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东三路的故事之:小人书铺

2017-08-10 10:06 抚顺七千年 许星威 1170
东三路有三家小人书铺,同学晓君的爸妈各开一家。路北的一家在土产商店西边,是他妈开的。路南一家是他爸开的,在老温家西边,再西边是红光馅饼铺,小人书铺东边是老翟开的小铺,卖吃和用的杂货。我爱去北边晓君妈那家,他妈长得好看,书也多。再说那个铺窗户大,可以看到窗里上贴的很多小人书书皮,经常有新书换上。有钱就进屋里,没钱就在外面...

东三路的故事之:小人书铺 图1


  东三路有三家小人书铺,同学晓君的爸妈各开一家。路北的一家在土产商店西边,是他妈开的。路南一家是他爸开的,在老温家西边,再西边是红光馅饼铺,小人书铺东边是老翟开的小铺,卖吃和用的杂货。我爱去北边晓君妈那家,他妈长得好看,书也多。再说那个铺窗户大,可以看到窗里上贴的很多小人书书皮,经常有新书换上。有钱就进屋里,没钱就在外面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图。


  那个冬天,太阳很红,地上的雪挺厚,天忒冷。我踩着雪“嘎吱,嘎吱”快走着。我手里有了五分钱,刚卖了三个牙膏皮挣的,急着来小人书铺。

  好久没来了,虽然早就看到窗子上有新书了,可一直没钱。

  进了小人书铺,里面生了个炉子,挺暖和,有些烟,迷迷腾腾的。晓君他妈一脸严肃,坐在一个高高的椅子上。屋里人不少,大多是小孩,也有一个大人和一个老头,都坐着小凳子,低头看书。大人一般是去人民剧院看电影,来早了,坐这看会儿小人书。屋里有书架子,上面摆着满满的有几百本彩色封面的小人书,也有牛皮纸包的、毛笔写名的。小人书,薄的1分钱,厚的2分钱,再厚的就3分钱了。1分钱的,虽然便宜,但没啥意思,画的不好看,故事也不好,几页就翻完了。最抢手的是《三国演义》《七侠五义》《岳飞》《铁道游击队》《红岩》。


东三路的故事之:小人书铺 图2


  屋里人多,可挺静,只有炉上水壶吱吱声,偶尔还有一两声“嘶喽、嘶喽”,那是鼻涕鬼只顾看书,过了河的鼻涕都没空擦,流出来又吸回去。

  我喜欢看现代的、打仗的。《铁道游击队》好看,一本一集,扣人心弦,刘洪带着游击队和日本鬼子斗智斗勇,神出鬼没,出奇不意。一会儿飞车偷枪,一会儿化妆成鬼子,跳出包围圈,跑到鬼子后面打击敌人。而且画得非常好看,游击队员、日本鬼子都栩栩如生,形象鲜明。老洪飞车那张画面,印象深,他从货车上飞下,眉头紧锁,头戴前进帽,一手甩开,一手挟着一捆枪,跨开剪刀步,风鼓起衣服,火车喷出烟汽在他脚下翻卷。那叫英姿飒爽,意气风发。

  2分钱只能看了一本《铁道游击队》的“飞车夺枪”,再往下看就琢磨口袋里的钱了。这屋里太暖和,大脖子都有汗了。门口恰巧来了个卖冰的。那时,天越冷越有卖冰的。我赶紧跑出去,叫住那人。他挎个筐,脏兮兮的毛巾下盖着冰,用大钉子钉下一大块尖尖的冰,才1分钱。冰块晶莹明亮,咬一块透心凉,解渴!虽然不甜,但比白糖冰果便宜2分钱呢。摸摸口袋,还有2分呢,接着看一本“夜袭临城”了。

  小人书铺的书,好看的一般都是好多本一套,《铁道游击队》10本一套,《水浒传》有30本。《三国演义》最多,有60本。谁能一下都看完一套,谁能有那么多钱呀?

  看了书,大多回去要给大伙白话,有人把《铁道游击队》和《平原枪声》记混了,有的把《三国演义》和《七侠五义》讲串了。没看过的,就听得云山雾罩,看过的就吵着纠正。讲得热闹,把想看书的瘾都勾出来了,没钱,只能跟别人借。

  秀玮那天见家门口两伙孩子在吵,马路这边齐声喊:“借钱不还屁眼朝南,欠钱不给屁眼朝北!”那边气得脖粗脸红,可嘴里蚊子声听不清。秀玮过去问:“谁借钱了?什么钱?”“就看了一本小人书,借了1分钱,忘了跟我妈要了。”秀玮管家里买菜,口袋里有些钱,豪爽地掏出一个亮亮的硬币,“给,还给他们,看他们还敢骂不!”


东三路的故事之:小人书铺 图3


  看小人书的,不全是喜欢看故事的。有人只是专门冲着书中英雄人物的样子而已。比如,《西游记》里三只眼的二郎神,《三国演义》里的关羽、张飞。看完了,记住,回去找块橡皮,用油笔画下来,再用小刀刻。这可比刻纸难多了,画得要像,还要找到好刻的软胶皮,要有快刀,要刻得要细,刻好了模子,用印泥印在纸壳上印出“pia   ji”。为啥叫这个只能说得出,写不出的玩艺,就因为玩得时候,一摔,就发出“pia   ji”的声音而得名。有人画得好,刻得细,很像买的。当然,买的是彩色的。那叫真“pia   ji”,自己印的叫假“pia   ji”。玩得时候,真假的价值就不一样,真的一个顶假的几个呢。

  我从小的朋友樊曙光也非常喜欢小人书,他家的条件好,常去看。他跟我说:“《三侠五义》《水浒传》好看,我长大就做侠客,云游四海,为民除害。几天前,天特别冷,我放学后去小人书铺,正好新上了《三侠五义》中的“五鼠大闹东京城”,一看就入了迷,不知不觉天黑了,外面飘起大雪,也不知该吃晚饭的时候了。没等云游呢,我妈就找我来了。说,‘我一想,你就在这,下这么大雪。’街上早没了人,只有我和我妈冒雪在走,我扭头一看,雪地里有两串鞋印。”

  别人奇怪呢,我最最喜欢看的,竟然不是古代名著的,也不是打仗的,是一本农村故事,叫《山乡巨变》,贺友直画的。不知怎么的,那本书,让我印象那么深,不仅是故事,而且是画面。画的是一个南方的山村,清溪乡建合作社的故事。里面有个女的是上面派来做农民工作的干部,还有个老顽固叫“亭面糊”的落后农民。每幅画面都静静的,每个人都面善,在一页页的故事连续下,那的山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后成立了农业合作社。

  那本书人画就几笔线条,人就特别像,每个农民头上都包着布,衣服也肥大。景也特别美,水田弯弯,草木房屋家具和北方的都不一样,就是这本不应该被孩子吸引住的书,竟然让从此我向往起南方,憧憬起南方的清溪乡。可能就是这本好看的小人书,让我喜欢起画画来了。好多年后,才知道,这个贺友直,是个大画家,被尊为中国现代连环画的一代宗师。他的《山乡巨变》小人书被重印成宣纸的,竟成了绝版,一套5480元。

  对了,还有一本很特别的书,特别吸引了我。是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的,那本书不是画的,是真人拍照的,像电影,只不过是一页一页的,还有点像冰果店门前的拉洋片里的画面。我没想到,就因为那本书里都是真人扮演的,竟然在十几年后,我跟书中的演员真的认识了,不仅认识了,还跟他们一起工作了。那本书叫《十五年展望》。是个幻想喜剧。讲的是一个大跃进十五年后的故事。一个农庄的老大爷过七十岁生日,很多朋友都来祝寿,外国朋友也来祝贺了,祝贺中国的钢产量超过英国。这时,天空驶来一只飞艇,是中苏友谊号,落到这个农庄,来接年轻的机械能手,也接这个老大爷一起去火星开垦资源。这图是蓝色照片,很厚,看这本书要3分钱呢。

  就在我看那本书入迷的时候,门开了,进来一个大个子,带来一股冷风,进门就问:“阿姨,能找本《十五年展望》吗?”年龄不大,就戴个眼镜,我见过他,好象住的离这不远的文化楼。阿姨指指我,说:“这孩子正看呢。”他马上凑过来。我见他的眼镜上一层哈气,眼睛都在雾的后面了。“你也愿意看这本书?”我说:“是呀,这本书挺好看。”他乐了,把眼镜摘下来,用手擦着,“这书里的人我都认识,是话剧团演的。我爸就在里面演了老大爷呢!”哦!是吗?那也太厉害了!我急忙又翻开书,找那个老大爷。“这么大年龄的老大爷,怎么是你爸呢?”“是呀,画了妆的,一画就变老了。”“你知道吗?这是以前排的戏,是大跃进时候的,后来拍了剧照,印成小人书。

  书里头说,十五年以后,我们的生活就变得可好了,就能上火星了。从那时候算,十五年,就是1973年了,快到了。”真了不起,这大个子知道可真多。“我快点看,看完就给你看。”“没事,你先看吧,我家里有一本,可新了,是我爸珍藏的,不让我动。”我挺佩服他不仅知道的多,还有个上了小人书的爸爸。多年后,我才知道他叫陈涛,他爸叫陈书荣,是老演员。巧的是,我俩先后都到了话剧团。后来知道,那个戏在1958年大跃进时,只用了六天排成的,编剧是刘汉,导演是蔺善廷,舞美设计是柯汀。我看见了那本小人书中的剧照。那个年代,抚顺话剧团在全国都有名。

  我懵懂年龄根本不知,那本小人书分量之重。那是为反映毛主席的浪漫主义英雄气概,要两年超过英国的钢产量而创作的。后来,中国的经济真的全面超过英国,但是在48年后的2006年。

  小时候,我们很多知识是从校外学到的。而小人书是最好的教材,故事很多是精典名著,画也是大画家画的。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顶级大师为孩子们写书,为孩子画画?

  孩子们都喜欢的小人书铺,竟然在某一天不见了。那天我跑去小人书铺去看书,天下着小雨,路上泥泞泞,也乱哄哄的。远远看去,小人书铺门前堆了很多人,我挤过去一看,是开小人书铺晓君的妈,脖上挂了个大牌子,写着坏分子,头发被剪得乱糟糟,还被淋得湿漉漉,脸上被抹得黑漆漆,跪在地上。一大堆小人书被扔在泥水里,我看见里面有《三国演义》《红岩》《山乡巨变》《铁道游击队》……

  那是1966年夏天,文G开始了。



  作者简介:许星威,满族。出生于抚顺,现居广州。插过队,在剧团做过美工,在文化局及报社供职多年。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散文百家》《散文选刊》《小品文选刊》《杂文选刊》《南方日报》《羊城晚报》《辽宁日报》等多种报刊,1989年有散文入选中国当代作家作品收藏馆,入选《辽宁新散文大系》、《2015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等,已出版散文集《静夜独语》,散文集《随着季风穿过北回归线》即将出版。获辽宁散文十年大奖,获第二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及联赛佳作奖等。 


该文章所属专题:许星威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东三路的故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