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回忆王彤轩、梁希夫与辽东义勇军(下)

时间:2022/8/1 9:02:45   作者:张连久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  1932年中秋节前一个月,总司令命令我们十一路为攻打千金寨(辽宁抚顺)的主力军。千金寨是中国的煤都,为日本投资开采,由于煤质优良,所产的煤全部运往日本。  我们队伍开到离千金寨郊区只有5公里多的塔儿丈停了下来。每天派人四处寻找友军,直到...
  1932年中秋节前一个月,总司令命令我们十一路为攻打千金寨(辽宁抚顺)的主力军。千金寨是中国的煤都,为日本投资开采,由于煤质优良,所产的煤全部运往日本。

  我们队伍开到离千金寨郊区只有5公里多的塔儿丈停了下来。每天派人四处寻找友军,直到8月15日下午,友军才陆续开到千金寨周围。

  我们队伍在郊区停留六七天,一日在天黑后四个团由乡民带路,分路向市区秘密潜入。梁司令随一团前进,我留在司令部担任联系。其他三个团各自为战,无法统一指挥。日本兵及警察毫无准备,突然听说义勇军来攻,仓皇撤退。

  市民听说义勇军来了,纷纷关了店门,跑到楼上打开楼窗,向下投纸烟和糖点表示敬意和慰问。梁司令率领几百人四路进兵,由于无法互通消息和直接指挥,均各自为战。加上山区的农民突然进入城市,蒙头转向,各路联系中断,也不敢长驱直入,一路撤回,各路也跟着撤了。

  这次攻打千金寨,捣毁了老虎台采炭所,扒毁了李石寨一段铁路,放火烧毁了栗家沟日本卖店、老虎台的日寇安全灯房、汽油库、无线电台等和一个日本俱乐部,打死了杨柏堡采炭所长渡边宽一。

  日寇驻千金寨当局对这次义勇军的进攻感到万分恐慌,为了防止义勇军活动范围的扩大,他们决定进行报复。以千金寨东南角的平顶山一带居民,事先没有将义勇军消息向日方报告为借口,竟用机枪扫射无辜的群众,造成近3000人死亡。

  梁司令痛恨自己没有拿下千金寨,使几千人送了性命,十分痛心地哭了起来。接着,将没得到他的命令先退阵的营、团长撤了职。

  在辽东山区及青纱帐的掩护下,几个月间,义勇军发展到近10万人。总司令部印发的军用券和“九·一八”事变前通用的“奉票”(60元折合银元一元)同样使用,各县通用。

  中秋节后,青纱帐已倒,日寇四路进兵包围辽东义勇军。10多万义勇军在武器精良、残酷野蛮的日本关东军的进攻下,大部分失败了。

  我们当时还在千金寨南数十里处待命,接到总司令部通知星夜驰回,保卫通化总部。中途又得到命令,总部已向濛江(靖宇县)撤退,当我们到达蒙江四道花园一带时,村村落落都驻满了败退下来的义军,其景象令人心碎。几万人的衣食成了大问题。

  除了山上下来的绿林哥们重操旧业外,一部分人后来加入了杨靖宇将军的抗日联军,一部分人组成小股的游击队经常袭击日军,扒公路、劫日本军用汽车等。我们十一路退到濛江后,梁的基本队伍只剩200多人。梁司令对我说:“过去我多次想派你到北京取联系,但工作上离不开你,现在可以离开了。你到北京给咱们找条路吧!听说关内爱国同胞对咱们义勇军很关心,你到北京去联系,我随后派人来找你。”

  就这样,我离开了梁司令回到家乡,化装成小贩,由营口坐运货的渔船到了北京,进了收容东北学生的知行中学(宣武门外报国寺)。我多次到东北抗日救国会去联系,得到的答复是:救国会目前工作重心是全力支援辽西和热河的义勇军,因辽东路程太远,陆路运送武器不可能,海路运输,日本关卡严密,救国会对辽东是爱莫能助。

  我到北京后不到两个月,梁司令也到了北京。我领他到救国会,见到了负责人王化一、车向忱,得到的答复和我得到的完全一样,事实也确实如此。

  车向忱先生诚恳地对梁希夫说:“海外华侨和爱国同胞支援了咱们很多武器、装备,救国会很愿意给你们,但怎么往辽东运呢!”

  最后,救国会给了梁希夫一笔钱(数目不详),梁回东北了。行前他对我说:“这辈子打不走日本鬼子,我什么也不干了。”他叮咛我,想办法考军校他说:“我回东北干去,你在军校,学到了本事回来,咱们好好干,也算没白活。”

  1936年,经多方探询,我得到了梁希夫的消息,说梁带着小股游击队,出没在新宾、柳河一带。因他的名声太大,日本人悬重赏抓他。可恨的奸细将梁的行踪向日军告密,梁在新宾旺清门的夹河北大清沟被日军包围壮烈殉国。

  我自1932年入关后,对我所钦敬的老校长王彤轩的生死甚为关注。1935年,得知老校长已到南京,我万分高兴地去看望他。见面后,他向我叙说了这些年的遭遇。因为他在日本时加入了孙总理的同盟会,在东京和张榕及其他同志同受孙总理的指示,潜回东北闹革命,张榕后被军阀张作霖杀害。

  民国后,他献身教育事业,“九·一八”事变,他又登高一呼,响应抗日,在辽东成为很有影响的人物。日本人痛恨王彤轩辽东义勇军失败后,日本人到处张贴布告悬重赏捉拿他,因为他自幼失去左臂,有独特的标记,因此,王彤轩的处境十分危险。老百姓爱戴王彤轩,群众甘冒全家、全村被杀的危险,将他藏在密林树洞中,每到深夜才敢给他送饭送水。

  于芷山叛国投敌当了汉奸之后,对王彤轩还是惧怕的。老校长被困山中,于芷山派去他的心腹,密告老校长:为了入关脱险,必须接受假招降。就这样,他以于芷山的顾问身份下了山。其间,王彤轩在于的司令部住了一段时间,于芷山多次派他到各地出差,用这种方法麻痹日本人,后来,王彤轩来到了南京。

  老校长在南京以老同盟会员的资格会见了孙中山的儿子孙科,为东北三千万同胞请命。

  我在南京和老校长分别后,天各一方。直到1943年前后,听同乡谈及老校长曾在马占山的“东北挺进军司令部”当了个徒有虚名的顾问参议,日本投降后,他随马占山回到沈阳。当时的辽宁省省长徐箴,早年曾担任过王彤轩手下的教员,徐箴曾问老校长想做点什么工作,王彤轩说:“天太黑了,我年龄大了,做不了什么了”以影射国民党政策的黑暗。1947年王彤轩退役,同年,病故于张北县。(选自《辽宁文史资料》第9辑)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