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一 | 仇永德:山沟里来了德语翻译

2019-11-25 09:45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969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一


山沟里来了德语翻译


连载一_|_仇永德:山沟里来了德语翻译 图1
作者近照


  1970年5月,我从吉林调回抚顺。


  市革委会政工组推荐我去市委外事办,说那里可能用得上外语。下午我找到外事办,在劳动公园对面小山坡上,挨着友谊宾馆的一栋简陋的小房。

  走进外门,穿过一个小走廊,面前就是翻译室。午后的阳光洒满小屋的墙上,几个年轻人在桌旁看书。我说明来意,屋里人都抬起头用疑惑的眼神瞅着我。一个人站起来向我介绍说:“欢迎你加入我们!我们有日语和韩语,就是缺德语,你来正好!”

  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个子不高的小男生自我介绍说,他是葡萄牙语翻译。(多年以后他晋升外事办副主任,北二外毕业。)这样冷清而昏暗的场面让我很失望。

  毕业前,我在国际贸促会工作过一段时间。我生性喜欢热闹,面对这样一个简陋的环境我会感到寂寞。于是我对市革委会政工组组长(相当于现在的市委组织部部长)说:“林叔叔,我不喜欢外事办,还是让我去我爱人那个电子仪器厂吧!”

  第二天,我拿着调令乘一辆老旧的红黄相间的郊区客车直奔山沟里的电子仪器厂。

  老汽车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跑了一个多小时。车窗后面泛起团团沙尘。由于颠簸,车厢里哪儿都叮咚作响。下了白家店大岭,不远处,碧蓝的湖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就是国内闻名的美丽浩瀚的大伙房水库。

  汽车沿环湖公路疾驶。这一段波浪式的路面还算平坦。路西是一座连绵不断的小山。山上尽是郁郁葱葱的落叶松,有时能闻到山野里白色槐树花的芳香。欣赏一路的野山野景,心情格外舒畅。穿过台沟大桥,再行驶十几分钟便是我的终点站温道了。

  下了车往左,再由温道农场往右拐,又见一个大岭,这就是温道大岭。登顶,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虽然不算柳暗花明,但俯视岭下,一大片开阔的绿油油的农田,也着实令人心旷神怡。远山层层叠嶂,宛如一条巨龙在金色的阳光下静卧。下岭就是姚家小道。五月的鲜花开满了路边的农家小院。谁家的大花公鸡立在柴火垛上拼命地引颈高歌。一个羊倌赶着一群灰蒙蒙的山羊向我走来。几个老太太坐在院门口的阴凉处一边纳鞋底,一边闲聊,看见我过来,都用好奇的眼神瞅着我,我也还她们以微笑。乡间小路上漂浮着一股幽香的马粪味,我挺喜欢这种田园的味道,真的,比外事办那座小屋里的潮湿的霉味好多了。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从我头顶上掠过。

  拐过一个山头,一眼就望见远远的,静卧在山坡上的一大片厂区。啊,这就是崴子沟吧!一条小河从厂区那边欢快地流淌过来。厂区两边的青山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落叶松。远天几朵白云悠闲地从西边飘过来。啊,好地方!依山傍水,风水不错!(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