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探索发现

探索发现

努尔哈赤为何另建东京城

2018-06-12 20:02 网摘 宋黎黎 567
公元1621年,努尔哈赤攻占辽阳,他认为这是上天的眷顾,立即将后金都城由赫图阿拉迁至辽阳。而仅仅一年后,努尔哈赤又在不远处建造了一座新城。是什么原因促使努尔哈赤舍弃了繁华富庶的辽阳城而另筑东京城呢?

努尔哈赤为何另建东京城 图1

辽阳之东京城天佑门

  公元1621年,努尔哈赤攻占辽阳,他认为这是上天的眷顾,立即将后金都城由赫图阿拉迁至辽阳。而仅仅一年后,努尔哈赤又在不远处建造了一座新城。是什么原因促使努尔哈赤舍弃了繁华富庶的辽阳城而另筑东京城呢?

  努尔哈赤力排众议迁都辽阳

  辽阳位于太子河与辽河交汇处,它西通蒙古,东邻朝鲜,在公元前三世纪到十七世纪,始终是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以及交通枢纽和军事重镇。据《辽阳县志》记载:“辽阳襟山带河,可设险而守,故历代以重镇视之。”

  自秦汉以来,辽阳就是军事重镇。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分天下为三十六郡,辽东郡是其中之一。辽阳城是辽东郡首府所在地,而沈阳当时还隶属辽阳。至唐代,唐太宗李世民曾亲征辽东,并设安东都护府于辽阳。

  辽、金两代也曾在此建立都城,规模渐渐扩大。元代在辽阳设行中书省。明代在辽阳设辽东都指挥司,明代中期以后,辽东总兵官也由广宁(北宁)移驻辽阳,辽阳成为辽东的中心城市。

  后金天命四年(公元1619年)三月,努尔哈赤取得萨尔浒之战的胜利后,与明朝的形势出现转折,明军由攻变守,后金由防御转为进攻。后金乘胜追击,迅速攻下开原、铁岭。

  天命六年三月,又攻取沈阳城,接着乘胜攻下明朝辽东首府辽阳。努尔哈赤夺取辽阳城之后非常高兴。辽阳是辽东首府,地理位置优越,人口众多,物产丰富。辽阳城经元、明两代的不断修砌,规模宏大,城池坚固,为东北第一城。占领了辽阳,就相当于掌控了东北。努尔哈赤认为是上天眷顾才将辽阳授予他,因此他不想再回归故里,决定将后金国由偏隅山区迁向辽阔平原。

  在努尔哈赤与明朝交战初期,他每征服一处就要拆毁城堡带走降户、俘虏,之后仍退回辽东边墙以东的山区,征服以掠夺为目的,不在于扩大领土,只是以山区为屏障积蓄力量。而此次他改变观念和策略,征服不再只为掠夺,而是将城池据为己有,加以利用扩大统治区域。诸王贝勒习惯了游猎民族以劫掠为主的作战方式,不了解努尔哈赤欲征服中原的远大抱负。后金攻取辽阳后,众人所获战利品超乎寻常,都想回归故里享受生活,因此大都不赞成迁都。

  努尔哈赤劝告众人说,国家最重要的是领土和人民,今天我们放弃已得到的疆土和百姓,敌人就会返回固守,将来再攻取就更加不易。况且辽阳是要害之地,既得上天眷顾,我们应该顺应天意在此居住。最终他说服了众人,于天命六年四月,将后金都城迁至辽阳,八旗军户也随着迁到辽东。后金从此走出大山,控制辽河平原,在军事、政治上形成了与明朝对峙的局面。

  遭汉人抵抗9个月后又筑新城

  迁都辽阳后,大量后金军民涌入辽阳城,他们居无定处,亟须安置。为了解决这些人的吃住问题,努尔哈赤颁行“计丁授田”“计丁征兵”制度,废除明朝按户征役的旧制,令辽东地方汉人的房屋与满人合住,粮食同吃,分田耕种。

  这种强制满汉人同住、同食、同耕的办法,实际上是要汉人供奉满人的吃住,这严重损害了汉人的利益。满汉杂居共处,加重了当地百姓的负担,很多百姓因为缺少粮食而饿死,而后金军又屠杀了很多没有粮食的汉人,幸免的汉人也做了满人的奴仆。

  努尔哈赤还在当地推广很多后金残暴落后的弊政,诸如强令剃发,改变当地百姓的习俗信仰,胡乱迁民,强行剥夺汉人的大片耕田,清查没收汉人的粮食,以及实施加重压迫和剥削的按丁编庄制度,等等。这些做法激起当地百姓的强烈反抗,满汉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他们以逃亡、投毒、暴动等多种形式,反抗后金的残暴统治。

  后金的都城并不稳固。而此时的明朝虽丧失了辽、沈二城,但军事力量不可小视,辽河以西关内腹地仍然归明朝所有,后金与明朝的战争正处于白热化阶段。辽阳城虽然是辽东的首府重镇,但围城大而陈旧,年久失修,难以固守,如果远征在外,必定会有后顾之忧。内忧外患,使得努尔哈赤萌生了想另建一座新城的想法。

  努尔哈赤召集诸贝勒大臣商议营建新城的大事。但这又遭到诸贝勒大臣的阻谏,他们不愿意舍弃当时居住的房屋,认为这样做劳民伤财,因此加以强烈阻拦。努尔哈赤告诫大家,既然已经与明朝交战,就不能再贪图安逸,众贝勒大臣所在乎的只是一时的享乐而已,而我所做的是长远的打算。只贪图一时的安逸,如何能成就将来更大的绩业呢?努尔哈赤排除了众人的反对,在辽阳城东五里太子河边建筑新城,并取名东京。

  新建东京城位于今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新城村,据《辽阳县志》记载:“东京城周长六里零十步,高三丈五尺,东西广二百八十丈,南北长二百六十二丈五尺。”整个城在丘陵地带沿地势修建,呈菱形。改变了原来依山作寨筑在横岗之上的建筑形式,而选在农耕经济与狩猎经济相邻之地,这是后金建城史上的一个重大进步。城内有八门,两座东门,分别为抚近门和内治门;两座西门,分别为怀远门和外攘门;两座南门,分别为德盛门和天佑门;两座北门,分别为福盛门和地载门。城内西侧两个高点各建“八角龙殿”和“寝宫”。新城用城砖包砌,八角宫殿殿顶采用黄绿两色琉璃瓦,殿内和丹陛上,铺满六角形绿釉砖,这是昔日牧地和猎场生活在宫殿建筑上的艺术再现。

  八角殿也是努尔哈赤举行重要政事的场所。东京城从天命六年六月开始修建,至天命七年三月建成,先后仅用了九个月的时间,速度相当快。新城建成之后,努尔哈赤率福晋及诸贝勒大臣迁居新城。他让汉人住辽阳老城,满人则住新城。满汉分开居住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民族矛盾,起到了稳定统治秩序的作用。

  清入关后,在北京城仍然采取了满汉分城居住的做法。努尔哈赤在东京居住了四年,这期间他重视文化学习,仿效明朝办起官学,教习儿童读书,促进女真社会的发展。另外,与蒙古王公贝勒联姻,以笼络蒙古上层阶级。

  迁祖陵葬于东京城

  初出大山的努尔哈赤,也许将东京城看作是一块得天独厚的宝地,是后金稳固的都城,急急忙忙地将祖陵迁到此处。努尔哈赤择东京城北阳鲁山为祖陵风水宝地,修建陵寝。天命九年四月,迁移祖父母、父母以及后妃、兄弟、子侄等人灵梓,葬于东京陵,并举行了隆重的祭祀。

  祀典活动一直延续至顺治年间,祭祀礼仪繁琐而隆重,彰显对祖宗的孝心与思念。天聪三年(公元1629年),皇太极将东京陵所葬其母孝慈高皇后迁出,与太祖努尔哈赤合葬在沈阳城东浑河北石咀山,即现在的福陵。随同迁来的还有太祖继妃富察氏。顺治十五年(公元658年),迁景祖(努尔哈赤祖父)、显祖(努尔哈赤父亲)于兴京永陵,随二祖同时迁到兴京的还有礼敦(努尔哈赤叔父)。

  由于二祖迁归永陵,从此停止了东京陵的祀典活动,其余葬者由后人自行管理。这座显赫一时的陵寝骤然冷落。如今,这里仅存努尔哈赤胞弟庄亲王舒尔哈齐和贝勒穆尔哈齐、长子褚英三座墓园。努尔哈赤在辽阳大动干戈筑城迁陵,却仅仅居住四年就再次迁都沈阳,东京城仅设留守章京,驻兵防守。

  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守城军移驻金州,东京城逐渐倾圮。现仅存南门部分遗迹及断断续续的夯土墙心。

  图片由辽宁省档案局(馆)提供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