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知青岁月,已定格为历史的一个瞬间

2017-08-05 14:08 抚顺七千年 郑书杰 1473
抚顺知青郑书杰等当年与房东的合影  1976年7月22日,43名抚顺知青赴昭乌达盟宁城县三座店公社喇嘛城大队插队落户。这些知青都是抚顺发电厂、抚顺市邮电局、抚顺石油学院、抚顺市体委等单位职工的子女。我们青年点建在喇嘛城子村的西面,与村庄有公路相隔。青年点由两栋宿舍和食堂组成,还挖有保存青菜的地窖,猪圈等。青年点还有...
知青岁月,已定格为历史的一个瞬间 图1
  抚顺知青郑书杰等当年与房东的合影

  1976年7月22日,43名抚顺知青赴昭乌达盟宁城县三座店公社喇嘛城大队插队落户。这些知青都是抚顺发电厂、抚顺市邮电局、抚顺石油学院、抚顺市体委等单位职工的子女。    

  我们青年点建在喇嘛城子村的西面,与村庄有公路相隔。青年点由两栋宿舍和食堂组成,还挖有保存青菜的地窖,猪圈等。青年点还有自留地,我负责菜地管理。青年点除了有两个带队师傅外,大队还派有贫农代表来协助工作。青年们除了有两人专职搞厨房后勤外,都分到各生产队劳动。农忙时节天刚亮青年就起床下地干活、后勤人员就生火做饭。天大亮了下地的青年就停工回来吃饭,饭后还要下地干活。


   当然每天也有青年轮流留侍弄自留地,还要喂猪。然后把猪放出,弄得附近的庄稼地乱七八糟,这可是青年点的猪的“特权”。当时社员家的猪是不能散放的。青年点第一年是年初买些猪崽,养到年底才能吃肉换钱。等到刘光忠和丁海峰师傅当青年点的带队干部之后,改变养猪方式,就把这些猪崽买了,换回两头大猪来养。不到两个月养肥了就杀,吃一半卖一半,再买新猪。一到杀猪日社员都来排队买,特别爱挑肥肉买,因为青年点的猪是用粮食喂肥的,好吃、多出油。


  那时候生活是很苦的,抚顺发电厂每年冬季都派人派车来青年点进行慰问、送煤,青年点一周给各个房间一土篮煤,用于冬季取暖。基本上每次抚顺发电厂派师傅开车来,带队干部与点委会研究抓住机会,利用厂子汽车给青年点挣现钱、贴补生活。我们就请司机师傅给我们拉脚挣点钱,例如往宁城县糖厂送甜菜,给三座店供销社到县里拉咸盐,拉咸盐由于风化,回来过磅总缺分量,没挣着钱。以后再拉咸盐,装车时青年就乘乱多装一、两袋。这也是没办法的呀,总不能白拉吧。

  1977年4月,我被抽调到三座店公社党的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主要深入贫困大队,调查研究,同那里的社员打成一片,同吃、同住、同劳动,每天一轮在社员家吃住。晚上开社员大会摆问题,白天上队里干活,主要是春种,解决种子、社员口粮问题。山区大队特别困难,困难得至今我无法说出口,就是这种情况,无论我轮到谁家,家家都比着做好吃的,不准家里妇女、孩子上桌同餐,只有男主人陪着,这是当地不成文的规矩。那个大队农作物季节比其它大队晚半个月,我清楚记得每年只能种土豆和青稞,种别的长不成熟。像我们不常吃的青稞炒面拌熟土豆饭,是很不适应的,肚子翻滚、放屁是常态。


   我永远不能忘记每天起早贪黑忙于访贫问苦,为社员、大队千方百计与公社联系,奔波于山上山下,道路再崎岖、毛驴再颠……我也要“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在1977年公社党的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奖评大会上,我作为抚顺知青获得表奖,给一个《风光日记》本,如今我拿它当做宝贝珍藏,精神大于物资嘛。


  1978年3月,我“双喜临门”,先入党、后参军。那年春节喇嘛城子青年大部分都回抚顺过节去了,只有我和点长董强留在青年点,过“革命化”春节。在我俩孤单的时候,县里传来振奋人心的喜讯,征兵工作开始了,刻不容缓,给抚顺知青拍电报、打电话,想参军的赶快回昭盟体检。经过大城子卫生院初检、宁城县医院终检和大队、公社、部队政审等程序,我和董强于3月8日正式接到《入伍通知书》,走进了绿色的军营。

  时至今日,每当我们谈论当年赴昭盟插队的故事,都会思绪万千,百感交集。对于昭盟那段历史无论怎样去评说,无论她有什么样的历史地位,但她毕竞是用我们的青春、我们的血汗写成的。38年来,我们己经不再年轻,己经失去了往日的浮躁和狂热,取而代之的是人生的淡定。在那个激情燃烧岁月里,酸、甜、苦、辣的经历是那样的让我们刻骨铭心,昭乌达盟的人民是那样的让我们魂牵梦绕;我们的青春无悔,因为祖国需要我们,我们为祖国把自己生命中最为灿烂的时光留在了农村,留在了昭乌达盟,留在了父老乡亲中间。我们无悔于青春,无愧于后代,我们的历史已经永远地载入了史册!

  无论用什么样的词语概括我们的知青岁月,那岁月都已定格为历史的一个瞬间。但我们还是要回忆,因为这是一代知青郁结于心的情结,它是抹不去的青春记忆。它构成了如秋日黄昏的晚霞,虽短暂,却灿烂,能够温润已然历经沧桑却还不肯服老的心田。

  (作者郑书杰,1976年赴昭乌达盟宁城县三座店公社喇嘛城子大队的抚顺知青,后就职于抚顺市电业局安全监察部)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