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特殊工人回忆:心齐敢斗,说打就打

2022-06-02 11:32 《中国“特殊工人”》 张仁旺 389
  1942年旧历二月间,我在原籍河南省博爱县参加王其举所组织的地方抗日武装61支队,对日军和皇协军作战,我当时是该队的勤务员。我们部队在与日军交战时,打过几个小胜仗,但由于61支队副队长张元煌争权夺利,将队长王其举暗杀后,率领一部分队伍二百余人投降了日本军队...
  1942年旧历二月间,我在原籍河南省博爱县参加王其举所组织的地方抗日武装61支队,对日军和皇协军作战,我当时是该队的勤务员。我们部队在与日军交战时,打过几个小胜仗,但由于61支队副队长张元煌争权夺利,将队长王其举暗杀后,率领一部分队伍二百余人投降了日本军队,其中也有我。

  张元煌投降日本军队后,日本人以点名为由,将我们集中弄到清华城,结果一到那里就全部给缴了械,人员都送到开封监狱里,关押了有两三个月,以后又把我们送到阜新,在煤洞子里挖煤。在这里生活很差,吃不饱穿不暖,工作的时间很长,天一亮就下洞子,直到天黑才上来,每天列队上班,前后左右都有关东军拿枪看押我们。

  冬天时,每人只发给一件棉服,即要棉裤不给棉袄,要棉袄不给棉裤,两个人发给一床破被子,只有当中有一点棉花,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怕工人逃跑。

  当时在阜新煤矿的特殊工人共分7个队,我们是第2队,人数大约有四五百。我们是太平煤矿的一部分,另外还有孙家湾煤矿的,他们这一部分共有三百多人。这帮人心齐敢斗,不管是谁说打就打。在1942年阴历八月十五左右,我们这部分人一下子就跑了八十多人,以后日本人对我们剩下的一百多人看得更紧啦。

  1943年4月,又把我们押送到东安省宝清县虎头去修路,我们处境更惨了,直干到阴历八月十五,以后由于北满天气寒冷,不能干活,在1943年12月间,又将我们送到抚顺市西露天矿干活,直到1945年“八一五”光复。

  在抚顺煤矿南昌坑,我们叫特殊工人大队,下分三个小队,人数大约有三百多。我们这个特殊工人大队长叫赵竹其,原在阜新时就是大队长,来抚顺时还是大队长。当时我是三小队特殊工人,我们这个队约有一百多人,小队长叫毕安民,是河南省博爱县唐村人。每次下洞子有一个带班的,每班二十几个人,我们带班的班长叫王永恩,他身体强,说话爽快,敢于反抗。

  来抚顺第二年就不发给棉裤,冻得实在干不了活,大家一致和带班班长王永恩说。王永恩就不叫我们上班干活,劳务系负责人日本人山口看见我们不上班,就问王永恩为什么,王永恩说没有棉衣服,山口就将王永恩领到劳务系去骂一顿,强制叫王永恩带班干活,他大闹了一场,最后赵竹其出来说了王永恩,才上班干活。在抚顺煤矿时,我们曾经计划如何逃出这个苦海,跑回关里去。这个情况以后被一个中国的监工发现了。他告诉我们待冬天封河时才能跑掉,他对我们很好。在1944年初,就有二十来人跑掉了。

  在快到光复时,日本人对我们看管的就不严了,而我们也知道些日本快要完蛋的情况。我们的小队长毕安民对我们说,小日本将来可能对我们有不利的地方,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于是叫每人准备一个镐把,或准备一个皮电线内加钢筋,好对付日本人的突变。

  光复了,我们知道日本投降的消息后,赵竹其不知从哪里弄来十多支枪,我们担负了护矿工作。后来参加了21旅12团,在1营2连当战士。

  特殊工人: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关东军把从中国各地主要是华北战场抓捕的抗日军民及国民党抗日官兵押往东北各地矿山,迫使其充当劳工。关东军为了掩盖奴役劳工的事实,把这些战俘劳工称为特殊工人。辽宁是当时关押特殊工人最多的省份,主要集中在抚顺、阜新、本溪、鞍山、辽阳和北票等地。


  “特殊工人”的命运比劳工更为悲惨,他们行动没有自由,住所四周布有电网,时时处处有日伪军警监押,绝大多数人在恶劣的生活环境下,从事繁重的“苦役”。“特殊工人”大多数曾是在战场冲锋陷阵的抗日战士,或在各条战线上从事抗日工作的人员,政治思想素质高,斗争性强。在阜新、抚顺、本溪、鞍山等铁矿、煤矿中,不断爆发大规模的罢工、逃跑、破坏生产等反抗斗争,给日本侵略者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中国“特殊工人”》

解学诗 / 李秉刚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5年4月







标签:特殊工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