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2020-08-06 14:42 抚顺七千年 王尧 859
  第五篇 情比金坚  1964年,郝清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他摸爬滚打的铸钢车间,调任老抚挖厂政治部主任。回忆起在铸钢工作两年与工人们结下的深厚情谊,郝清忱总是能点出一长串工人朋友的名字,如铸钢老段长孟繁科、砂型段赵连华、康有为、大朱和小朱这...

  第五篇  情比金坚

  1964年,郝清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他摸爬滚打的铸钢车间,调任老抚挖厂政治部主任。回忆起在铸钢工作两年与工人们结下的深厚情谊,郝清忱总是能点出一长串工人朋友的名字,如铸钢老段长孟繁科、砂型段赵连华、康有为、大朱和小朱这“二朱”、老技师秦玉波、老技师刘洪林,还有技术骨干邢桂珍……。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友谊是锦上添花,但在危难之时,郝清忱深深感受到了患难之交的弥足珍贵。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图1

郝清忱(第三排右起第五人)与他的钢铁之师——铸钢职工运动队合影。


  十斤珍贵的小米

  铸钢车间老工人技师刘洪林,家在农村。在“三年自然灾荒”最困难的时候,郝清忱浮肿病加重,刘老技师就在晚上给郝清忱送来了10斤小米儿。当时,粮食真是比金子还贵重,别说10斤,就是1斤也很贵重,这10斤小米是饥荒中雪中送炭的救命粮啊!郝清忱感动不已,但当即对刘老技师说“这小米儿我不能收,你拿回去,你拉家带口的也不容易”。刘老技师对郝清忱说这是他家产的,“没有有求于你、添麻烦的事,就是看你都饿得打晃了,你要倒了,你这一家子可怎么办啊?”,说完老技师撂下就走了。郝清忱告诉老伴,情谊咱记住,但东西不能动,把小米放在屋子北窗台,后来上交了组织。提到这段往事,郝清忱总是动情地说:“工人的情咱领一辈子,可哪能忍心吃这工人的血汗粮啊!”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四)

1963年获老抚挖厂“劳动模范”的郝清忱



  “五皮”护身

  “十年浩劫”的动乱年代,郝清忱作为工厂“走资派”,两次被造反派“游街”批斗,造反派故意把郝清忱押到他居住的工人新村住宅楼批斗,使他蒙受侮辱和打击,但工人们给了他永远忘不了的温暖。在铸钢批斗时,是工人们挺身站出来制止造反派对他的人身侮辱,有的工人听说造反派要批斗郝清忱,就不顾风险,连夜跑到他家里送信叫他躲一躲。

  当年老抚挖企业待遇很高,工厂里有一批资历深、工资高、穿戴比较讲究的人,春、秋天冷和冬天时,这些人身上穿着皮货,很是殷实阔气,即:皮帽子、皮夹克、皮大衣、皮鞋、皮手套,人们把这些干部和工人统称为“五皮干部”。

  铸钢车间老技师秦玉波工资高,家庭条件比较好,穿得饱饱暖暖,“五皮”俱全。有一次“红卫兵”要把郝清忱押到沈阳去批斗,——当时正是冬天。那时的东北冰天雪地,零下40多度,寒风凛冽,泼水成冰,这样的天气被“游街”批斗,人穿得单薄得被冻成冰棍儿。老技师秦玉波就把自己戴的皮帽子,自己穿的皮袄、棉皮鞋头子和皮手套都给郝清忱送了去,叫他“全副武装”。当天,“红卫兵小将”们提溜着高音喇叭,喊着口号,气势汹汹地把“五皮护身”、戴着棉口罩的郝清忱押上了卡车。当卡车顶着一路风雪开到新钢时,这些“英姿飒爽”、“火力十足”的“红卫兵小将”们却被冻得瑟瑟发抖,龇牙咧嘴,实在挺不住了,只有“打道回府”,偃旗息鼓。还有一次,也是在冬天,当造反派把卡车开到厂部大楼下,准备押郝清忱游街时,4楼设计科(即后来的研究所)的工程师杜焕杰,从4楼窗口围观的人丛里,把自己的一顶皮棉帽子扔给了卡车上的郝清忱。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图2

郝清忱70年代与老抚挖工会干部在俱乐部门前合影。(从左至右)第一排:汪振阁(工人书法家)、刘丽颖(女工委员会)、王文廷(厂工会副主席)、郝清忱、赵晓信(厂工会主席)、赵成玉(摄影师)、暂不详。第二排:一、二、三暂不详、徐长盛(老抚挖文工团老骨干)、邓继尧(摄影师兼文工团演员)、孙师傅(俱乐部放映师)、陈克(俱乐部美工)



  “文大”期间,老八路出身的老抚挖党委书记郑披星为首的老干部们顶住压力,坚持党性原则,带领厂各级党政领导们竭力维护大局,坚持工厂不能乱,职工队伍不能乱。当造反派们要求厂领导在“213抚联”、“217红抚联”之间“站队”时,郑披星书记看穿了造反派强迫厂领导“拥护一派、打击一派”,激化群众斗群众的要挟,他义正辞严地斗争:“我们这些人早就站出来了,跟着毛主席干革命三十多年了,还往哪儿站?!”。有一次造反派主持会议,要给一位车间党总支书记戴纸糊的高帽子,对其实施人格侮辱,时任厂政治部主任的郝清忱当即站出来说:“我赞成触及灵魂,不触及皮肉。他是党的干部,你们要给他戴帽子,就从我戴起!”在工人的支持下,使这位干部免遭羞辱。

  破例的“后门”

  郝清忱后来到抚顺市第二毛纺厂担任厂领导,唯一一次破例开了“绿灯”,是为当年铸钢女工邢桂珍要从部队转业的侄儿办进了厂,成为二毛的一名职工。小伙子本身素质高,在部队就从事外语工作,进厂后从基层车间干起,勤勤恳恳,用心钻研,后来成长为工厂出色的技术干部。当时,邢桂珍出于对老领导的感激,买了些东西来看“郝大哥”,郝清忱却说:“孩子要是不想干,你就把东西留下,孩子要继续在我这里干,你就把东西拿走。我这儿正好还缺这样的好小伙子,咱们是挖掘机厂的铸钢人,是兄弟姐妹、患难之交,绝对不许搞这个!”

  “酒后拉马”救“大干部”

  郝清忱担任老抚挖厂政治部主任时,有一则保护干部的趣闻。

  当时老抚挖有位机关某办公室副主任,这人很有才气,很有激情,平时也爱喝点酒。有一次他酒喝多了,揣着剩下的小半瓶酒,趔趔趄趄骑着自行车,路过南站的“人民旅社”。当时的人民旅社还是个“大车店”,门前柳树成荫,车水马龙。这位副主任酒意发作,一眼看到人民旅社门前的树上拴着几匹油光湛亮的高头大马,膘肥体壮、鬃尾乱乍,煞是神气,他一下子兴致顿起,就“相起马来”了。看了一会,他把自行车锁上,扔在路边,解开了一匹马的缰绳,像电影《红日》里的连长石东根似的,摇摇晃晃,得意洋洋骑上这匹“宝马良驹”就溜开了,一直骑到榆林北大坝树林里。他用缰绳把这匹马拴在树上,喝着酒端详了一会越看越爱,一寻思,“独木不成林”,这一匹马也没个伴儿,干脆,再弄它一匹马来!酒壮“英雄”胆,他喝光了剩下的半瓶酒,竟然又一路跌跌撞撞回到了人民旅社,伸手想再解第二匹马的缰绳,再骑回去。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图3

70年代我国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左)来老抚挖调研时,与郝清忱亲切握手。


  没想到旅社的老板发现丢了一匹马,听说被一个喝醉的人骑走了,人家早就“整备窝弓射猛虎,安排香饵钓鳌鱼”,吩咐人埋伏好了,准备了肉钩子、粪叉子、棍棒绳索、拳头巴掌窝心脚,把这位抓了个正着、“现行”,痛打了一顿,那容你“鳌鱼脱去金钩钓,扭断金锁走蛟龙”?“石东根”挨痛不过,口供也“招”了,酒也醒了。老板派人押着他到北大坝树林里,找回了那匹马,记下了单位和姓名,就先把他放了。

  郝清忱看到“石东根”鼻青脸肿,就问怎么回事?这位就老老实实的说了。批评归批评,郝清忱正好要带干部到南口前支援农村劳动,就把闯祸的这位带到了南口前农村劳动避避风头。没到三天,厂保卫科来了辆车到南口前,说是人民旅社老板告状说挖掘机厂一个“大干部”偷马,就把这位带走了。郝清忱连夜也回了市里,第二天一早就到了保卫科,质问为什么抓这位干部?保卫科的人原原本本把事情说了,说已经把“石东根”送到了区法院。郝清忱又赶到了区法院,正巧办案法官是郝清忱在老抚挖厂团委时的部下。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图4

70年代任老抚挖厂政治部主任的郝清忱。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图5

郝清忱(中)在老抚挖大型排土机试制成功典礼时,与省、部领导合影。


  说起案情,法官也觉得哭笑不得,知道这“大干部”是喝醉了。但人证物证俱在,很为难,说怎么也得定他个“酒后偷马”。郝清忱一听就火了,说酒后偷什么马?他一个工厂的副主任,他要马有什么用,要骑马在车间溜达?还至于“偷”了一匹不够再“偷”第二匹吗?他要吃马肉,还是要扒马皮?他没有用,他没这动机,他呀,他这叫——“酒后拉马”,不是“酒后偷马”!老部下一听直呼“高明”,还是老领导有文化。“酒后拉马”,这一字之差,让这位“石东根”免去了丢官罢职的灾厄、“污点”,此后也从酒场“退役”了。

  怪不得那时候人们都说领导有文化很重要,郝清忱“一语定乾坤”,救了“石东根”。

  告别母厂

  1977年,市政府决定从老抚挖抽调干部担任厂领导,去建设当时的抚顺市第二毛纺厂。郝清忱接到了命令,再三推辞,只有服从组织安排。自此离开了他工作27年的抚顺挖掘机厂,带着老抚挖培育他的敢想敢干的闯将本色,在新的岗位上接连“闯”出了新天地。

  郝清忱在老抚挖工作了27年,从最基层的工人干起,到走上老抚挖厂领导岗位,亲历了这座伟大的工厂建国后崛起的50年代,见证了老抚挖60、70年代波澜起伏的历程。老人经历了很不平凡的过去,心中还蕴藏着很多有待挖掘的故事。回忆在老抚挖工作的岁月,老人只是叙事,从未夸大自己的贡献,对老红军、老革命们充满了崇敬怀念之情,感叹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幸运地遇到了这些良师,对朴实真挚的工人们充满了感激留恋之情,对老抚挖这座母厂始终保持了炽热的爱,从未改变的赤子之心。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图6

原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对老抚挖非常重视,图为五局局长、老革命刘赞平同志,他曾来老抚挖22次。


  “树高千尺忘不了根”。虽然此后又在抚顺市第二毛纺厂、市集体企业办公室工作到退休,创造出了不凡的业绩,但郝清忱像那些曾在老抚挖开天辟地、包括走上了国家部委各级领导岗位的人们那样,像许许多多从老抚挖走出的人一样,永远把这温暖的母腹视为自己的祖籍,永远不能忘记的家。


王尧:赤子闯将郝清忱(五) 图7


  郝清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

  “老抚挖永远是我的家,我的根。老抚挖领导好、干部好、工人好,挖掘机厂真是一座好厂、一座宝厂!”(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王尧,1964年生人,先后在我国首家挖掘机制造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市外经委、市商务局、市科技局工作,现任抚顺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多年来,撰写近200篇以老抚挖为主题的工业历史轨迹及家庭生活的回忆文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