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连载廿四 | 仇永德:有朋自远方来

2020-02-15 19:05 抚顺七千年 仇永德 626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廿四有朋自远方来作者近照  离开四机部,吴光志邀请我去他家住一宿。他夫人黄普...
  朋友,这里记录了我在大山里的十年生涯。虽有些苦涩但却美好。我真的永远忘不了那些和工人们共同度过的大山里的岁月。谢谢崴子沟的人们,祝你们平安幸福!

《云从西边来》—崴子沟岁月之廿四

有朋自远方来


连载十八_|_仇永德:显示与电传

作者近照


  离开四机部,吴光志邀请我去他家住一宿。他夫人黄普秀也是我大学入学时一个班的。吴光志是抚顺人,其父在七十年代任望花区烟酒公司经理。

  黄普秀,四川人。父母早逝,跟随哥哥长大的。我们仨不仅是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德语系文艺队队员。吴是乐队弹大圆的,我和黄普秀都是舞蹈队的。

  她人很活泼,爱笑,也很漂亮。记得在大一学德语发音时,德国女外教让她站起来发音,黄大笑不止,笑得全班几乎无法上课。但是,她人很善良,单纯,又能做一手川味好菜。

  黄普秀在北外没有学到底,二年级时她和吴光志在抚顺结婚了,吴光志毕业后分到四机部电子情报所,他们家就迁到五棵松那儿了。

  第二天,我去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我的前任食堂保管员——上海复旦大学高能物理专业本科毕业的陈文祥已到这里上班。他还是那个老样子,带着眼镜,笑呵呵的,白上衣,蓝裤子,脚踏一双没打鞋油的黑皮鞋。虽然,已是我国物理界最高科研部门的科研人员,但仍没改当年他当保管员那个朴实的派头。

  八月份北京的气候干燥而炎热。那天中午,我见到他时,他正在打水。从大楼里出来,一边走,一边用毛巾擦汗。在他的单人房间里,我们从政治到经济,从阶级斗争谈到国际形势,聊了很久,很久。(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仇永德专栏


仇永德,1966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德语专业本科。一生主要从事德语口译工作。1966年陪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科技代表团,1987年陪同国家体委邀请的德国赛艇教练艾力克先生,并翻译出版体育专业教科书《赛艇》,1989年—1992年应市政府委派在抚顺驻德国办事处工作。1996年在抚顺市进出口公司退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