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一:张嘉庆口述

2017-05-16 10:32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569
我叫张嘉庆,在龙凤生活了50年,我是从小生在龙凤,小学、中学都在龙凤地区上的学。1968年下乡,1971年回到龙凤当一名采煤工,在龙凤矿干了27年,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煤矿工人的艰...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一

《采煤工经磨炼当上矿长,总指挥救矿难回首心酸》 ——张嘉庆口述

  张嘉庆,男,66岁。原龙凤矿矿长、党委书记,退休。

  我叫张嘉庆,在龙凤生活了50年,我是从小生在龙凤,小学、中学都在龙凤地区上的学。1968年下乡,1971年回到龙凤当一名采煤工,在龙凤矿干了27年,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煤矿工人的艰、危险和伟大的奉献精神。也体会到了煤矿领导人的喜怒哀乐和责任的重大。1997年的7月份调到矿务局销售公司。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一:张嘉庆口述 图1
张嘉庆


  刚入矿的当时没有搞机械化,采煤全靠打眼、放炮,尽管条件很艰苦,还是很热爱这项工作的,所以这采煤工一干就干了将近三年。后来当过采煤队的报道员、采区的宣传干事,又当过矿党委宣传部的干事,然后又到党办室当副主任、矿办室当主任。然后又到集体企业公司当经理,在集体公司干了三年多。1994年回矿当了11个月的副矿长,到1995年的2月就当上了矿长,这个经历是不是很传奇?我觉得这是党组织的培养,每一个进步都离不开矿领导和工人们的信任。

  局里让我接这个担子的时候,我坚决不接受,人家都说当干部、当一把手多好啊,可我的心里却胆突突的。因为我深知这个矿,“五毒”(水、火、瓦斯、煤尘、冒顶)俱全。我也非常清楚,我不是专业出身,没有胆子接这个担子。但局里就把这副担子压倒我的肩上了,不干也不行。没办法,只好走马上任。

  1994年到1995这段时间,全国煤炭形势不好,售价很低,一吨煤也就平均售价102块钱,低于成本。钢铁形势不好,煤卖出去了,不能定时回款,有时候给你点钢材,完了你还得去卖,三角债严重,矿里不能正常开支了。但当时还要多出煤炭,你只有提高煤炭产量,才能保证开支。企业负担很重,有些焦头烂额。再加上1995年的时候,地区的一个中学,一个小学要靠矿里养活。全民职工一万人,退休职工9000多人,矿属的大集体将近一万人,号称三万人,这三万人总体看都在吃这点煤炭的收入,矿处于亏损状态。我记得1995年局里给我们的亏损补贴是7600万,还是捉襟见肘。后来局里又对我的岗位进行了调整,改任党委书记。

  一直到1997年,矿里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局里下决心想利用局里非常好的条件,把龙凤矿的人进行全局分流,把人减到五千,产量一百万,保证能达到盈利的目的。人员分流造成了很大的不稳定性,党委书记是稳定的第一责任者,我在这一阶段,做了大量的稳定工作。但没想到,就在人员分流、精简定产后,龙凤矿的工作开始进入新一轮发展正轨的时候,1997年5月28日龙凤矿发生了一次重大的瓦斯爆炸事故,这就是“5.28”瓦斯爆炸事故。这次事故一次死亡69人,这是龙凤矿解放以后一次重大的多人伤亡事故,给龙凤矿今后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那天我的记忆是:晚上七点左右的时候,调度室打来电话:张书记不好了,综采区瓦斯爆炸了。因为我家就在单位边上住,就在离办公室不到5分钟的距离,我一听这真是惊天噩耗,肯定不好,赶紧跑到矿里。

  到调度一打听,说是综采区,就立刻通知所有党委各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赶紧到矿集合。不一会儿,各个领导都来了,然后立刻组织人员到事故所在区,到登记薄上去查所有当日入井的人员。经过抢救和清点,共有69人遇难,当时就感到犹如天塌了一样,几乎发懵了!

  根据分工,我负责处理善后工作,局里组织全局的力量,调车、调人。与矿里的工作人员一共六百多人去做善后处理工作,我就是善后工作总负责。一连一个星期没回家,天天给这六百人开会,每天一碰头,听69个工作组汇报,安排怎么处理这些工亡家属提出的问题。

  当时那是很惨烈的,龙凤也没那么大的太平间啊,遇难矿工的遗体,都摆放在北龙凤临时搭建的席棚子里。看着这些矿工兄弟的遗孀领着孩子,面对逝去的亲人哭天抢地,那场面,让我痛彻心扉,感到自己有深深的负罪感。直到现在,一回忆起当时的场面,我还会深深的自责。

  当时我给工作组定了几条工作原则,他急你不急,他恼你不恼,他骂你挺着,他打你躲着,人家死人了,是不是?咱们要清楚,将心比心,要摊上自己家呢?面对那些你平时一起摸爬滚打的牺牲的兄弟们的遗孀,你得跟人家解释、安慰,你只能表示歉意,是吧?你不能说这瓦斯不是你放的,也不是你点的,但领导必须要负责任。

  这次事故是不是龙凤矿破产的前奏或一个理由我不敢说,说到龙凤矿破产,心里觉得不得劲儿,感到心痛。因为我们基本就是煤矿生,煤矿长,有了这个矿,才有我们。龙凤矿确实辉煌过,只要介绍抚顺,就有龙凤矿井架,这是抚顺市的标志。但是社会在发展,煤矿确实有资源枯竭的时侯。

  但我感到,这次事故不至于让龙凤矿破产。采煤设备也挺先进,龙凤矿应该很有前途,还有很多资源。所以有时候我在琢磨,改革以后,像抚顺矿务局就三个井工矿,老虎台,胜利矿,龙凤矿。胜利矿关井就非常平稳,12000人留了4000人,其余的都分流了。虽然矿井关闭了,但非常平稳。如果龙凤矿早些采取这样的措施,也不会走上破产的道路。但到龙凤矿的时候就好像很特殊,就没有再分流,就让这么大的矿自生自灭了。许多井下工人没什么技能,年龄大了也没什么体力,只好流向社会,靠打工维持生计。看到他们像没娘的孩子,心里挺不是滋味!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一:张嘉庆口述 图2
(龙凤矿破产后千疮百孔的竖井井架)

  龙凤矿破产以后,好像没有太多国企搞破产了,龙凤矿是不是个实验田,我现在也搞不清。就是很担心,今后有类似龙凤矿这样的国企矿山破产,一定要慎重,绝不能渠还没修完,就提闸放水。要慎之又慎。要不然,太亏待那些为国家、人民冒死采煤的矿工兄弟了!

  我好久没来矿里了,有时候我老想过来到这看一看,因为这个地方确实非常有感情。今天我过来一看,到处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呀。如果要是这个企业还存在的话,我觉得龙凤矿不会是现在这个景象。你要到这里边一看,哪像建国67年了,太不像了,还没有建国初期时候像样呢,甚至还没有那时候繁荣的景象!原来的灯光球场、大俱乐部,一会战的时候,矿门前彩旗一直摆到俱乐部,锣鼓喧天,庆祝高产,场面火热!那时候人很向上,所以说现在一切往“钱”转,转得有点儿不知道北了。我觉得我们那时候钱开得很少,但劲头很足。人的这种干劲和热情,不见得跟钱完全挂钩。应该不是完全挂钩,现在真的不好评论这些事。唉!(2016年11月8日 整理人:王维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口述历史  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