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特殊工人回忆:老百姓被迫连保看管工人

时间:2022/4/7 11:19:56   作者:郭自力   来源:《中国“特殊工人”》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于1938年参加山西抗日青年决死队2纵队军政干校(按晋绥军排列为十分校),毕业后统一分配到晋绥军34军45师619团9连。  1941年7月份,我在河津县上井村与日军作战中被俘。当时全连约120人左右,与日军激战半天,仅剩下二十余人,...
  我于1938年参加山西抗日青年决死队2纵队军政干校(按晋绥军排列为十分校),毕业后统一分配到晋绥军34军45师619团9连。

  1941年7月份,我在河津县上井村与日军作战中被俘。当时全连约120人左右,与日军激战半天,仅剩下二十余人,连长王纯仁身负重伤,失去指挥能力,日军乘机而上,我们全部被俘。被俘后,我们被连夜押送至河津县城,十多人关在一间约不到10平方米的破屋里。

  因为房子腐朽,屋内原就有个鼠洞,第二天清早,日本人看见鼠洞,说有人想逃跑,就把睡在鼠洞跟前的战士聂成旺拉出去砍了头。其余的人吃饭、拉屎、撒尿都在这间小房子里,饭给得很少,喝水也很紧张,一直就这样待了半个月左右。在河津县城被关押期间,有一个人比我们被俘早几天,日本人叫他每天给我们送饭。

  有一天忽然把我们十多人和他一起吼叫出来,个个连绑,武装押走。过后他对我们说:“前几天把十多个人被俘人员也是黑夜押走,推到汾河里去了,我只当我和你们一样也会被推到汾河里去!”

  我们被押送到山西运城,当时名曰“工程队”,关在用草和木棍搭的棚子里。我们白天做工,晚上就蜷曲在这棚子里,晴天遮不住太阳,雨天遮不住雨。在近处做工,被步行押送看守,在远处做工,用车子看管押送。特别每天都要挑选几十人用车子押送到运城飞机场,搬运装卸炸弹,少则几吨多则几十吨,如稍一怠慢或搬不动,就枪托子、拳打脚踢一起上,还要摔你几个跟斗。拉屎撒尿都要预先报告。

  在这个“工程队”,吃不饱,穿不暖,长时间不给盐吃,每天还要担负重体力劳动。如果拣些像萝卜头、茄子把或白菜叶吃,要是叫日本人看见了,也得打你个死去活来。外出做工,拣条麻袋和草袋子遮寒或带点盐回来,让日本人看见了,他就给夺了、摔了,同时还狠狠地摔你几个跟头。运城是产盐的地方,他却故意不给你盐吃。有人病倒了,他还说:“中国兵死了死了的好。”有病不但不给治,还要强迫上工。

  大约是1941年下半年,我们又被押送到山西中条山修路。在这里更艰苦,几十个人挤在一个小房子里,仍然不给吃饱饭,在烈日下强行劳动。由于长时间折磨,我们身体太弱了,我认识的贾金虎、颜玉卿、王银彦等几个人相继冻饿而死。

  1942年上半年,我们被押送到抚顺,大部分人分到老虎台煤矿,我到了西露天矿,从这时才得名特殊工人,直接受冯太玉把头管理。大把头王文魁也在这里。日本人配给一些橡子面,不给粮食吃,无奈何吃后,拉不出屎。日本人在被俘的所谓特殊工人中,专选个子大、身体壮的人做试验。在我住的同一个大房子里,有个名叫贾双玉的人,他也是山西人,年轻力壮,个头大,一天日本人把他喊去,从背后穿了一针,抽了些什么东西,这个人不久就死去了。

  日本人经常指着这些特殊工人恶狠狠地说:“你们跟他们(日本从关内骗来的一些所谓工人的贫困农民)不一样。”是不是真的不一样呢?日本人把中国人根本就没有当人看待。我看到这些被骗来的农民,到抚顺后有很大一部分全家老少就待在露天地里,他们回不去了。每天都有一总分人因冻饿而死,大人小孩拖不完,开始用活底匣子拖。

  只要进到抚顺,不要想跑掉,除不给任何证件和路费外,日本人还在抚顺郊区要求百姓连保。1942年下半年,我和白宝山、张庆魁、郝庆连还有一个姓冯的,几个人一起议定逃跑,刚走到南花园便被人告密,一帮“黑骡子”(因为他们穿的是黑衣服)迫使农民手持铁锨、木棍把我们围起来了。这时日本人也来了,最后因寡不敌众,除姓冯的跑掉外,我们几个人都被捉到了。后来才知道这些农民连保看着我们,走一个特殊工人要他们顶替一个。被捉后,日本人严刑拷打我们,还用电刑逼问,要我们说什么政治目的。但我们都咬定硬不讲去本溪的政治目的,最后,他们没有得到什么需要的东西,就在下午把我们押送到劳务系,当天押送回原地继续当劳工。

  1945年日本投降后,我加入东北民主联军359旅719团特务队,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


标签:特殊工人 


  特殊工人: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关东军把从中国各地主要是华北战场抓捕的抗日军民及国民党抗日官兵押往东北各地矿山,迫使其充当劳工。关东军为了掩盖奴役劳工的事实,把这些战俘劳工称为特殊工人。辽宁是当时关押特殊工人最多的省份,主要集中在抚顺、阜新、本溪、鞍山、辽阳和北票等地。


  “特殊工人”的命运比劳工更为悲惨,他们行动没有自由,住所四周布有电网,时时处处有日伪军警监押,绝大多数人在恶劣的生活环境下,从事繁重的“苦役”。“特殊工人”大多数曾是在战场冲锋陷阵的抗日战士,或在各条战线上从事抗日工作的人员,政治思想素质高,斗争性强。在阜新、抚顺、本溪、鞍山等铁矿、煤矿中,不断爆发大规模的罢工、逃跑、破坏生产等反抗斗争,给日本侵略者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中国“特殊工人”》

解学诗 / 李秉刚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5年4月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