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2022-05-19 20:02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865
50年代抚顺重型机器厂的东公园住宅一町目红楼(市档案馆珍藏)  在试制挖掘机的过程中,老抚挖主要过了“三关”:  第一是工艺装备关。在50年代,我国机械工业的工艺装备是落后的,全国机械工业平均工艺装备系数仅在26%,而老抚挖要在一年内试制并...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1

50年代抚顺重型机器厂的东公园住宅一町目红楼(市档案馆珍藏)



  在试制挖掘机的过程中,老抚挖主要过了“三关”:


  第一是工艺装备关。在50年代,我国机械工业的工艺装备是落后的,全国机械工业平均工艺装备系数仅在26%,而老抚挖要在一年内试制并生产108台挖掘机,如果不提高工艺装备的生产能力,不提高工艺装备系数,那是不可能的。工艺科会同工具车间和工人们一起提合理化建议,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不仅解决了主要的工艺设备,而且生产了两种挖掘机的250多套工艺装备,为试制生产挖掘机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第二是专用设备关。老抚挖拥有全金属的切削设备和重大关键设备,但对满足挖掘机的生产仍不能配套,给加工1立米挖掘机平台底座、动臂、大模数的直齿以及0.5立米挖掘机的旋转架等造成了困难。老抚挖没有伸手向国家要投资要设备,而是依靠工人自己的力量组成了以方之昭、张运增、王喜来、李荫泌、方宝武、孙学发、张敬武。尹庆昌等同志参加的专用设备攻关小组,自己设计,自己加工,自己装配,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自制了很多自制专用设备。

  第三是产品变形裂纹的质量关。铸钢车间砂型工段田福云同志在工程技术人员的帮助下,和工人们一起提出了很多合理化建议,经过反复试验,最后解决了铸件浇筑的温度控制问题,控制了变形和裂纹,解决了0.5立米挖掘机的内齿圈的质量,解决了齿尖的包砂问题。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2

50年代抚顺重型机器厂的东公园职工住宅区(市档案馆珍藏)


  自此,成千上万台挖掘机、起重机从这里出发,开往祖国大江南北的建设工地,也代表着刚刚诞生的新中国的荣誉开往第三世界国家。有一个真实的笑话:当50年代某年老抚挖的塔式起重机出口到印度,在港口转动起吊时,从没见过这种庞然大物的印度人纷纷跪拜在地,以为天神下凡,惶恐祈祷,不住地磕头。

  第五把火,造福职工,强化福利事业制度,让关怀成为治厂的灵魂

  推动老抚挖前进的力量不是一般层面上的奋斗、牺牲和奉献。50年代的老抚挖职工总数6500多名,是民兵师的建制。有7个营、12个连,民兵4900人。将这样一座千军万马的工厂组织起来,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跃上一个又一个台阶,靠的既是对恢弘庞大、精细严密的工业体系极富开创性的分析谋划,破立结合、缜密精细的制度创建,高瞻远瞩的战略规划的引领,更是对职工事业的倾力投入。

  厂党委始终把与群众的水乳交融、共同甘苦作为根基,高度重视工厂经济活动、劳动竞赛和职工生活三个环节的密切结合,将其作为全面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凝聚人心,全面改进管理,全面改进领导,全面完成国家计划,使增产节约运动走向经常化的重要一环倾力投入。夯实、完善了各项福利制度:

  提高职工工资水平,1950年为100元,而1955年增加到303.4元。确保职工劳动有保障,支出劳动保险费161349元。坚持完善了自1952年开始建立的职工互助金制度,采取定期、季度、换季、临时4种方式对困难职工补助,在王枫担任第一书记的19560——1959年,老抚挖救济困难职工补助金80.7万元,仅1955年便救济职工3030人。坚持职工福利事业投入制度,工厂开办了业余疗养所,结核疗养所、妇幼保健站,扩大了职工住宅和单身宿舍,对特殊困难的职工进行了救济。建立了文化技术教育制度,贯彻了“普遍提高、重点培养”的教学方针,在普遍提高广大职工文化技术水平的基础上,重点培养段长以上干部,包括党群和生产技术工人。普遍办学,着重办好初中、高职技术技术学校和技术短训班。1956年,行政和工会大力开展和组织了扫盲工作,全厂有1200名文盲或半文盲,在56年一年中解决了近一半。速成班3个月可识字1200个,速成试验班3个月能识字3000个。老工人说:“厂子把洋墨水倒在了咱工人肚子里,咱们也能识文断字,写家书了。”工厂的文化体育事业蓬勃发展,文工团成为比肩专业团体的“辽宁二团”,体育队的三大球、田径水平蜚声全国机械工业系统。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3

老抚挖(抚顺重型机器厂)80年代东大院职工平房区内景(市档案馆珍藏)


  温暖、忠诚和奉献成为万众一心的感念共鸣,思想和行动的高度自觉,所以奋斗、奉献、牺牲,对于这座工厂职工来说,这些都显得太“大众”、太“普通”了,俯拾皆是,不胜枚举,这样的人和事太普遍了。

  第六把火,“燃烧自己”,照亮全局,打造民主、高效的党委管理制度

  要把党的方针政策,正确地贯彻到工作中、群众中,把广大干部和职工的积极性和力量很好的组织起来,使其充分发挥,关键还在于厂党委怎样改进和提高党的领导,加强党委本身的建设。厂党委在1956年的实践工作打造、完善了有力、高效的党委管理制度。

  一是坚持和贯彻党的集体领导,充分发挥集体领导作用。首先,开好党委会议和常委会议。认真做好会前准备工作,会前印发文件,提出讨论中心和要点,充分酝酿,广泛交换意见。在会上要有明确的结论,重大问题作出决议,使党委的决议能够真正代表集体意见和智慧,而不是代表个人或少数人的意见,克服议而不决的现象,并克服会议过多过长、不正常的现象。其次,具体组织和贯彻实现决议。加强对决议执行情况的检查,坚决克服决而不行,确保决议的彻底实现。其三,加强党委会内部的批评,直接听群众的意见、要求和批评,增强调查研究,加强对基层工作的领导,从中认真分析和掌握事物的本质和主流,善于根据客观规律,从实际工作中将不系统的、分散的东西集中起来,集中起来,总结成经验,组织介绍与交流,并从缺点和错误中分析总结出有益的教训,教育干部,提高领导,改进工作。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4
老抚挖第一位厂长刘国威



  (刘国威,1912年11月出生,汉族,原籍:河北省清苑县。1939年参加革命,194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在西安东亚铁工厂、山西工卫队修造所、一二零师兵工厂、延长石油厂和鸡西工矿处鸡西机械所所长,1949年就任抚顺矿务局机电厂厂长。1950年调出,历任东北工业部工程公司经理,东北煤管局机电处处长,燃料工业部煤管总局党组成员等职。1955年任煤碳部机电司副司长;1958年任郑州煤机厂党委书记兼厂长;1964年任煤碳科学院党委委员、机电所所长;1965年任太原研究所党委书记兼所长;1976年任煤碳科学研究院党委委员、北京开采所所长。离休后享受司局级待遇。1990年8月15日在北京逝世。)

  二是要求在各项工作中都要以全面规划、加强领导的精神来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克服倾听中顾此失彼。有头无尾的作风。加强工作的计划性,将认识水平和实现方法在原有基础上大大提高一步。提高政治觉悟,保持对新鲜事物有高度的敏感性,必须不断的分析新情况,不断的注意发现和支持新事物,不断的抓住新问题,解决新问题,使领导水平不断提高前进。

  三是爱惜时间,精简会议,建立正常的工作秩序。加强工作中的计划性,大大精简会议。在工作中分清轻重缓急和工作性质,又不足有分别的传达布置,能合并的会议,能合并的会议坚决合并,可开可不开的会坚决不开,烦能少数人办的坚决不开,多数人半凡能短的会议,坚决不开长会。同时,坚持定期安排业余活动时间,严格掌握和控制各种会议和会议时间,保证星期日不开群众性的会议。

  这样的制度,在今天也不过时。这样的核心,在今天也能解决好任何问题。

  这样的制度,是钢铁的律条,不可触碰的热炉,是温煦和悦的阳光,无比温暖的怀抱。

  老抚挖,穿上了制度的盔甲,万千虎贲披荆斩棘,共创了一个又一个历史辉煌。

  崛起,共和国机械工业长子

  1956年,是老抚挖崛起的黄金时代,工厂领导水平、生产技术、管理水平全面提高的一年,是全面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辉煌一年。老抚挖提前超额完成了国家计划:

  生产总值4644.2万元,比1955年实际增长80%,达到1957年计划水平的123%。商品总值完成4793.7万元,比1955年实际增长84%,达到1957年计划水平的123%。机械产品吨数到13731吨,比1955年实际增长216%,达到1957年水平的114%。成本降低329.1万元,达到1957年水平的368%。上缴利润完成647.2万元,比1955年实际增长490.7%,可达到1957年水平的90%。这组数据说明,国家下达的1957年计划下低了,老抚挖1956年完成的各项指标,已远远超出国家对老抚挖1957年计划的预期。

  1956年老抚挖生产出各种绞车185台,0.5立米电铲775台,1立米电铲80台,塔吊90台,各种闸、阀72台,试制成功4米绞车、9种合金焊条、耐磨铸铁等3个新品种,从1956年开始到1957年,试制成功了3立米电铲、抓斗起重机、多斗挖掘机等三个新品种,完成了6000平方米的厂区扩建任务。

  回忆这段如火如荼的岁月,王枫老前辈感慨:“1956年的工作能够取得这样巨大的成绩,主要是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政策的正确,省市和部局的领导和帮助,抚顺重机厂的干部职工队伍素质好,对党和国家领导的社会主义建设是满腔热情,积极性高,技术水平也高,老工人多,发挥了工程技术人员的作用。”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5

老厂长韩清泉简历(下图左为抚顺解放时接收老抚挖的军代表之一,后任党委书记的江维华,《抚挖大事记》)


  (韩清泉,1914年10月25日出生,原籍:吉林省德惠县。1935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随后入关至太行山,任抗大六分校教导员。1945年抗战结束后,回任吉林省德惠县县长、县委书记。1946年后任长农县县长、县委书记兼支队队长。1949年8月调到抚顺矿务局机电厂任厂长。1952年后调任东北工业部机械处处长、冶金部基建司办公主任以及宝钢建设副总指挥等领导职务。享受副部级待遇。)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6


  管理制度的播撒

  老抚挖对工业管理制度的开拓,影响、带动了全国机械行业的正规化建设。从50年代起,老抚挖为全国数百家机械工厂培训了数以千计的管理人才、技术精英,输送出累计高达5000多名领导干部、管理和技术精英、熟练工人,带去了开拓进取、以厂为家、无私奉献、团结奋斗的工业精神,把工业强国梦想的种子撒满了祖国的大地,结下了纷繁的硕果。

  永远值得纪念的史实

  1956年3月15日,老抚挖党委向毛主席和党中央直接写了《关于目前基本情况和几个问题的报告》。这是毛主席指示的,要求重点企业直接向毛主席、党中央写报告,这对老抚挖党委和全厂职工莫大的鼓舞和鞭策,是最大的动员力量。

  1956年初,朱德同志在抚顺市委书记沈越同志陪同下再次到老抚挖视察(第一次是在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中)。王枫书记、王恩惠厂长陪同朱德同志视察了铸钢、金工一、装配3个车间。看到欣欣向荣的工厂,以饱满的激情奋力工作的抚挖职工的繁忙景象,朱德元帅很兴奋,到金工一车间看到几台大型设备后,对王枫、王恩惠,也是对抚挖全体职工再次提出了殷切的期望:“你们是个大厂,老工人多,技术力量雄厚,你们的产品能不能搞得大一点、快一点。”还在老抚挖东大门马路上与王枫、王恩惠和同志们合影留念。

  在朱德同志离开老抚挖时,王枫问朱德同志:“康克清同志怎么没有来?”朱德同志笑着对王枫说:“她的工作也很忙,没有时间一起来。”延安时期,王枫和康克清同志在一个党支部,康克清同志当时是党支部副书记,也时常约王枫到王家坪他们的住地去玩,王枫去时,朱德同志有时还约大家一起打扑克。

  英雄再启程

  王枫这位党的“七大”代表,对党忠心耿耿,具有高度的政治远见,视角敏锐,刚直不阿,胸怀坦荡。1958年“反右”斗争开始,老抚挖“反右”斗争开展时间比较晚、周期短,自1958年7月开始,8月份就结束了,尽管如此,王枫依然在回忆中真诚地写到:“时间虽短,也误伤了一些好同志。那时虽然我已经生病,数字不清,后来处理情况也不明,但和我当时的指导思想是有直接关系的。我是厂党委第一书记,我是有责任的,使这些同志受了长期的委屈、压制和不幸,使他们不能在社会主义事业中发挥应有的作用,这对他们个人,对党、对国家都是个很大的损失。提到这些就感到内疚,虽然时隔20多年,也应向这些同志表示道歉,实在对不起”。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7
曾任老抚挖党委书记的褚连柱

(褚连柱,1919年10月生于河北省南宫县,汉族。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南宫县六区区委书记、南宫县组织部部长、妇救会主任、县委书记、冀南妇救会生活改善部部长、晋冀鲁豫边区参议员、左权县区委书记、县长、妇救会主任等职。1945年到吉林省德惠县任秘书长、县委组织部部长,1949年至1952年任抚顺矿务局机电厂党委书记,后到冶金部技术司综合处任处长,中国有色总公司冶炼处任处长。1983年离休,享受司局级待遇。)


王尧:制度的奠基者们—致敬母厂50年代的领导者(下) 图8

曾任老抚挖党委书记的褚连柱


  1956年被选为中共抚顺市委委员的王枫,在1958年一次市委扩大会的小组会上,给当时的市委个别领导提了几些意见,提的很尖锐性,但完全出于公心:“工作上的形式主义、浮夸风,需要杀一杀了,否则再继续下去,困难会更大了”,但不久因此受到了批判。加之在1958年的“大跃进”中过于疲劳,王枫生了一场重病。

  1960年,病中的王枫再次接到了国家一机部的重任,去四川德阳组建东方电机厂,并担任厂党委第一书记,离开了抚顺重机厂。1971年当选为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兼东方电机厂党委第一书记,1975年任成都市委书记处书记。

  在万里之遥的成都,王枫和她的老战友、兼任老抚挖和长挖两厂党委书记的郑披星同志重逢了。但这次的重逢也是不幸的永别。郑披星同志率领老抚挖1537名职工和200多名家属组成的“钢人铁马”远征万里“援建三线”,在泸州建设长江挖掘机厂,因积劳成疾身染重病。王枫尽全力协调成都军区医院抢救治疗,但还是没能留住老战友的生命。

  王枫于1979年被调到国家机械部,受命组建国家机械设备成套总局,任副总局长、党组副书记。后正局级待遇于80年代初离休。1984年7月厂庆80周年时,因她工作分不开身,老抚挖特地派党委宣传部部长李德玉与燕更吉同志去北京看望并采访了王枫老书记。

  王枫满怀深情地回忆了在老抚挖工作的岁月,并特地撰写了这篇时隔25年数据、史实依然清晰如昨、历历在目,价值无量的回忆文章。最后她写道:“这个具有80年历史的老厂,虽然经过多次曲折,但是解放以来,特别是由修配开始转为制造厂以来,对我国工业建设的贡献是很大的。出产品、出干部,支援了社会主义建设。我们在这个工厂工作过的同志,都应该感到光荣。这个厂是我从农村工作转向工业工作的第一个工厂,这个厂对我的帮助很大,是我学习工业工作的第一个学校。现在回想起来,也确实在这个厂子学的东西最多。因刚刚到工厂,什么都不懂。当时学文化、学生产过程、生产管理,以及在工厂里怎样做思想工作等等,都是从头学起。在这个厂里,我和同志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得到了同志们的鼓励、爱护和帮助,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祝愿我们这个老厂在党的领导下,在新的形势下,为开创新局面做出更大的贡献”。

  英雄们的眷恋

  1984年9月老抚挖举办了隆重的建厂80周年厂庆,天南地北的老抚挖领导们都回来了。笔者查阅了建厂80周年的征文。先后调任了国家部委或省厅级领导岗位的第一任厂长刘国威,老厂长韩清泉、王恩惠、乐于泓,老书记褚连柱等,都在厂庆80周年之际纷纷莅临这座他们倾注心血带领职工前赴后继地创建、奋斗的工厂,送来了深情的祝福,也留下了抚顺挖掘机厂这位共和国机械工业的长子熠熠闪光、永垂史册的宝贵足迹。远征万里在四川泸州建设起中国又一座挖掘机大型生产厂的长江挖掘机厂,也专门派出了代表团回老厂祝贺。而我在3月份已被母厂送到市委党校脱产学习两年,就此错过了接触我们老抚挖、也是中国机械工业历史上一个个不朽传奇功臣,一尊尊神的机缘。

  作为在老抚挖成长起来的后辈,回顾起在母厂的幸福岁月,时时涌起“身在福中不知(了解)福”,“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自责和遗憾。而作为他们的血脉传人,看了这些文字,犹如穿越了时空,与昔日在北京台灯下将岁月融于笔端的王枫老祖母,与所有老一代奠基者们相见,追随着他们在母厂的分分秒秒。老抚挖,是他们和所有老抚挖人永远的故乡,是最美好的人生岁月,永远不会忘记的家园。(完)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