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王尧:阿乐的故事(上)

时间:2022/3/30 16:29:42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  阿乐,一个不朽的人,一个不朽的灵魂。这个标题无法浓缩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阿乐的大名,叫乐于泓。姓氏前面加“阿”,是出自江苏的俗语习惯。而“乐”,是乐于泓为艰苦的地下斗争需要后改的姓氏,他本姓陆。乐于泓,是新中国大地上崛起的第一座重型机器厂——抚顺挖掘机厂(老抚挖)中,响彻到...
  阿乐,一个不朽的人,一个不朽的灵魂。这个标题无法浓缩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阿乐的大名,叫乐于泓。姓氏前面加“阿”,是出自江苏的俗语习惯。而“乐”,是乐于泓为艰苦的地下斗争需要后改的姓氏,他本姓陆。乐于泓,是新中国大地上崛起的第一座重型机器厂——抚顺挖掘机厂(老抚挖)中,响彻到今天依然极为伟岸、亲切的名字,50年代,他曾执掌共和国这座伟大的工厂50年代的帅印。

  与我曾苦苦搜寻却遍寻难得母厂的资料不同,就是现在,只要在百度上打出“乐于泓”这个名字,这位英雄前辈的人生经历就赫然在目,清晰如名曲,熠熠闪光如星。更令我全身心震撼的是,乐于泓,不止是我母厂的祖辈、老厂长,更是一位人生履历极为丰富多彩的革命者,学贯中西、睿智洒脱的英才。这位旧时东吴大学、谙熟英语和音乐、才情卓绝的学子,早在上世纪20年代党在大革命失败的危难血泊中,就奋起参加了地下斗争,他的业绩跨越了烽火硝烟的民族抗战、浴血三年的解放战争、西藏和平统一、一穷二白的工业崛起等党政军工领域,他是把坚如磐石的理想信念和高贵的人格品质贯穿了一生的革命者,民族的英雄,祖国机械工业的功臣。

  让我们从一个并不枯燥的工业故事讲起。

  英雄的履历

  从建国初到60年代,为把抚顺建设成为新中国工业的奠基地,党和国家“空降”了一大批久经考验的老红军、老八路,来引领抚顺产业工人阶级为祖国工业的强盛而奋斗。老抚挖就是当年遍及抚顺,“雄州雾列,俊采星驰”的中国第一批工业企业里的“开国元勋”级大型国企。乐于泓,是50年代老抚挖这支雄师的引领者。当我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深深的遗憾追寻其足迹之初,也仅仅把他作为一任了不起的老厂长去搜寻。但当了解到这位革命者的一生,事实已却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百度上是这样介绍的:

  乐于泓(1908-1992),汉族,祖籍江苏太仓,出生于南京,原名陆于泓,字仲陶,笔名乐若,出身于儒宦家庭,祖父做过前清江宁府的“学训导”(俗称“学老师”,掌管文庙的祭祀和所属文武士子)。全家人住在南京夫子庙朝天宫的官宅里。1929年大革命失败时期,作为东吴大学高材生的乐于泓毅然到白色恐怖的上海从事地下工作,改陆姓为乐。他1932年入党,抗战时期是新四军四师彭雪峰师长的亲密战友,《拂晓报》的第一“元老”。

  解放战争时期担任豫苏皖边区党委宣传部长、十八军宣传部长。1952年,为了西藏的和平解放,乐于泓担任十八军联络部长、西藏工委办公室主任、宣传部部长和新华社西藏分社社长。1951年4月,作为中央代表团重要成员,乐于泓在迎接西藏五人和谈代表团的欢迎晚会上致欢迎词,成为阿沛•阿旺晋美的挚友。1951年4月22日,乐于泓陪同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到北京车站迎接西藏代表团,并为《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签订作出了重大贡献。

  1954年,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全面实施。已时任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乐于泓不安于舒适的生活环境,强烈要求投身祖国的工业建设。他于1955年直赴东北,担任富拉尔基第一重型机器厂副厂长,1959年调任抚顺重型机器厂(抚顺挖掘机厂)厂长,后任沈阳重型机器厂厂长,辽宁省机械厅副厅长、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通用机械研究所所长兼党委副书记、安徽省第五届政协常务委员。1985年副部级待遇离休,1992年在沈阳去世。

  乐于泓在到地方工作前,军衔为1955年授衔的解放军少将。是厂领导中部队职级最高的。老抚挖领导们回忆,当年有不少十八军的老战友赶到抚顺来看望他,见面后总是先庄重地立正,举手敬礼问候:“老首长好!”“乐将军好!”

  乐于泓的一生,集旧时高等教育的革命者、建党初期革命最低潮时的地下英雄、艰苦抗战的新四军抗战干部、解放军高级将领、和平解放西藏的元勋、主管国家民族事务的高级领导、国家大型机械企业的统帅、国家部委副部级离休干部于一身。他是我们老抚挖的英雄厂长,我们子孙后代永远骄傲自豪的荣光。

  写到此处,与这位前辈素未谋面的晚辈的我已热泪盈眶。而读下去,您一定会深深理解我的这份感情。

  “夺机保钢”,临危受命

  50年代在厂办工作,后任老抚挖配件公司党委书记的吴声远、原锻造车间主任华兆灿同志为1984年纪念建厂80周年撰写的文章《月满中秋》,忠实地还原了这场名为“夺机保钢”战役的全过程。

  身材高大,俊逸挺拔的乐厂长热情开朗,但严厉严明。他平时很少呆在厂长办公室里,想找到他只有到基层车间、工段生产线上。事必躬亲,是乐厂长对机关工作人员的要求,讲话稿也几乎全由他自己动笔。而雷厉风行,更是全厂公认的乐厂长的作风。当他召集中层干部会议,有的人迟到时,他严厉地令其退出会场,在外等候。等会议结束“开小灶”,对其进行严厉的批评,最后一句:“立正!向后转,滚蛋!”中层干部服服帖帖,以后再没有迟到的。

  但乐于泓对工人最亲、最近,在工人中威望最高,这是老抚挖人的公论。每当到基层工人堆里,乐于泓就笑得分外开心,工作中拜师学艺,间歇时唠家常里短,工人们都说“乐厂长最亲,他那么大干部一点儿没有架子,他可不像是大知识分子,他是咱的人!”

  1959年1月,国家第一机械工业部向抚顺挖掘机厂下达了命令,在3月底以前,必须生产出产量为500台,直径为1200*760轧钢机的重大任务。要把国家建设成工业大国,建设强大的国防,都迫切需要大规模的钢材,更急需能生产出成千上万吨钢材的机械冶炼装备,抚顺重机厂作为全国首屈一指的部辖企业,承担这个任务当仁不让。但从接到任务,开展产品设计、工艺制作、设备准备、生产组织到完成任务的期限,上级只给了短短的一个半月,前后仅45天的时间。

  3月2日,在全市的跃进誓师大会上,乐厂长作了表态发言,回厂后,立即安排厂办马上通知各车间,下午在北门开群众大会,嘱咐要认真组织好。

  50年代的老抚挖有8000之众,是民兵师的建制,沿袭着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设有部队的政治部建制。如乐于泓这样的厂领导们,多是由国家第一机械部从部队安排到工厂的,他们级别高(除老红军外,厂领导职级最高为国家八级干部,最低不低于十三级即正师级),保持着指挥千军万马、纵横捭阖的严肃的军旅作风,下达任务斩钉截铁、说一不二,从不拖泥带水,真是一声号令、全厂肃然。

  由于临时紧急通知,会场秩序很混乱。在临时搭起的主席台上,人们看到一向平易近人、笑意明朗的乐厂长,脸板的很厉害,似乎有些愤怒,两道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嘈杂的人群。他立起身走到话筒前,但嗡嗡声一时间仍静不下来。只听乐厂长断喝一声:“全体起立!立正!向前三步走!”,这一声洪亮的口令回荡在厂房周围,顿时乱哄哄的人群变得鸦雀无声,人们自动的站好了队伍,注目这位凛凛生威的厂长。看来在工厂里还是应该贯彻点儿军队作风。

  口令过后,高音喇叭传出人们熟悉的声音了。乐厂长讲话的神色仿佛不是在给工人做报告,而是在向他的部队下达攻克的火力点的命令:“同志们,党和国家需要轧钢机,三月底前要我们生产出500台1200乘760直径的薄板轧钢机,这是我们全厂生产任务重中之重,急中之急。我们厂在全国一盘棋里,好比是一个卒子,现在马跳开了,炮划边了不少,兄弟工厂给我们让路了,党和国家这样信任我们,交给我们这样光荣的一个生产任务,要我们这个卒子过河,要我们顶个车用,说什么,我们8000个肩膀也一定要扛起这副担子,说什么我们也一定要走好这一招棋,我们也一定能走好这一步棋!”。

  动员大会后,在全市夺煤大战炮声中,老抚挖就全面展开了“夺机保钢”大战。


王尧:阿乐的故事(上)

  (时任抚顺重机厂即抚顺挖掘机厂前身厂长的乐于泓)

王尧:阿乐的故事(上)


  (50年代的老抚挖民兵师)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阿乐的故事 



王尧,1964年生人,先后在我国首家挖掘机制造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市外经委、市商务局、市科技局工作,现任抚顺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多年来,撰写近200篇以老抚挖为主题的工业历史轨迹及家庭生活的回忆文章。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