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旅途札记:山海情思

2019-11-18 13:36 抚顺七千年 赵成发 1622
  作者题记:山海关是重要的中华历史文化符号之一,本人对承载丰富历史文化内涵的名胜古迹有浓厚的兴趣。2019年11月,赴北京开会,途径山海关,心如潮涌,不能自抑,遂打开手机备忘录,述录感怀,也借以消除孤旅寂寥。是记之!  列车离开沈阳北,风...

  作者题记:山海关是重要的中华历史文化符号之一,本人对承载丰富历史文化内涵的名胜古迹有浓厚的兴趣。2019年11月,赴北京开会,途径山海关,心如潮涌,不能自抑,遂打开手机备忘录,述录感怀,也借以消除孤旅寂寥。是记之!


旅途札记:山海情思 图1


  列车离开沈阳北,风驰电掣地冲向西南。过了辽中,就听广播说下一站山海关。这动车真的又稳又快,锦州这样的大站竟然不停,就像射出的弹头,直击山海,搅扰我少年心事,激荡我家国情怀。

  山海关,古称榆关,曾被认为是万里长城的东起点。它北倚燕山,南面渤海,阅尽沧桑,人文荟萃,历史感和文化气息像城墙一样厚重。

  小时候听母亲讲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现在回想起来感到不可思议。苦命的母亲没上过学,却能把这个传说讲得绘声绘色,极具感染力,像她亲身经历过似的。莫非是母亲联想到自己两岁丧父,四岁无母的凄苦童年?抑或为避免饿死的命运,60年孤身一人逃难关东的奔波艰险?也许从那时起,我心中便埋下仇恨暴君和暴政的种子,长大后反击恃强凌弱的霸凌,从不手软。

  上初中时,很喜爱纳兰性德以山海关军旅生活为背景的一首诗:“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恬碎乡音梦不成,故园无此声”。其意境之壮美,格调之苍凉,每品味咂磨,总是心驰神往,也因之对山海关充满好奇和向往。

  2017年8月,去山东老家探望母亲,特意在山海关盘桓一日,得以揽胜抒怀,了却一桩心事。站在巍峨的关城上远眺,长城像一条灰色巨龙在群山中蜿蜒而上,峰峦如聚,气象万千;另一边,则见怒海吞天,惊涛拍岸,巨浪像口吐白沫的野兽不屈不挠地撞击着礁石,发出哗哗的声响,不知几千万年矣,而黑色的礁石袒露身躯,展示着任你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的坚强与倔犟,亦不知几千万年矣。

  山河壮丽,我不由连声赞美。妻子调侃道,“不说语文是你强项么,咋不写诗,别光好呀、美呀的!”。

  我也自觉愧对美景,憋得难受,不是因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崔颢没到过山海关。我是根本不会写诗,更没有七步成诗的才能,但可以算个诗词爱好者。每临名胜,我对文人骚客的留下的墨迹具有超过一般人的兴趣。历代文人留下许多描写山海关景物的诗句,那一次我对两幅楹联印象较深。

  其一:“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这幅楹联我感觉有点玩弄文字游戏的嫌疑,但好在展示了汉字的独特魅力。我真正喜欢的是在孟姜女庙看到的另一幅:

  “始皇安在哉,万里长城筑怨;姜女未亡兮,千古片石留名。”

  读这幅楹联极大地舒缓了“秦起长城,竟海为关,荼毒生灵,万里朱湮”(唐·李华)的郁闷之气,仿佛替孟姜女和其她饱受王权压迫及家庭暴力的妇女们讨回了一些公道。

  山海关依山傍海,形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明代开国大将徐达,女将军秦良玉和抗倭英雄戚继光都曾在山海关驻守过,然而与山海关联系最多并在此演绎一幕荡气回肠、家国人生大剧的人物莫过于吴三桂了。

  吴三桂是极富传奇色彩和个人魅力且充满争议的历史人物。从历史文献记载看,吴三桂“瞻视顾盼,尊严若神”,“美丰姿,善骑射”,“躯干不甚壮硕,而勇力绝人”,“每临大敌,身先士卒”。他曾因于万马军中,轻骑救父,获得“孝闻九边,勇冠三军”的赫赫威名。他个人武力强悍,临机决断,战场应变能力极强。皇太极看到吴三桂战场上的英姿后曾发出“若得此人,何忧天下不平”的感叹。

  明末清初杰出的武将灿若星河,说吴三桂是其中最耀眼明亮的一颗,也不为过。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剿义军,杀永历,降清反清,功败垂成,不仅被清庭列为“逆臣”,也因反复无常为后人诟病。清初诗人吴伟业(号梅村)有诗句(圆圆曲):恸哭六军具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吴三桂起兵反清时曾致信网罗新安处士谢四新,对方以诗言志拒之:“复楚未能先覆楚,帝秦何必又亡秦。丹心已为红颜改,青史难宽白发人”。谢四新曾与吴三桂共同效力于洪承畴麾下,颇具气节,明亡后不肯出仕清廷,在家乡隐居终老。他批评吴三桂未能挽救大明却先灭了大明,投降满清却又起兵造反。

  当然也有文人力图为吴三桂洗白:力穷楚覆求秦助,心死韩亡受汉封。意思是:大明将亡,我独木难支,请满清入关帮忙是不得已而为之;大明既然已亡,我心如死灰,接受清朝册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传说康熙皇帝因此句用典贴切,立意精妙欲寻此人而不得。带领异族人杀戮本族人,吴三桂想摆脱骂名,怕也很难,然而评价历史人物应坚持多面性,阶段性和长远性原则,尤其不能总想着给古人贴上现代标签。

  与历代封建王朝一样,内乱和外患都是表象,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是政治腐朽。杜牧在评价秦灭六国时称,“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吴三桂引清军入关以及后来的一系列行为无非是在风云际会,波诡云谲的时代力图做出有利于自己且符合人性的选择罢了。

  吴三桂英雄、枭雄也好,汉奸、国贼也罢,其实都不重要。如果吴三桂造反成功,建立的“大周”一统山河,也未必没有无耻文人像歌颂康熙皇帝那样替他发出“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呐喊。吴三桂短暂地过了一把皇帝瘾,最后身死“国”灭,像一颗转瞬即逝的彗星划过明清交替的时空,其人其事,令人深思。      

  车到山海关已是傍晚,在新修的高铁站已看不到山海关的雄姿。车站少行人,几盏灯在清冷阴郁的站台上发着淡淡的光,显得有气无力,但完全可以在即将到来的寒夜里给人们一丝温暖和慰籍,这就够了。

  西北望,天地昏黄,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列车重新启动,外面刮起大风,下起阵雨。风声雨声夹杂着汽笛声,时急时缓,如战场上万马奔腾,两军相交决生死的疯狂嘶吼;像埋骨异乡,不知归路的人子魂魄,旷野中逡巡凝聚,低声哀吟;又似思念亡儿,悼寄无凭的孤老,哭望天涯,锥心泣诉。

  别了,山海关!刀光剑影,鼓角铮鸣的岁月已经远去。往事随风,真理永恒。逆历史潮流而动,不修德政,想通过砌坚墙、筑险关保子孙后代万世富贵无异于白日做梦。对此,唐朝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说,“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悲夫!千年已过,真的是后人哀之者众,鉴之者寡。最后,为不使妻子遗憾,练习做首诗吧!

  莽山连沧海,大将镇雄关;千古兴亡事,在德不在险。中原生民乱,边塞起烽烟;祸自君王惹,莫道为红颜。

  (作者赵成发系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外语学院院长)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