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回忆王彤轩、梁希夫与辽东义勇军(上)

2022-07-29 22:03 抚顺七千年 张连久 1218
  王彤轩是辽宁新宾县(兴京)旺清门人,奉天师范毕业。青年时期,曾去过日本,加入了同盟会,深得孙中山先生的器重,与张榕等一起回到东北。他目击中国的落后与愚昧,认为不从教育入手,无以挽救国家的危亡,于是在旺清门创办了两级小学,可容纳300多名学生。 &...


  王彤轩是辽宁新宾县(兴京)旺清门人,奉天师范毕业。青年时期,曾去过日本,加入了同盟会,深得孙中山先生的器重,与张榕等一起回到东北。他目击中国的落后与愚昧,认为不从教育入手,无以挽救国家的危亡,于是在旺清门创办了两级小学,可容纳300多名学生。


  当时东北广大农村私塾盛行,新式学堂还处于初创时期,一般乡村办个初小就了不起了,上高小就得进县城。因此,王彤轩办的学校深受群众欢迎。由于就学的学生一天天增多,教室不敷应用,经费少没钱修建新房,他领着学生把关帝庙给拆了,修建了校舍。

  随着社会发展,学校越办越多,新宾县教师来源发生了问题。用旺清门学校毕业的高才生任教,很受欢迎。邻县争相聘用。为了适应教育发展的需要,旺清门还办了短期体操童子军、音乐培训班。自幼残废一只手臂的王彤轩,在辽东各县无人不晓。笔者有幸自幼做了他的学生。我们家族两代中,受他教育的不下30人。

  旺清门方圆数十里内,有朝鲜侨民数千家,他们有自办的小学,他们中的爱国志士组织的独立军,在梁世奉的领导下,潜伏在辽东各地开展复国运动。

  老校长王彤轩利用他的社会地位,替朝鲜独立军向当地各级政府及军警说情,要他们相信,朝鲜独立军的目标是对付日本帝国主义。

  老校长主张暗中帮助朝鲜独立军也是一种爱国行动。一个夏天的夜晚,老校长到离旺清门10公里的深山中(二道沟),向在那里秘密集训的朝鲜独立军讲话。近千名军容整齐的独立军敬听老校长满怀热情的讲话,说明了中朝两国的唇齿关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我到沈阳求学,事变后跑回家乡,参加了老校长组织的宣传队,下乡宣讲沈阳事变的经过,号召大家起来救国保家。当我们下乡宣传的时候,老校长领了几个年岁大的学生访问了梁希夫。

  梁希夫原名梁锡福,山东曹县人,贫苦农民出身,自幼加入了民间秘密组织圣贤会,也叫“大刀会”。这是个迷信组织,靠精神附身,替人画符治病,得到乡民的信任。他自幼练就一身好武功拳术。这个组织是义和团传下来的,在山东信奉的人很多。传说喝了法师画的一种符,能刀枪不入。实际这种符是用朱砂画的,朱砂有安神作用,喝了人心不慌,加上他们的法师武功好,身手轻捷,打仗时身先士卒,以此得到人们的信服。

  每年一到初春,山东都有大批贫苦农民,有的全家,有的只身,由烟台或青岛等乘船到东北来谋生,梁希夫就是这样来到东北的。通化县的老百姓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爆发了以“大刀会”为首的农民起义。“大刀会”很快就聚集了数千人,围攻了通化县城,声势浩大。县城快被攻开时,由于军阀吴俊升的镇压,起义部队受到内外夹攻,震撼了整个辽东的农民起义失败了,梁希夫就是这次起义的领导人之一。

  起义失败后,他更名换姓隐藏在新宾柳河交界的万山从中,等待时机。老校长找到了他,两人长谈几夜,共同举起了辽东抗日救国的大旗。

  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东北军大部开赴关内,留在沈阳北大营的,只有王以哲的一个旅。事变爆发,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使沈阳很快被日军占领。在辽东,只有辽东镇守使于芷山几个团。老校长冒着生命危险,只身面见于芷山,劝他抗日,但这个忘记祖国的败类却投降了日寇。

  于芷山驻通化的团长唐聚五和唐驻新宾的营长李春润等举起了抗日大旗。1932年4月,成立了“辽宁民众自卫军”,唐为总司令,李春润为副总司令兼第六路军司令。李将梁的“黄旗队”编为六路军所属的别动大队。老校长的弟弟王季轩率领以旺清门学生为基础的宣传队,也归六路军领导,我们便成为六路军的宣传员。

  于芷山听说唐李起义,1932年春天,率二三千人开到新宾县城进行“讨伐”。当时,驻在新宾县城的只有李春润的一个营和梁希夫的二三千人组成的大刀队。于芷山倾巢南来,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李梁被迫撤出县城。

  于芷山率队入城后,各地义军闻讯增援李、梁,将县城团团围住。我们凭着一股爱国热情,随着进攻队伍,到第一线向守军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至死不当亡国奴”,于伪军心动摇、怕部队哗变,连夜撤回北山城。

  于芷山退走后,李、梁入城,义军声威大振。为了防止于芷山再犯,李春润派梁希夫进驻新宾北界的五凤楼、向阳镇、边沿一带。行前,老校长将我介绍给梁希夫当秘书。我们进驻边沿一带后,日军在端午节后,派了五六架飞机到这一带轰炸了几天,凡义军所驻的村镇即炸为平地。我们认定有汉奸刺探军情,由此提高了警惕,严加防范,果然破获了一个敌探。

  1932年8月,唐总司令将梁希夫召到总部,将他委为十一路少将司令,下面编了四个团、一个警卫营、一个骑兵连。我被编为少校书记,仍在梁希夫身边。他对部下关心,要求严格,几千人的统帅司令部,每天挤得满满的,笑语喧哗,官兵不分。很多他的老战友,每天不到司令部转转,像饭都吃不下似的。

  梁希夫平易近人,身先士卒,对上阵不勇、临阵不前者却严得很。他自己是农民出身,受地主老财欺压,对部下做了扰害百姓的事,从严惩处。梁希夫的部队纪律严明在整个辽东义勇军中,是最受群众爱戴的一支队伍。(待续)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