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徐洪:一枚明信片的文史内涵

2020-03-15 22:29 抚顺七千年 徐洪 1125
  这是一枚日本陆军步兵伍长寄回日本国京都市的“军事邮便”明信片(寄于1905年11月3日,有11月6日的落地戳)。“军事邮便局”为日本随军设立的“流动邮局”,是战时专门服务于军事、军人的邮政机关。军队打到哪里,邮便局就在哪里开办邮政业务,传递战地情报、收发军...

徐洪:一枚明信片的文史内涵 图1


  这是一枚日本陆军步兵伍长寄回日本国京都市的“军事邮便”明信片(寄于1905年11月3日,有11月6日的落地戳)。“军事邮便局”为日本随军设立的“流动邮局”,是战时专门服务于军事、军人的邮政机关。军队打到哪里,邮便局就在哪里开办邮政业务,传递战地情报、收发军人信函。因此战争年代的军邮局无固定的地点,到处都可以办公。


  从现存资料来看,1905年日本最大的军事行动当属日俄战争。

  1904年2月5日,日方决定同俄国断交同时,日本天皇即指示开始军事行动。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于2月6日0时召集下属指挥官,传达天皇的决定,并且命令全舰队开赴黄海,分别攻击停泊在旅顺和仁川(济物浦)的俄舰,日俄战争爆发。

  日本陆军在总司令大山岩率领下,经过近一年来的夺凤城、战辽阳、过本溪,将沙俄军队一直逼到了以奉天(沈阳)以北,两军在东西150多公里战线上对峙。至1905年2月,日军已完成了25万人的兵力部署。即第四、一军从奉天正面主攻,第五、二军分别从东西两侧围剿,后到的第三军作为总后备队,向西北运动包抄。从3月1日开始,日军对具有32万兵力的俄军展开了决定性的“奉天会战”。

  会战期间,刚晋升为日本陆军大将的川村景明,率以第十一师团为核心、新组编的“鸭绿江军”(亦称第五军)的3万人马,在左翼5万多人马的第一军支援下,从本溪清河城直接北上,分东西两路攻打据守抚顺的俄军。右翼第一师团经马圈子、朗士、榆林从城东进攻;左翼主力十一师团攻救兵、占马郡,从正面直扑抚顺。3月9日,山中司令官的第五十八联队,抵浑河南岸开始架桥攻打抚顺城。同时第一军小原旅团作为援兵,经葛布、将军从西侧逼近抚顺城。对抚顺城形成东西南三面包围的局面。然后经过一白天的争夺战,于3月10日傍晚,大将川村景明率部攻进了抚顺城,抚顺从此进入长达四十年的沦陷期。


徐洪:一枚明信片的文史内涵 图2


  这枚明信片便是主攻抚顺的第五军一名“步兵伍长”铃木武四郎于1905年11月3日从日本军事邮便局寄出的。这时,日俄战争已经结束2个多月,抚顺地区的时局基本安稳,邮便局也有了固定地方,但这个“军事邮便局”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日俄战争双方觊觎的都是抚顺宝贵的煤炭资源,所以,战争结束日军占领抚顺后,就迫不急待地霸占了抚顺的矿山。他们除了利用原有矿坑掘采外,立即对煤矿进行扩采、新掘。这就需要留下很多日本军人来奴役矿工、管理煤矿,一些日本兵就这样在抚顺驻扎了下来。随着煤矿掘采的规模不断扩大,来抚的日本技术和管理人员也越来越多,邮政业务也就越来越大。为避免军事侵略之嫌,他们将战时流动的“军事邮便局”,在被占领国固定下来正式设立“客邮”,发行邮资票品、开办邮政业务。我们知道,邮政是一个国家的主权行为,在异国开办“客邮”是明目张胆的侵略行径。

  这枚明信片的背面,印有日本军事邮便局的三幅照片,为我们定格了115年前日本随军邮局的景物。通过辨认我们发现,这显然是霸占的当地住户的民房。中间一幅“野战邮便局前面”,即邮便局的大门口,门前有邮箱和岗哨。下面一幅“野战邮便局,邮便物发着”为主要照片。定格的是堆满了邮件的院内与正在进行封发操作的十来个日本军人。上面一幅“野战邮便局内,新闻纵览所”,是军邮局内的阅览室,镜头定格的是几位日本兵正在阅读刚送到的新报纸。

  那么这三幅照片究竟在什么地方拍的呢?明信片上找不到可资辨别的佐证信息。笔者认为,日俄战争刚刚结束,日本人为了宣扬他们的“战绩”,用他们的视觉采拍了很多镜头,作为“战利品”迅速被翻印到明信片上广为炫耀。若确在抚顺所拍,千金寨、抚顺城、李石寨都是可能地点。

  根据记载,光绪三十年(1904年)开始,日本在安东至奉天、大连至昌图铁路沿线设置一大批野战邮便局,隶属于日军辽东守备部队和辽东兵站邮便部。日军占领抚顺后,于1906年1月10日,在沈阳至抚顺的南线铁路李石寨站,擅设日本军队的邮件转口局,1月20日,又无视我国通信主权,在千金寨擅设日本野战军第18邮政所。1月25日撤销,同年1月26日,在千金寨设第23野战军邮局,5月1日更名为千金寨野战邮政局。

  该明信片“明治38-11-3”发寄日戳上格的“第五军”,即是当年从本溪北上进攻抚顺的“鸭绿江军”。该军3月占领的抚顺,所拍的“战绩”照片,被“东京印刷株式会社”翻印到军事邮便明信片上,分发给日军官兵免费邮寄使用。该片寄于11月,从时间上看也是相吻合的。

  鉴此,我们似乎可以做出这样的结论:这是日本侵略者侵占抚顺后,在千金寨或李石寨强占民房开设的军事邮便局。一年以后在此基础上,更名为“关东都督府邮便电信局千金寨支局”,即日本在抚顺的“客邮局”。这枚明信片铁一般印证了这段日本侵华史实。而明信片上的“天长节”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该明信片背面的左上角,书写着“征露二年天长节发”字样。“征露”即指日俄战争,日本人称为“征露战争”;“征露二年”乃明治38年(1905),这与正面邮戳的年份相吻合。而该片寄出日——邮戳上的“11月3日”,正好是当年日本“天长节”的日子,即日本明治天皇睦仁的诞生日!

  其实“天长节”原本源自中国的唐朝。史料记载唐玄宗李隆基八月五日生,众臣取“天长地久”之意,从天宝年开始定每年该日为“天长节”。唐朝著名诗人、画家王维曾作有《奉和圣制天长节赐宰臣歌应制》七言诗以记之。唐梁鍠也有“日月生天久,年年庆一回”佳句留世。后来传到了日本,从奈良时代的光仁天皇开始,设立日本的“天长节”。后曾废止了一段,到了明治一朝又将其恢复,并从1873年11月3日睦仁天皇生日始,正式规定为国家的节庆日。此后随着日本朝代的不同,“天长节”的日子也会不同。如明治以后的大正朝“天长节”为10月31日,昭和一朝时则为4月29日。

  对收藏者来说,占有一枚心仪的藏品的确是令人兴奋不已的事情。而真正读懂它、吃透它才是真正的收藏。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当藏品的挖掘者、保管员,还要通过学习研考,将藏品背后的故事打捞出来,展示给社会,传留给后人。这才是收藏的意义之所在。各位赞成我的观点吗?(作于2020年2月8日元宵节)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洪专栏

      徐洪,(1956-2023)  原中共抚顺县委党校副校长。现任抚顺市关工委报告团副团长、市邮协秘书长、市作协纪实委副主任、县关工委副主任等。1980年起在省内外发表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现为辽宁省作家、集邮家。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