎求生姿态,就是铁人也得流眼泪。这个地方没冒顶之前,我当时到上面看过,那家伙,冒顶的地方像俱乐部似的,有几百吨的岩石和煤炭。人被埋住,简直就是九死一生。为了避免扩大冒顶,还是采取打绕道的办法,用了三天时间,才把六个人救出来,但还是牺牲了三个。唉,可惜了!

  再一个事故就是东综采(半机械化采煤),那天我上夜班,刚到井口,听说东综采出事了,是瓦斯突出事故(瓦斯突出就是煤层里的瓦斯突然喷发,猝不及防,力量相当大)。等我们赶到掌子一看,心里砰砰直跳。突出来的煤距离顶板就有一米多高,整个掌子几乎被煤给填平了,救护队和采区的工人正往外扒人。遇难的人都在煤炭底下,没有一点生的迹象。急的大伙用手刨,手叫煤炭划得都是血淋淋的。扒着扒着,扒出来一个,就是赵x勇,但已经不行了,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再继续往里扒,又扒出一个工人来,他怀里面还抱着一根木头,准备逃生,但无济于事。一共6个,全都死了。

  在这些遇难矿工当中,就有你以前好几十年的老伙计或者说好朋友,看着他们在矿难中死去,那是什么心情?(眼里有泪水在闪光)都没法见他们的亲人!

  我从事安全工作这么多年,就害怕有突发的大事故,可以说天天都在祈祷千万不要出现大事故。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但井下的事故不好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事故不出了,这心也不平静。但要努力把心平静下来,认真想一想,哪里是薄弱环节,哪里应该高度警惕。也要有些抢救预案。一旦出了事故,你得立刻到事故现场组织抢救,手忙脚乱也不行,必须得稳。要不稳,再出现次生事故那还了得?那不更麻烦吗?

  1995年的11月份,我退休了,在安全工作岗位从1980年一直干了15年。在这15年里,虽然有死亡率指标控制,但零零星星,断断续续小事故不断。矿里针对安全生产,也制定了一些重大的规章制度。特别是有一些事故就是违章指挥、违章操作、就是马马虎虎、不在乎而造成的。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七:王义芳口述 图2


  有一次我去一个队检查,打眼装上炮以后,不是堵黄泥吗?我拿我那斧子往里一捅,里面全是空的。空的还不算,它里面还堵上了薄(音:bao二声)子(充填用的,以高粱杆编连成的宽一米,长两米的栅栏状的一次性用品).属于严重违章,容易引发瓦斯爆炸。 装炮是个姓李的工人,罚款20块钱。那时候一个月就挣70多元钱,20元相当于是重罚。

  我退休后仍然很关心矿里的安全工作,那一阵龙凤矿还没有发生“5•28”(1997年5月28日龙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死亡69人)事故。这个事故就是管理不善,执行规章制度不严,就是这个毛病。北面的煤非常松软,瓦斯特别大,压力还大。管理不好,肯定出事,关键是管理不严。回风流瓦斯不能超过一分(在回风流中瓦斯浓度的指标),超限必须停工。找谁也不好使,处理完了才可以作业。如果都一丝不苟地执行规定,不会出事故!

  唉,长期做安全工作,一旦有救护车响或是警报响,都是心惊胆战,实际上是条件反射很敏感,肯定是有事。“5•28”事故的时候,那天早晨我在子弟小学跑步,听说矿上出事了挺大的,急忙跑到矿前,但不让进了,因为我当时已经是退休了,但脚还是不由自主地跑过去,心里惦记呀!不知道出了多大的事故,后来听说死亡69人,头发都立起来了,心里那个难受,那个滋味就甭提了,眼泪哗哗地。煤矿就怕出现矿难,多少家从此不团圆了,家中的大梁断了,就是天塌了一样。 (2016年11月4日  整理人:王维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口述历史  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