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发生在抚顺的莲岛湾阻击战

时间:2022/2/3 7:38:50   作者:作者不详   来源:《顺城文史资料 第2辑》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九四六年春季,国民党蒋介石公然背弃“双十协定”,凭借其占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美国的支持,调遣军队大举向解放区进攻,企图夺取中国人民抗战的胜利果实。  三月三十日,国民党军队侵占了辽宁省省会沈阳;三月二十日,国民党军队以五十二军二十五师为...

发生在抚顺的莲岛湾阻击战

莲岛湾村


  一九四六年春季,国民党蒋介石公然背弃“双十协定”,凭借其占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美国的支持,调遣军队大举向解放区进攻,企图夺取中国人民抗战的胜利果实。


  三月三十日,国民党军队侵占了辽宁省省会沈阳;三月二十日,国民党军队以五十二军二十五师为主力向东扩张、攻打抚顺。根据中央军委关于“在运动中消灭敌人”的指示,当时驻守在抚顺的我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师、三师和十九旅,在十九旅旅长万毅和一师师长梁兴初同志的指挥下,配合密切,穿插迂回,以莲岛湾为中心,在肥牛屯(今高湾友爱村)孤家子一带,打了一次艰苦的阻击战役,既打掉了敌人的器张气焰,又为我抚顺市党政机关人员、武器装备撤离城市,实行战略转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早在这次战役之前,我军侦察部队就已了解到敌人的动向。三月十九日,当时任我人民解放军东北战场司令员林彪,在其驻地向三师师长彭龙飞同志交待了这次战役的任务。他说:“敌五十二军二十五师马上就要进攻抚顺,这个军部设在沈阳东北方向的上水泉子。原计划你们三师和七师一同向西打,直戳敌人军部。现在由于七师要在浑河南岸阻击敌人进攻,只好由你们三师、一师和十九旅的部分兵力打这场阻击战了。”不出所料,三月十九日深夜,敌军沿铁路北线从沈阳开来,车到旧站,敌人分三路向我抚顺西北地区包抄而来,妄图偷袭我驻在莲岛湾一带的部队,占领莲岛湾这个战略要地。

  敌人这三路安排情况是,第一路从旧站经大人屯(今大仁镜)、大泗水直奔胡家沟和肥牛屯方向进攻,约有五个营的兵力;第二路经高家湾子、方晓屯、里仁屯向大沟、莲岛湾方向进攻,有一营兵力,配有一个“八二”迫击炮排;第三路同第二路一并出发,在方晓屯分开,径直向东,抢占东沟村北山、以便北向孤家子进攻,配有一个营兵力。


发生在抚顺的莲岛湾阻击战


  为了粉碎敌人长驱直入的企图,我军一师在胡家沟埋伏了一个尖兵营,一团、三团分别埋伏在肥牛屯南山和山西上,从胡家沟到碾盘沟设下了防线,以阻击从大泗水方向来的敌人。十九旅作为阻击战的予备队驻扎在赵尔台予待命。三师则在马金一带向西插,计划去打敌人二十五师师部。

  三月二十日拂晓,敌军第一路偷袭部队穿插到大泗水,直攻胡家沟。敌人先行火力侦察,我尖兵营起而还击,被敌人发现,我尖兵营见敌来势凶猛,很快进入固守状态。不料,我尖兵营阵地被敌榴弹炮击中,一营官兵大部分都中弹伤亡,尖兵营所剩人员一边还击一边撤到肥牛屯。敌人很快占领了胡家沟南山,为了夺回胡家沟南山阵地,我一师一团迅速从南山北坡组织数次冲锋,但由于敌人靠水压重机枪扫射,封锁了我军上山的道路,冲锋部队只好隐蔽伺机发动进攻。

  就在我军同敌人在胡家沟相持之时,一师三团绕道插到敌军背后,切断了敌军的退路,同时打退了从旧站方向来给敌人运送弹药的十三辆大车。占据山头的敌人见势不妙,向东移动,企图逃出我军的前后夹击。我军一师部队迅速实施包围、并且一起发动进攻,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这时天已大亮,短兵相接,我军战士怀着为尖兵营死难烈士报仇的满腔仇恨,人人奋勇杀敌,拼刺刀、抡抢托,眼睛都红了。


发生在抚顺的莲岛湾阻击战


  据参加这次肉搏战的我军一师一团三营七连战士栗福生介绍,在与敌人搏斗中,他的枪打断了,就赤手与一个敌连长撕打起来,眼看被敌人压在地下时,他的班长赶来了,一刀结果了敌连长的性命,并缴获了一支手枪。

  经过一个多小时肉搏战,将被围困的敌人五个营的兵力大部分消灭了,仅有二百多人仓皇逃走,我军也有较大伤亡。

  战斗结束后,我军担架队迅速赶到,胡家沟南山伤员被迅速转到战地卫生院,牺牲者就地掩埋了。

  同一天,莲岛湾村的阻击战斗打得同样紧张激烈,当时我军三师的一个营在莲岛湾村驻守,大约就在胡家沟南山激烈交战的时候,莲岛湾村南岭和偏西方向响起清脆的枪声。

  我莲岛湾驻军听到枪声后,立即朝西山和南岭的制高点冲去。这时,岭南制高点已被敌人第二路兵力所占领。我一营官兵马上组织冲锋,由于敌人居高临下,我军的武器装备又很差,冲到山脚下就被敌人的机枪火力挡住,无法前进,只好退到了村子里。

  据目击群众讲,我一名连指导员,骑匹枣红马,率领几个战士绕到一侧往岭上冲,也被敌入的机枪给击中了。我部队退到村里,迅速占领了有利地形。架起一挺重机枪和两挺轻机枪,同南岭上的敌人对射,继续掩护我部队冲锋,但仍无效果,敌我两方就这样对恃了很长一段时间。

  敌人为了向北推进,派一个连的兵力在机枪的掩护下,从南岭向我军占领的村西制高点——西山冲锋,被我军打得死得死、伤得伤,只好又退回到南山上,敌军的一名连长嚎叫着硬往上冲,也被我军的机枪打死在前沿阵地上。莲岛湾西山成了敌人北进的一道坚固屏障,这与我军机枪手有密切关系。这名重机枪手姓白,年纪四十开外,但是头发过早地变白,人们都叫他“白老头”。

  他参加过多次战役,在血与火的搏斗中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可以说是百发百中,弹无虚发。在战场上他使用的机枪成了敌人的眼中钉。敌人在冲锋失败后,在大沟西南一个山一头上,架起了“八二”追击炮、企图炮轰我军机枪阵地、但由于相距较远,而且中间又有莲岛湾南岭之隔,挡住了敌军炮手的视线,结果,敌人连发数炮都没有击中我军机枪阵地,有一发炮弹打到莲岛湾村民赵洪瑞家的房子上,把房盖炸了一个大窟窿。敌人在炮火掩护下,又组织三次冲锋,均被我军给打下去了,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对方的枪声才逐渐停息下来。

  日薄西山,暮蔼升腾,天气渐渐寒冷,可是,守卫在西山阵地的我军战士仍然高度警惕着,在战斗间隙,战士们匆匆地吃了几口乡亲们送来的玉米饼子,喝上几口白开水,又准备着弹药,迎接敌人的再次冲锋。敌人设在南岭的机枪隔一会就向北面打一阵子,有时,也放几发炮弹,有的炮弹落到村民的柴禾垛上,引燃了柴垛,大火烧红了半边天,就这样断断续续地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

  第二天早上,就在我机枪阵地继续准备阻击敌人时,突然,几发炮弹从莲岛湾东山打来,在我军机枪阵地上炸开了。顿时,我军的机枪阵地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白老头”也在阵地上壮烈牺牲。另一名机枪手抱住老白头的头,失声地喊着“老白”!老白!”然后,他一拳砸在自己的头上,冲着敌人阵地吼着:“狗日的,等着吧”。原来,狡猾的敌人在夜晚一面不停地放枪、放炮,一面偷偷地把另一门迫击炮沿大沟东侧运到了可以直接观测到我军机枪阵地的莲岛湾东山脚下。天刚亮,敌人就向我军机枪阵地发射了炮弹。

  敌人见我军机枪阵地被炮弹击中了,就组织人马蜂拥般地朝我军阵地攻来。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我三师一营被迫向北撤离,敌军很快占领了莲岛西山高地。

  担负向西穿插的我军三师一个营的兵力,从会元马金出发,十九日晚住在孤家子,二十日清晨,莲岛湾战役打响后,他们在孤家子南山也同敌人二十五师三路的一个营兵力相遇,两军对垒,互相占领阵地开枪对射。战斗也是从早上打到晚上,又一直打到深夜,阻挡敌人东进的去路。

  二十一日清晨,参加莲岛湾战役的我军各部接到了设在铁岭横道河子我军指挥部的命令,命令说我们的阻击任务已经完成,抚顺市党政机关等武器辎重已安全转移到东部山区,整个城市已经让出。这样,我军各部分两路主动撤出,一路一师、十九旅退到铁岭三岔子,经短期休整、又转移到吉林辽源地区。另一路是三师撤到营盘,然后又转到吉林方向。自此,莲岛湾阻击战全部结束。

  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国民党军队占领了抚顺市区。

  (根据参加此次战役三师师长彭龙飞,参加战斗的战士栗福生和支前群众陶成录、李玉年、王广志十余人回忆整理。兰景瑞 杨长勋 搜集,王有为 撰写)


    参考国民党军刘玉章回忆进攻抚顺



标签:莲岛湾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