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抚顺最倒霉的商人王承尧:煤矿被占金店被劫

2022-05-28 11:12 抚顺七千年 卢然 1146
  王承尧,被誉为是抚顺现代工业的奠基人。1901年,他率先进入抚顺,开发千金寨煤田。不幸的是,他的煤矿被日俄列强强占;随后,他回到奉天(沈阳)经营金店,不想又因为发生兵变,金店被劫掠一空。在东北,王承尧两次大规模投资,均以失败而告终,他因此成为抚顺商业史上最倒霉的商人之一。千金寨开煤矿 ...
  王承尧,被誉为是抚顺现代工业的奠基人。1901年,他率先进入抚顺,开发千金寨煤田。不幸的是,他的煤矿被日俄列强强占;随后,他回到奉天(沈阳)经营金店,不想又因为发生兵变,金店被劫掠一空。在东北,王承尧两次大规模投资,均以失败而告终,他因此成为抚顺商业史上最倒霉的商人之一。

      千金寨开煤矿

  王承尧,1865年(同治四年)生于河北省沂水县。早年,他学文习商,活动于家乡河北省易县一带。18世纪末期,随着中原出现的资本东移、闯关东的潮流,他加入到关东经商的队伍。

  初抵关东时,他游商于营口、大连、奉天(今沈阳)沿线。由于他精于文路,善于谋划,逐渐有所发迹。随后,他选在关东商埠中心地—奉天定居。

  19世纪末、20世纪初,清朝政府由于经济凋敝、财力匮乏,因此开始“提挈工商”。打破清王朝建立以后对抚顺这一“龙脉之地”严禁开矿的禁令,鼓励民间开发。

抚顺最倒霉的商人王承尧:煤矿被占金店被劫 图1

王承尧最初开办的小煤窑

  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农历五月,身为侯选经历的王承尧选中了煤炭甚丰、200余年没能大量开发的抚顺千金寨。为取得千金寨煤炭的试采权,王承尧以1万两“报效银”疏通官府,取得了试采权。“试掘”成功后,他向盛京将军增祺提出了开矿申请。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10月24日,清朝光绪皇帝正式批准盛京将军增祺有关开采抚顺煤田的申请。当月29日,盛京将军增祺向王承尧等人正式颁发了千金寨煤田“开采批准书”。从此,拉开了抚顺煤炭大开发的序幕。到1904年,王承尧的华兴利公司已有小煤窑5处,日产煤少时50吨,多时400吨。

  在王承尧筹办开矿事宜的同时,候选知县翁寿等人也经增祺许可获得开矿权。在申请开采和勘测中,翁寿分得煤炭较差、埋藏较深的杨柏河东段地区。由此,翁寿一开矿就与王承尧拉开了争斗的架式。他勾结在奉天的沙俄商人和俄国收买的中国奸商入股,以增强与王承尧的对抗实力,妄图夺取千金寨煤炭的全部开采权。

  1902年3月,华兴利公司吸收华俄道胜银行股金6万两(实有3.7万两)作为入股资金,以对抗翁寿的进逼。

  1904年(光绪三十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后,面对俄人强占煤矿、强行开采、抢运煤炭的暴行,王承尧立即上书增祺,要清廷阻止。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3月,日军占领抚顺后,派遣大八木乔朵、小山田助淑等人到抚顺强行开采煤矿,并将王承尧华兴利公司储存的4000吨煤炭全部抢走。

抚顺最倒霉的商人王承尧:煤矿被占金店被劫 图2

  在此情况下,王承尧一方面向日军军政署申明华兴利公司财产情况,一方面呈请清廷出面交涉。他的努力尽管一次次无结果,但仍据理力争。

  从1905年至1911年,先后十几次上书清廷,敦促清政府与日本国公开交涉抚顺煤矿矿权。同时,他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抨击。然而在弱国无主权,弱国无外交的背景下,长达6年之久的中日抚顺煤矿交涉案还是以王承尧失败而告终。

  1911年按照清、日政府签定的条约,给予王承尧补偿款(日本称抚恤金)库平银15.5万两。在长达6年之久的矿权斗争中,王承尧耗尽了财力和精力,仅仅10多万两平库银是难以补偿的。这次投资,王承尧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在当时的背景下,他也只能接受这一结果。

  不久,王承尧返回奉天,专心经营他在奉天北关开设的隆泉美金店。不想,在金店经营日渐起色之时,又突遭一场兵变,王承尧的金店被洗劫一空。

      奉天开金店

  1912年2月4日,清帝下诏宣布退位。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随后,他下令将“东三省总督改东三省都督”。赵尔巽在张作霖的武力支持下,把第二混成协协统蓝天蔚逼走,将来自关内各地的革命党人遣散回籍,以维持他的统治秩序。

  同盟会会员、士官生出身的蓝天蔚是在奉天领导革命运动的核心人物,革命派在该协中很有影响。蓝天蔚被迫逃往上海,第二混成协的官兵们忿忿不平,革命情绪在官兵们的心中日益强烈。

  1912年6月19日,正值端阳节,军队放假一天,官兵在营内过节。这天一直下雨,晚9点,醉饱后的三标三营兵丁正在发牢骚,忽见二营柴草厂起火,大家群情激昂,在革命党人孙祥夫的鼓动下,三营兵丁开始哗变,一营、二营随之响应。他们撬开武器库,抢得枪支弹药,戴上白袖标,蜂拥出营,其他各标士兵也纷纷加入,哗变的队伍直扑大北边门。

抚顺最倒霉的商人王承尧:煤矿被占金店被劫 图3

奉天大北门

  赵尔巽闻讯后,大惊失色,立即命令中、前两路统领张作霖和先锋营统领吴庆桐在城外截击。据说,为了打退变兵,张作霖亲自率领军队包围第二混成协的营地、显示兵威,他还身先士卒,不避枪弹。经过一天的战斗,便把兵变镇压下去。

  兵变中,奉天部分街区一片混乱。据《盛京时报》1912年6月21日报道,“第二混成协第三标、第四标暨其余马炮各队兵约计一千余人突然哗变,取道大北边门,侵入北关、东关等处各街巷,遇有殷实铺户,逐一劫掠,旋即四处纵火……。每队有指挥者,以警笛为号,各处同时暴动,破门而入将一切钱财满握而出。”

  当时奉天大北关一带,商贾云集,很多金店银号都在此聚集,王承尧的隆泉美金店就在其中。

  当晚11点多,王承尧的金店门面闸板第一次被兵丁砸开,兵丁进店以后,用刀砍开了装着金银物品的箱柜,一阵狂翻,当即抢去大量金银物品。当第一波兵丁离开后不一会,又有两波兵丁陆续进店,前后共遭到三次洗劫,金店被劫掠一空。

抚顺最倒霉的商人王承尧:煤矿被占金店被劫 图4

  这次兵变,王承尧损失了赤金页41两;金条11两;足金首饰12两;宝银33锭;滴珠碎银340两;银首饰3356两;现银元1300块;现羌帖673元;现银元票1950元;老头票50元;正金银票20元;英元49元;北洋银元224元;日本银元23元;铜元38元。另外还有单、夹、皮、棉、纱衣服三皮箱被抢走。

  第二天,即6月20日,一宿未睡的王承尧仍心有余悸,稍作镇定,立即向赵尔巽报告,请求给予核查。

  然而赵尔巽在看到王承尧的损失清单后,批示称,这次兵变中,受损的不止王承尧一家,要求各地地方官、警务局统一查报,至于商户损失如何解决等问题,赵尔巽只字未提。不过,因张作霖镇压兵变有功,赵尔巽给予张作霖各营15000小洋奖励,张作霖不仅受到赵尔巽的嘉奖,而且还受到袁世凯的赏识。兵变之后,第二混成协被调入关内,张作霖所部从此成为奉省实力最强的武装力量。

抚顺最倒霉的商人王承尧:煤矿被占金店被劫 图5

27名兵变官兵在北大营被斩首

  王承尧不愧是一个“精于文路,善于谋划”的商人。19世纪初,正是东北资本主义工业萌芽阶段,而煤炭又被称为“工业的粮食”,在当时,没有煤炭就不会有工业,煤炭是第一能源。王承尧率先进入千金寨,瞄准矿业经营,这说明此人视野宽阔,他具备了成功商人那种敢于独创和冒险的宝贵品质。

  挺进抚顺办煤矿,回到奉天开金店,这应该是他在东北商业经营过程中两次大手笔投入。难以预料的是,这两次投资均出现了变故、夭折,这对他来说可能是一生的遗憾。不过,换个角度看,王承尧的两次投资又是成功的,因为所发生的变故并不是选项错误或经营失误,而是被强盗掠夺,这是他个人所无法控制的。

  20世纪初,是中国最黑暗、最为屈辱的时期。在强权的威逼之下,已无公理可言,王承尧的遭遇也属必然。假设,王承尧生活在当今时代,猜想他一定会大有作为的。遗憾的是,他生不逢时,只能抱憾终生。由于他心中有无限愤懑,最终郁闷成疾,1930年,65岁的王承尧病逝。

该文章所属专题:卢然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