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关于赵亚州的爱国事迹以及攻打沈阳情况

2022-07-25 12:02 盖县文史资料 赵省相 658
  赵亚洲是抚顺县前甸子村人。“九·一八”日寇入侵东北以前,在抚顺县前甸子火车站(沈阳通海龙铁路警务段)当铁路警察。就在1931年9月的一天,赵亚洲听别人说,“有个当兵的从沈阳北大营逃散出来,携带长短枪各一支,骑着高头大马,正在老百姓家吃饭”的消息,便只身前往...
  赵亚洲是抚顺县前甸子村人。“九·一八”日寇入侵东北以前,在抚顺县前甸子火车站(沈阳通海龙铁路警务段)当铁路警察。就在1931年9月的一天,赵亚洲听别人说,“有个当兵的从沈阳北大营逃散出来,携带长短枪各一支,骑着高头大马,正在老百姓家吃饭”的消息,便只身前往,乘这个当兵的不备,掠下武器,抢走大马。

  接着就会同他的大舅子魏某一起,在一天夜里,突然袭击前甸子地方警察分局,缴到了大枪十八支,短枪一支。在此基础上,开始招兵买马,揭竿而起,走上了抗击日寇的爱国大道上来,深受人们所拥戴。

  转眼之间,这支部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飞速发展到两千多人,成为一支举足轻重的、比较强大的抗日武装力量。有人若问,为什么赵亚洲部队发展壮大得如此迅速?这事实反映中国人民人心向背的问题。日本军国主义者把侵略的铁蹄踏在中国人民头上,加紧统治和奴役中国人民,遭到中国人民断然抵抗的时候,蒋介石抛出了个“不抵抗主义”,对“国际联盟”抱有不切实际地幻想,引起抗日烽火遍地燃烧。愤怒的老百姓自发地组织起一批批抗日武装,而大帮小派的“土匪”也是不肯人后地到处寻求救国的门路。在此情况下,赵亚洲振臂一呼,自然是“应者云集”。

  1932年4月,兵多将广的赵亚洲挥兵占领了日本人眼皮底下的抚顺城,这是赵亚洲熟知当时城防空虚,用来显示实力,镇慑日本人嚣张气焰的一着好棋;也是他火线练兵的锋芒初露。虽然占据抚顺城仅六天,却蜚声远近,振奋了中国人民的抗日志气和精神。待到赵部完成练兵任务,主动退走之后,日本人始如梦乍醒,来了个马后课,开始调兵遣将。

  从抚南区景家峪调来了当时被人们称为抚南一霸的牟景堂。牟景堂受日本人重金收买,甘充日本侵略者的鹰犬,任抚顺全县自卫团总团长,兼任抚顺县、沈阳县、本溪县、铁岭县和清原县的五县联防自卫团总团长。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左冲右突地搜杀抗日人民,因而颇受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所倚重。从此便把追缴赵部的重任,付托给牟景堂了。

  不容讳言,赵亚洲部人马飞速增加,是好事,但也成了包袱。仓促成军,他本人既缺乏指挥大部队、领导大部队和大规模作战的知识素养和经验,而其所属队员又出身不同,动机不同,分子杂乱,所仰赖的只是每人都有一颗抗敌救国之心。为了抗日,不怕牺牲,是他们唯一共通之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地暴露出各种来自内部或外部的问题,滋长出不同的明争暗斗和骄傲不驯的情绪来。他们是一盘散砂,需要实战的磨练。战斗,对他们说来,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但,一旦真正打起仗来,他们仍不可避免地搞小圈子,闹小私有,在划分驻地上、在决定攻占目标上出现分歧。目光短浅,胸无大志,这反映在攻打沈阳城一役中就很明显。

  起亚洲与活动在沈南一带的崔小狗子、林子升部,本来事先经过密谋,约定在旧历中秋节夜间,南北夹击,一齐动手,进攻沈阳城,扑灭日伪的嚣张气焰。但到头来崔、林所部却按兵不动,各行其是,互不团结,临事爽约。结果,使赵亚洲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

  虽然胜利地突破了沈阳的大小北边门,大小北关,并胜利地突破了敌人的防线,直抵大北城门。(沈阳的八门八关在当时都有较完整地城墙与城门)终以众寡悬殊,成全了守城敌军。计为:齐恩铭(奉天自卫警察局长),傅良(奉天省第一保安大队)和王桐轩(奉天省第二保安大队长)等。

  值得提出的是,赵亚洲在这次战役中,在战斗上不是败了,而是胜者。因为他率部确实打到了大北城门。只是由于他考虑到孤军深入,天亮之后,目标明显,深恐陷入被动局面,而主动退兵。但在战略上他是失败者。因为在这场战役中,赵亚洲的有勇无谋,单凭蛮干,虎头蛇尾等弱点,突出地暴露出来。在部队中,落了个怨声载道;在军中丧失了领导的威望,丧失了政治资本。致使在后来的行动中,形成分崩离析,发号不灵,空怀满腔救国热忱。在老奸巨猾地牟景堂的跟踪追击下,终被各个击破。到头来成了坛花一现的爱国英雄。(此文摘自1985年出版的《盖县文史资料》第2辑,作者引用史料来源不祥,与其他资料有冲突,请读者自行甄别。)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