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郭秀江:故友小忆

2020-04-15 09:24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742
  常常想起我的一位挚友,想她的时候,偶尔也会牵出她曾讲给我的一段“故事”。  那正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朋友在一家民营公司打工,那天完活早,回来后就去了家跟前的电脑店。内退后,朋友在那个店打了一段工,同店老板处得像姐妹,离开之后,有空也...
  常常想起我的一位挚友,想她的时候,偶尔也会牵出她曾讲给我的一段“故事”。

  那正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朋友在一家民营公司打工,那天完活早,回来后就去了家跟前的电脑店。内退后,朋友在那个店打了一段工,同店老板处得像姐妹,离开之后,有空也常去坐坐。

  开门进去,店里没有顾客,却坐着好几位女士。朋友认得,都是店老板在本地的同学。奇怪的是:平时这些同学见面,都是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眼下怎么没动静,瞅着各个心事重重。

  朋友同店老板开玩笑说:“咋地了,今儿不想开张挣钱了?”老板说:“不干了,受刺激了!”,“受啥刺激了?”朋友问。


郭秀江:故友小忆 图1
资料图片


  座中一位快言快语,告诉朋友说:“这不是帮××搬家吗?回来后不想回家了,都坐到这了。”

  “帮人搬家常事啊!咋还受刺激了呢?”朋友没得到答案,又问。“唉,你知道人家往哪搬?啥水平?啥规模?”“ 这人和人还真是不能比!”“看不出啊!××命还真的不错!”;“真是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大家的话匣子打开了,七嘴八舌,感慨的、无奈的、不解的,味道挺复杂。

  朋友聪明,从大家的宣泄中,迅速地理清了头绪。众人口中的××,朋友耳熟,也是店老板这些同学中的一员。在本市的新开发区里,购了一栋别墅,独立小院,单栋三层小楼,一楼带有车库。而此刻坐在这里的女士们,仍都还住在原来企业福利分房,后来商品化的生活区里。尽管这里八十年代建的生活区,比起许多老城、老区,环境已经好得多。

  那个晚上,帮人搬家的那些女士们,不知回家后的心情怎样?有没有发现自己的两居室竟然是如此寒酸;有没有感到自己的生活很有缺欠;有没有怪自己的命不济,当初心不明,眼不亮!是啊,当初大家彼此彼此,说好共同富裕,可高楼平地起,不知不觉,拉出这么大的差距。心焦,眼晕,都正常。世事纷纭,很多事不能用对或错来简单结论了。

  当朋友后来和我闲聊,说起此事时,觉得她有些感触,虽当时不知被什么事岔过去了,没有交流。但我能想见她的感慨。

  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生活色彩,日新月异。一些女同事有空聚在一起,比比新装,说说时尚。我的朋友即使在场,也只是默默地听着,平平静静地看着,她即使身着惯常的工作服,与貂皮大衣面对,也不见她有什么失落。或者待过一会,或者散场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又钻到她的书刊图纸中去。

  我也能想见她那晚的表现。她会一如既往地笑对自己的老式两居室,也会笑对自己的老公。也许会把这个下午的见闻讲给他听,边讲边有滋有味地弄着晚餐。晚餐后或许和老公一起出去走一走,散散步。或者心平气和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再审审明天要交出去的图纸。

  如今,我已没法同她交流当时的感触了,也再没办法求证她当晚的表现了。但以她素日的淡定,我想,我的估计大致不差。(2020年4月中旬)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