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十九|仇永德:“1720——要钱按铃”工程

2020-01-20 18:53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556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十九“1720——要钱按铃”工程作者近照   我的第二项任务就是...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十九

“1720——要钱按铃”工程


连载十九|仇永德:“1720——要钱按铃”工程 图1
作者近照


    我的第二项任务就是尽快摸清全国计算机产业状况,以便弄清全国对我厂生产的字符显示器的需求量。恰好,刘明信刚刚接受国家项目——“1720”工程,也要出去收集相关技术资料,就把我和刘素芬也带去考察。

  所谓“1720”工程,即火箭发射前震动参数由计算机控制的系统工程。“1”代表一机部,“7”代表七机部,“20”代表20吨液压振动台。

  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中方提出从美国引进。但美方要求设备操作及使用全过程,由美方派两个专家执行。这就等于,我国发射火箭的全部信息受美国控制。国家决定自力更生自己干。中科院组织项目研讨会,二机部,四机部,五机部,和七机部分别派专家参加研讨会。

  辽宁省电子局负责人李贵鲜(后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点名抚顺电子仪器厂总工程师景维申代表辽宁参加研讨会。话说景维申,伪满时期毕业于“沈阳日本工艺学校”,后被我八路军收编,成为我军收发报员,解放后转业到抚顺电台任总工程师,七十年代初,调入电子仪器厂,任副厂长,兼总工程师。那时,电子仪器厂因生产计算机外部设备在四机部小有名气。但是,老景不是搞计算机的,是搞无线电出身的。

  而“1720”项目主要是以计算机理论为基础的科研项目。老景深知自己在计算机方面是门外汉,于是,他向省里推荐了刘明信。刘明信于1963年毕业于哈工大计算机专业本科,是从东方红卫星无线电厂转过来的。他高高的个子,走路有点快,能吃苦,勤勉好学,机敏聪慧;说话带有浓重的黑龙江口音,一副标准东北大汉的形象。可以说,计算机是他的本行。他俩一起参加了研讨会。

  争夺这个项目的都是国家名牌大学和国家级的科研院所。面对各路强手,景维申毫无惧色,他大胆地向会议主管部门提出“我们干!”主持人问景维申,你是什么单位?回答:“抚顺市电子仪器厂!”话音一落引起会场一片笑声。人们似乎认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抚顺电子仪器厂也敢“潮呼”国家重大公关项目吗?

  然而,当刘明信用专业的技术语言简单明了地阐述了他的想法后,让所有与会者对小小电子仪器厂刮目相看。尽管七机部五院领导对电子仪器厂仍存疑虑,但“511”所还是决定邀请抚顺电子仪器厂参与该项目的研制,并当场决定刘明信为电子仪器厂“1720”项目主要负责人,并表示在资金和人力上给予全力支持,随即拨给电子仪器厂480万元RMB作为研发费用。五院领导出于安全考虑,决定哈军工和中科大同时开展研究。在得到“1720”项目的确认之后,厂党委立刻决定组建“1720”研发小组。

  我记得小组成员主要有: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郑之光,天津大学数学系的闫梅竹和宋玉芳,沈阳机电学院的张洪敏,北大的王鸿鹏,还有戈利廷及王凤鸣等,都是精兵强将。

  项目很快开展起来。后来,李谦厂长又去五院要钱,又给了电子仪器厂30万。“1720——要钱按铃”就这样在厂里传开了。刘明信带领全体成员,依据上海和长沙的“逻辑图”,经过数月奋战,终于计算出所有数据。理论设计的成功终于得到七机部五院的认可,颁给抚顺电子仪器厂三等奖,并奖励刘明信3000元,而刘明信因劳累过度终于倒下了。与此同时,七机部五院看重的哈军工和中科大却研发失败。1981年,“1720”工程联调成功,振动台由511所生产。

  至此,“1720”工程善始善终,打破了西方国家对我国的技术封锁。这就是当年的抚顺市电子仪器厂!(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