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徐洪:我的“维纳斯”

2018-04-13 08:56 抚顺七千年 徐洪 799
收藏界十分重视艺术品的品相,因为它直接影响着一件藏品的审美与身价,不同品相其收藏价值也相去甚远。但对于孤品、珍品则另当别论,甚至还会将其损残誉为“残缺之美”。比如世人皆知的“断臂维纳斯”、逊色的“红印花小一元”、剪角的“圭亚那洋红一分”等。笔者就藏有一枚残损的邮简,虽谈不上孤品、珍品,但在我的眼里就如同“维纳斯”一般美...
  收藏界十分重视艺术品的品相,因为它直接影响着一件藏品的审美与身价,不同品相其收藏价值也相去甚远。但对于孤品、珍品则另当别论,甚至还会将其损残誉为“残缺之美”。比如世人皆知的“断臂维纳斯”、逊色的“红印花小一元”、剪角的“圭亚那洋红一分”等。笔者就藏有一枚残损的邮简,虽谈不上孤品、珍品,但在我的眼里就如同“维纳斯”一般美丽迷人。

  “邮简”集信封与信笺于一体,是邮政用品的一个重要类別。在邮简內侧写好信文,再折糊起来便成为信封,既简单又方便。如若带邮资则成为邮资邮简,那就连邮票都不用贴了,可以直接投寄,更受用邮者欢迎。新中国初期我国各地邮电局就有邮简发行使用,包括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邮简。

徐洪:我的“维纳斯” 图1
(图一)

  据著名集邮家陈志深先生的《中国片封简图鉴》所载,1951年我国南方各大省区邮电局,陆续发行使用了一批十几种各具特色的纪念邮简。这些邮简因为是地方邮局印制发行的,使用范围小、时间短,很少有人关注;加上半个多世纪的损毁,传流至今几成凤毛麟角。无论新旧想收集到一枚并非易事。这其中有一种江西省邮电管理局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周年,而专门发行的“国庆纪念”邮简,更为罕见。

2010年笔者以《1951年地方纪念邮简》为题,组编的“邮政用品”类一框邮集,参加了在杭州举办的全国集邮展览。但邮集中惟独缺少这种“国庆纪念”邮简,结果只获得了个银奖。

  为充实完善这部邮集,笔者经过不懈努力,终将陈志深先生当年著述时制图所用的那枚“国庆纪念”邮简(图一)原件弄到手,愉悦心情溢于言表。但这是个未用过的新品,会不会有实寄的存世呢?我在默默地寻觅着。功夫不负有心人,或许是机缘降临。

2018年元旦刚过,就在网上“逛摊”时,突然发现一枚很不起眼的旧信封在某网站进行拍前预展。我眼前一亮:这不正是邮界都在寻找的、实寄的“国庆纪念”邮简吗?我岂能放过!在焦急中关注等待了一周后,我以志在必得的决心登场。经过18次竞价,力挫上海、北京、沈阳等几个对手,最终如愿以偿将其收获囊中。办完支付手续之后,临近狗年春节,一件顺丰物流宛如贺年大礼,伴随着鞭炮礼花飞落笔者案头(图二)。

徐洪:我的“维纳斯” 图2
(图二)

  这是一封寄于一九五一年十月廿二日的家书。函件除了掉落所贴邮票外,其它信息均保存完好。寄信人为江西省立赣州师范学校的萧斌,收信人为北京石子娘胡同四号 中央电影局表演艺术研究所的萧忠信。正面左上角所贴邮票掉失,残留右下角模糊的销票邮戳,其上仅见半个江西的“西”字;背面有“北京七支51.10.28”落地日戳和投递员的责任印章。

  邮简的内页并没有书写太多的通信文字,仅有一句:“忠信:好久没有通信了,最近你大叔来信知道你仍在北京。”而信文则另用两小页手裁的草纸书写,详见图三。该信文字流畅、毫无涂抹,足见写信者的文字功底,这在解放之初,绝非普通百姓所能为。信笺折叠后装入邮简封口寄出。现将书信全文复录如下。

  忠信: 最近接到你大叔来信,此次乡间土改由于你是革命干部,人民政府给予适当照顾,分得了土地七亩余,楼房一间,山地一块,这是难得的事。这里我希望你去信告诉你的母亲,这些照顾乃是共产党和毛主席所给予的恩情,我们应该以实际的行动来报达党和毛主席,不应该专门依赖政府照顾,应该自己来克服生活上的困难,自己参加劳动。同时在群众中要起模范作用,这次我去信也曾这样鼓励她。


徐洪:我的“维纳斯” 图3

 (图三)


  解放两年来,从实际工作中深深地体会到,共产党确实是个为人民的政党。但那时我对党认识还是很模糊,要不然我早就去延安了。

  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由于我认识了党、看到了新中国美丽的远景,使我在工作上发挥了积极作用。

  你婶母原在家里带小孩,为了她去向进步,上学期在本校参加学习,这学期已分派到乡间一个县立小学去工作了。两个孩子寄养在他们的外婆家。(附上照片一张)

  这里很需要些新的舞蹈教材(尤其是中国风的舞蹈),以及文娱活动的一些参考资料,是否可以替我找些寄给我。

  余后再谈,祝好! 斌斌,十、廿二。

  请代购几本新的唱遊教材,“我们能劳动”这本书内容怎样?(青年出版社出版)

  从书信的内容上分析,这是一个在赣州“省立师范”任教的叔叔,写给工作在北京的侄儿的家信。信中反映出解放两年来人民安居乐业的生活状况,体现了写信人感谢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朴素情怀;以及他们热爱国家、积极工作的思想觉悟。具有鲜明的时代印迹和岁月沧桑。

  遗憾的是邮简正面所贴的邮票掉失。从寄信的时间上分析,掉失的应该是一枚平信邮资邮票。此时正在发售使用的是普4天安门图普通邮票,当为其中800元(旧币)面值的那种无疑。

  在集邮界,一枚实寄封掉落了邮票,就成了一枚残封,在品相完美的程度上就要大打折扣。然而换一个角度思考,如果该邮简没掉票而完好如初,恐怕就不止四位数的身价了,注定还要有一番更惨烈的竞争,最后花落谁家也不好说了。必竟当年陈志深先生对该品种的估价就达到三千元了。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这种极其鲜见的实寄邮简,其身价绝非与当年同日而语的。

  很显然,寄信人并没有完全利用邮简内页书写信文,而是将其当作信封使用了。“断臂维纳斯”——我突然觉得这个邮简极具残缺之美!而新春伊始新旧两简有幸合璧笔者案头,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特为小文与诸君分享共赏。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洪专栏

      徐洪,(1956-2023)  原中共抚顺县委党校副校长。现任抚顺市关工委报告团副团长、市邮协秘书长、市作协纪实委副主任、县关工委副主任等。1980年起在省内外发表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现为辽宁省作家、集邮家。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