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林清茂口述

2017-05-15 10:29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2569
我叫林清茂:1944年生人,1999年从龙凤矿退休,今年72岁了。到了明年,龙凤矿正好一百年了。林清茂  要说在龙凤矿工作这几十年,不容易。可以说是生生死死、悲悲喜喜见到得太多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么几件大事。...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

《怀念老矿的庆功酒》——林清茂口述

  林清茂,男,72岁,原龙凤矿副矿长,退休干部

  我叫林清茂:1944年生人,1999年从龙凤矿退休,今年72岁了。到了明年,龙凤矿正好一百年了。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林清茂口述 图1
林清茂


  要说在龙凤矿工作这几十年,不容易。可以说是生生死死、悲悲喜喜见到得太多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么几件大事。

  我给你们讲几个,看看我们煤矿工人怎么不容易。一个是日常生产中的,采煤就是虎口夺食。每天伴随的都是险情,这是没下过井的人所难以想象和理解的。我给你举个例子。90年代以前,机械化程度不是很高,不像现在都是液压支架、采煤机,安全性非常好。那时候都是木支护,片帮(煤、岩从煤体上由于压力而脱落)、冒顶的是好像家常便饭,那是经常发生。我记得有一次冒顶,有25、26米高。比矿俱乐部还高。风一吹,煤炭哗哗往下掉,头灯都照不到顶!我作为当时的大区长,就得带头上去处理。不是信不着别人,这是煤矿的规矩,有了险情,大工匠、区里、队里的头头必须顶着危险干在前头,那些小工必须在后面递木头,打下手,这是矿山的潜规则。

   大工匠的钱不是白拿的,在这个时候也是我们头头露脸的时候(哈哈)。当时没人说给什么奖励,就是基本工资,我带着六七个大工匠,由下往上,用4寸的原木,采用井字型木垛法,用了三十多个小时,才搭到顶。也不知道什么叫累,就知道这个冒顶处理不好,整个采区就出不了煤。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林清茂口述 图2


  有人说你们煤矿工人不是挣钱很多吗?是比地面工作的多挣一点儿,但工资并不高,在80年代每月也就开不到100元钱,但那是玩命的活呀!给多少钱不一定有人来干哪!你想想,那么高的冒顶,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冒,还会再掉多少货(岩石、煤炭)?去处理的人会不会被埋里,都是未知数。但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就要顶着危险上,不上还叫什么煤矿工人,还叫什么特别能战斗(哈哈)?像这样的情况是经常的,也不感觉到怎么了不起(哈哈)!

  再一个让我难忘的就是煤矿事故。小的事故像片帮、冒顶,碰手碰脚的小事故经常有,就不说了。我还是说说1997年的“5.28” 事故吧!这起事故太吓人了,死的人太多了,一说起来,我浑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浑身发冷!(沉默)那次事故是瓦斯爆炸,但大部分人都是一氧化碳中毒死亡。那东西厉害呀,呼吸两口,就没命。为什么会有一氧化碳呢?就是瓦斯爆炸的瞬间,温度高达3000多度,爆炸引起的煤尘迅速燃烧,就产生了一氧化碳。我参加了抢救,在瓦斯处理完以后,开始往外抬人。这些遇难的矿工,个个脸色发红,眼睛、嘴紧闭,身上的工作服破烂不堪。看着遇难的兄弟,我们抢救的人,个个泪流满面,抱着他们,拼命呼喊,但没有一个吱声的,都完了。一共69个呀,躺在搭起的席棚子里,一大片,瘆人哪!(眼圈红了)这些人里有不少是我的老伙计,老朋友、老酒友、老邻居。看着他们现在就躺在那里,心如刀绞,泪如雨下。我是不爱哭的人,现在眼泪就是止不住!(流泪)唉!还是不说了,想起那个场面揪心哪!

  还是说说高兴事吧!就说说喝庆功酒的事儿。我喝酒在龙凤矿有一号,外号“林一瓶”。而且豪爽,不打酒官司。一到酒桌不喝倒,就不算喝好。(哈哈)70年代酒不好买,虽然每月给三斤酒票,但不够三天喝的,就想法调个去淘弄酒。总的说,每天必须喝酒。不光我这样,下井的都是这样,也是多年留下的习惯。解放以前,煤矿工人一般住大房子,就是整个南北大炕,升井以后,小酒必给他端上。回到家里,老伴有时候炒两个菜把酒给烫上,这是习惯性。煤矿工人晚上必须得弄一顿,酒瘾大的,他早上起来还喝。像国家经济困难的那几年?一个月三斤酒票,专门针对矿工发的酒票,据说是周总理亲自定的,要给石油工人、煤矿工人发酒票,他们工作太艰苦。

   当时就是抚顺散白酒,一块钱一斤。好酒也有,一般到过年节才买一瓶。酒是天天喝,但给我留下记忆的还是矿里给摆的庆功酒!(哈哈),那叫过瘾,气派!80年代开始实行计件工资,就是干得好就奖励,上边有政策了。以前不行,没有奖励,顶多超产了就给一张电影票,那真是一张电影票就能发动一场大干。后来矿里定的多产一吨煤奖励2元钱。有一次我们队超产150吨,奖励3000元。200人摆了20桌,举办庆功酒。矿领导、区领导都必须到场,不喝酒不好使(哈哈)。领导先讲几句话,鼓励鼓励,然后,三两的酒杯端起来就得干,必须一口闷!干完以后,工人们还要敬酒,酒量小的一会儿就倒了。

   庆功会后放假三天,那酒喝的真叫过瘾。你想想,200多人个个敞开喝,呜号喊叫,猜拳斗酒,那场面,让人热血沸腾,再加上矿领导打气鼓劲,煽风点火,嗷嗷叫。矿领导说了,下个月再超产,还是大摆庆功酒。你们愿不愿意。愿意,震天的一声吼!(得意地笑)那酒太让人难忘了!你问我能喝多少酒?不多,三两的杯能整7个。哈哈!

  现在那样的场面没喽(惋惜地),1999年龙凤矿也破产了,那样红红火火的庆功酒再也喝不着了,真的是特别怀念!,现在我退休了,但不时还到矿里转转,看看破旧的竖井,看看原来的矿办公大楼,心里挺不是滋味。又想起当年那大干的场面,好像又听到我的伙计们在举杯高喊,“干、干、干,下月还要创高产”!(2016年11月5日 整理人:王维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口述历史  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