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2022-05-24 10:45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1822
抚顺的水土和气候最适宜榆树的生长。顺便说一句,美丽的银杏在靠海的丹东几县生长繁茂,成为那里的市树,但在抚顺就长不好。榆树在抚顺城市和乡村分布甚广,数量众多。它适应性强,生长快,木质好,树龄特长。它附有神奇故事,寄托美好希望,倍受尊崇爱戴。它风采出众,代表一种精神和力量。榆树成为抚顺市树,合乎实际,顺乎人心,于理当然。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1
【图1 幸福村双榆全景】

  清原满族自治县英额门镇幸福村有好几处成双的自然景观。

  村庄南有大孤山,村庄内有小孤山。小孤山位于南北向主街之西平地上,为一长15米、最高4米的狭长石山,山不高而峭立,石不广而嶙峋。石山东西各有一棵古榆,树干粗大,树枝繁茂。笔者用卷尺丈量,西榆胸围6.5米,需4人合抱。东榆根部裸露,象数条虬龙紧紧爬在岩石上,其中最长的根裸露延伸6.4米。然而胸围没法合抱,没法测量。

  东榆西榆是幸福的,人们对他倍加爱护:在西榆地面砌上2尺高护墙,在空闲处建座六角木制凉亭,横楣大字:“双榆亭”,典雅清逸。在石峰之上建座铁制凉亭,危巧玲珑。突兀石山配以伟岸双榆,再缀以浪漫双亭,构成一处风光奇丽的微型景点。而更为奇妙的是它还有优美的传说。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2

【图2幸福村西榆,远景为敬老院】

  在西榆前竖立说明牌,上书:“古榆传说 古榆又称拴马树,至今已有五百年历史。相传后金开国五大臣之首纽祜禄•额亦都十三岁时杀死了谋害父母的仇人后,骑马逃跑路过此处,曾在此处拴马休息,其根部树瘿为马踢咬所伤之痕。古榆东西两棵,中间挟抱一座石山,又称鸳鸯榆。双榆呈祥,祛灾,避难,给全村带来幸福和吉祥,人们便把原村名嘎拉伙洛(满语石头村)改为幸福村。二00一年八月二十日”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3

【图3幸福村东榆之根】

  努尔哈赤的股肱重臣额亦都是英额门的骄傲。

  《清史稿》卷225记:“额亦都,钮祜禄氏,世居长白山,以赀(同资)雄乡里。祖阿陵阿拜颜移居英崿峪。父都陵阿巴图鲁。岁壬戌(1562年),额亦都生。幼时,父母为仇家所杀,匿邻村以免。年十三,手刃其仇。有姑嫁嘉木瑚寨长穆通阿,往依焉。”

  额亦都祖父从长白山移居英崿峪,英崿峪也写作英额峪,笔者考证“英额峪”即今幸福村(见后文)。额亦都1562年生于幸福村(比努尔哈赤小3岁),幼时,父母被仇家杀害。额亦都长到13岁时(请注意年龄),手持利刃将仇人杀死,然后向西逃往住在嘉木瑚寨的姑母家。幸福村是额亦都的家乡,说他在西榆下拴马休息,不仅合理,而且那是经常,还可以想象他上树掏鸟,树下练武等等。一代忠臣良将的英雄形象照耀着幸福村,村中双榆也有了丰富的历史、厚重的文化内涵。

  幸福村原名嘎拉伙洛。伙洛,满语,义山沟(不是村庄,村庄叫噶善);嘎拉,满语,义手(不是石头,石头叫倭赫)。怎么叫“手”呢?您来看大孤山。大孤山平面成近似直角梯形,南高北低。南面250米长、高达10米的陡坡为下底,北部长120米、高2米的陡塄为上底,东部直角边长约200米,西南角为锐角。在梯形内部以中线为分界,南部为山坡,北部为平地。整体上看,就像向北伸出的稍微弯曲的手掌。满族人根据地形,将大孤山称之为“嘎拉”,与手相望的山沟里的小屯,就叫“嘎拉伙洛”了。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4

【图4 空中拍摄幸福村,采自网络】


  在上世纪备战备荒的年代,抚顺市某单位在双榆之西山脚下,建一所疗养院。他们认为,阅尽人间五百年沧桑的古榆肯定聚集着灵气,会给人们带来幸福,于是将疗养院命名为“幸福院”。在上世纪包田到户的年代,村庄以幸福院为蓝本更名为幸福村。往年的“幸福院”现在是“英额门中心敬老院”,院内两排金色的屋宇清亮整洁,中间设有花圃、长凳、健身器材,老人们悠闲地享受着生活的幸福。

  幸福村还有一处成双的景观。站在大孤山山顶向西南看,一面黑乎乎的砬子矗立在大山之脚。走近看,黑砬子头顶长出两只角,因而名之为“双砬子”。滔滔浑河在双砬子北面河谷里日夜向西奔流,沈吉线火车在双砬子胸前呼啸而过,双砬子所在的大山就叫双砬子山。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5

  【图5 双砬子风光】

  在双砬子山东端那四面陡峭而顶部平缓的山头上,保存着我们两千年前的祖先构筑的山寨,那土筑的墙垣至今依然清晰地蜿蜒盘卧在山坡与山顶相交的棱线上。史学界称这处遗址为“双砬子山城”。

  英额门是个盆地,盆地东西各有一条山谷,浑河和沈吉线铁路穿越盆地和两条山谷。西侧山谷南为双砬子山,北有唯一村庄幸福村。康熙十七年修纂的《开原县志》卷上有“英额门”、“英额口城”。考古界认定英额口城城址就是双砬子山城。英额口城所在的山谷当为英额峪(峪,汉语,义山谷),而英额峪里的村庄今叫幸福村,那么,幸福村就是额亦都的家乡了。

  真是幸福啊!古人创造的灿烂文明使这方山川成为富含文化底蕴的沃土。

  幸福村现在大力发展优良、珍稀苗木产业,远迩驰名。笔者认为,在旅游上,幸福村大有文章可作。幸福村真是幸福之地。

  2015年4月21日,我陪卢然老师参观双榆。我把他引到东榆北面照相。照片起个什么名字呢?就借用郑板桥的一句诗吧。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6

  【图6 扎根原在岩石中】

  笔者在感慨幸福村双榆的同时,联想到2013年1月21日《抚顺日报》的一篇报道:在抚顺市政协第十二届一次会议上,杨海钧委员建议,用榆树取代山杏作为抚顺的市树。笔者颇有同感。

  山杏是1992年被确定为抚顺市树的。笔者熟悉山杏,它开花于山花烂漫的时节,它的果实小而涩,虽味鲜但只能吃几个,现在市场上卖的是家杏。杏树叶子烀了能喂猪,猪爱吃又上膘,在生产队时代粮食匮乏,山区农民普遍上山撸杏树叶子喂猪。杏木耐磨又滑溜,农民用它打爬犁。杏木耐腐烂,是上等棺材木料。在抚顺山区,山杏是森林里的普通一员。在抚顺市区,难得一见山杏的身影。现在时兴将一段杏木的顶端斜锯成椭圆形,上刻“福”字,寓意“幸福”。山杏的特点就这些吧?对了,还有,在电视剧里,刘老根的女儿叫山杏。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了。

  山杏美好,但相比较而言,榆树更有优点。

  榆树极具生命力,它的果实榆树钱只要沾着湿土,就会长出小榆树。它适应性强,不择土壤,无论是洪水过后的沙石滩,还是土层浅薄的山岩上(哪怕是墙缝、停用大烟囱的顶端),无论是在挤挤挨挨的森林里,还是在人烟密集的居民区,它都能茁壮地生长。它的寿命长达数百年,瘿瘤遍身仍然枝繁叶茂。您观察没有,在抚顺市区,大旱时节,别的树都打蔫了,唯独榆树没事似的照样蓬勃。

  它树形美观,根据所处自然条件,或者笔直如柱,争抢向上;或者张开如伞,撒下浓荫一片。它木质优良,有多种用途。

  在春天的榆树枝头,榆树钱成串地排列;成熟时,无数的圆钱随风飘落形成钱雨,因而得名摇钱树。这个美名正与人们追求富裕的渴望和创造财富的努力相吻合。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7

【图7】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8

【图8】

抚顺美树系列之三幸福的双榆—兼谈抚顺市树 图9

【图9】


  在抚顺境内许多村庄里,都有高大的古榆,它受到人们的尊崇和爱戴,人们自发地自觉地加以保护。每一棵古榆都有一段神奇美好的故事,都是幸福和吉祥的化身,英姿飒爽苍劲豪迈的古榆是农村风景画中的点睛之笔。在市区里,榆树也是绿化、美化的常用树种。

  它不因数量众多就平庸,它高贵。曾经生长在清永陵宝城的那棵古榆被皇帝封为“瑞榆”、“神树”,乾隆皇帝特地为它作篇《神树赋》,瑞榆的一段树干和《神树赋》卧碑至今保存在永陵西配殿里。扈从乾隆皇帝祭祖的文臣刘纶、汪由敦、金德瑛也作了风格不同的《永陵神树赋》。在抚顺境内,得到君臣四人纵情讴歌的树种恐怕不多吧?

  总而言之,抚顺的水土和气候最适宜榆树的生长。顺便说一句,美丽的银杏在靠海的丹东几县生长繁茂,成为那里的市树,但在抚顺就长不好。榆树在抚顺城市和乡村分布甚广,数量众多。它适应性强,生长快,木质好,树龄特长。它附有神奇故事,寄托美好希望,倍受尊崇爱戴。它风采出众,代表一种精神和力量。榆树成为抚顺市树,合乎实际,顺乎人心,于理当然。

  结论:山杏,我所爱也;榆树,亦我所爱也。二者不可得兼,舍山杏而取榆树者也。笔者虽然不知道更改市树有何程序有何难处,但是还要表述一介市民的建议。

  (孙相适  文并摄影 2016.4.18)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抚顺美树系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