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百年前新宾等地界土匪多如牛毛

2022-06-06 17:01 《新宾文史资料》 房守志 1084
旧中国,本县地接边陲,山岭环列,树大沟深,匪盗常年不绝。尤当树叶封山、青纱帐起之际,匪盗活动更为猖獗。他们盘踞于深谷老林,出没于丛山峻岭,四出滋扰,此击彼窜。少则三五一伙,多则二三百一帮,或荷枪实弹,乘马突袭;或操刀使棍,步行劫掠。其活动多为昼伏夜出,绑缚人票

百年前新宾等地界土匪多如牛毛 图1


  旧中国,本县地接边陲,山岭环列,树大沟深,匪盗常年不绝。尤当树叶封山、青纱帐起之际,匪盗活动更为猖獗。他们盘踞于深谷老林,出没于丛山峻岭,四出滋扰,此击彼窜。少则三五一伙,多则二三百一帮,或荷枪实弹,乘马突袭;或操刀使棍,步行劫掠。其活动多为昼伏夜出,绑缚人票,下书逼捐,但也常于光天化日之下,拦路强抢,打家劫舍,烧毁民房,草菅人命,闹得城乡鸡犬不宁,民不聊生。


  考其匪患不绝之原因,一为部分乡民饥寒交迫,求生无路,铤而走险,落草为匪;二为时局动乱,战事迭起,直、鲁两省难民蜂拥至此,多数散居僻处垦荒为业,少数啸聚山林,结伙为匪;三为官府剿捕不力,警甲怯阵贪生,匪势愈炽。但亦有为政治团体所利用者。如民国五年(1916年)九月,县警察所长曲升云报称:“现据密探报告,‘宗社党’白某、萧玉廷等盘踞千金寨,现拟纠召三百余名,定期窜扰兴京”。十一月,“大英字”帮内盗匪姜希孟等供认:“八盘沟住户夏宪章身充宗社党参谋长,带领从役马、贾二人,暗中勾结,将匪首‘大英字’曲桂庭等收为党员,运动串通,与大盗金蝴蝶、张玉山等股匪合帮攻破千金寨,乘乱起事”。夏宪章、姜学孟二人“勾合日人托买子弹无数”,并“引来日人七名作为总教官。夏宪章又赴大连见肃亲王招队委员王坤,联合“大英字”、“小不开面”、张玉山、“阎王”、“青山乐”、“双海”等匪帮二百余人,“拟占县城”。他们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下,成为清室“宗社党”复辟的工具。

  土匪自有“家法家规”,帮内之事皆由匪首裁决。其间亦有通用行话:匪首称“大掌柜”、“二掌柜”,或“大当家”、“二当家”,领头打仗的称“炮头”,勤务兵及卫士称“崽子”,站岗的称“压水的”,带班的称“水箱”,机动的小头目称“闲员”,文书称“字匠”,管理伙食的称“粮台”。土匪称日本鬼子为“洋跳蚤”,来兵了叫“起水了”,匪帮相会谓“碰马”,绑票谓“牵秧子”,处死人票叫“撕票”,捐书谓“海叶”,脑袋称“核桃”,睡觉叫“搪桥”,吃饭谓“啃壶”,饺子叫“漂瓤子”,要好吃的谓“打菜”,分赃称“拉片子”等等。

百年前新宾等地界土匪多如牛毛 图2


  当时境内土匪以“常山”和周树川两伙人数为最多。其余小股土匪少者三五人,多者百余人。自民国建元至“九三”光复,新宾之土匪共有一百余伙,遍布全县。其字号为:小不开面、跨海、兰六、阎王、耍得欢、磨得欢、金蝴蝶、张玉山、徐字、大兴字、大英字、周乐字、海字、大方字、大金字、大喜字、合字号、红字、满天红、红义、双红、双标、飞标、黑标、黑首、双海、四海、海林、四海山、四海泉、双山、双龙、双胜、双虎、二虎、三虎、野狼、压东山、压陆军、五龙山、东山、靠山、长山、青山乐、青山好、常山乐、上山好、山国军、九洋山、扫北、占北、占林、窜江龙、串地龙、长战、长好、三省、九省、九江、二甲、长胜、得胜军、定国军、仁胜军、常胜军、保国军、平日军、平日本、小得胜、东来胜、于胜武、李喜子、九胜、黑虎、黑龙、老黑风、老来好、仁义好、日落好、天下好、中央、中侠、西来顺、唐大牛、瞎铜字、孟二大神、李本成、小白龙、小白狼、中国人、大南洋、平东洋、占东洋、占九江、占东边、治国军、占三江、天良、文明、兰白线、华九江、唐善良、草上飞等。

  这些匪伙经常盘踞和出没的地点是:五龙沟、富傻子沟、古楼岭、小苏河、郑家堡子、鲍家街、草盆沟、夏园马家沟、五凤楼房身沟、石人沟、马家沟、马圈子、馒首排子、佟家庄子、苇子峪南天门、四铺炕韩臣沟、黄土岗子西山、三块石鸽子洞、二道河子、土门子大西岔、风倒树沟、沙宝汤、老龙岗、通沟、徐家大沟、平岭后、罗圈沟、红庙子四道沟、五道沟、金厂岭、大荒沟、玉皇顶、照阳沟、陡岭、朝阳等处,新宾镇、永陵、木奇、平顶山等地亦时有土匪滋扰。

  民国时期,奉天省长公署再三训令各县联防,并采取清查户口、清乡归屯、清查民用枪械等应急措施。每至夏防吃紧,本县警甲倾巢而出,定点会哨,昼则巡逻,夜则设卡防堵。尽管如此,对于三五成伙、潜伏山林、杂居于农户之中的土匪,仍是无可奈何。据民国十九年(1930年)本县“县长、公安局长清除盗匪成绩考查表”所载,当时防治盗匪的武装就有公安队官兵六百四十三人、公安警察官兵二百八十九人、联村自卫团团丁一万二千五百八十人,共计一万三千五百一十二人。均执大枪、洋炮,平时训练,有匪时出剿。

  剿匪不分县域,两县交界地带胡匪出没之处,由两县协商各拨公安队驻守。遇有匪警则以电话或警告牌飞传联络。公安队与各警区、自卫团互通声息。地方防务吃紧时,由武装团丁整装常备,以便闻警驰击。各村亦斟酌地方情形在村口修筑炮台卡门。对旅店、妓馆、工人住处、寺庙孤村及公共误乐场所,平时严加巡查。对过往大车、长途汽车、舟船之旅客更严加盘问。

  本县与柳河、清原接壤的五凤楼、大枉子沟、金厂岭、土门子、大边沟、吴家沟、三道河子、火石嘴子等处,地属僻阴,山高岭峻,素为土匪窜扰之区,故有保甲游击队常驻五风楼、大枉子沟及金厂岭,火石嘴子亦驻有警察队游动防守。


百年前新宾等地界土匪多如牛毛 图3


  县街四围之嘴、秋木林子、五副甲、白旗堡、茶棚庵、石碑沟、红石立子、西炮台、南炮台、东炮台均设保甲、乡团或警察队,计三百余众,分驻把守。新宾、本溪、抚顺三县定期会哨,每月初一、十五两次。本县孙家堡子、上夹河、敖什牛录堡子,抚顺县救兵台、后肖夹河子,本溪县前肖夹河子、小甸子后沟等处为会哨地点。

  民国时期对已获盗匪惩治甚严。当时规定:凡强盗入室、乘船及侵入有人居住之处所,纠众三人以上,不论曾否伤人,只要有一人持枪者即处死刑。至于结伙行劫、强奸妇女、杀人、放火、劫狱、抢仓库者,更是格杀不赦。对于隐匿土匪、知情不举之乡民,则一律按通匪论罪。

  其时官府虽有诸般惩治盗匪之条例,但由于地方警甲剿捕不力,使匪患屡剿屡起,惩而不治。现将《兴京县公署档案》所存之匪情案件,摘其要者列举如下:

  1914年8月1日,有股匪四十余人由平岭后旗杆沟处窜至大来河,复窜到暖泉子,绑去“四合顺”执事吴连福、住户王永丰及孙姓学生等十余名。次日又绑去李姓二名,带奔龙岗马家沟、台沟等处。

  1916年5月25日,匪首周树川、“小不开面”、“李喜子”、“孟二大神”等率伙匪八十余人,突入平顶山。向税卡雇员沈某索款未得,便将沈绑缚,并用煤油浇房,连同西街保安团住所及商户“聚隆和”一并点火焚毁。同时绑去铺商住户数十人,带至下青沟子。

  1917年1月20日,匪首“东山”率伙十余人,闯入腰站村,劫掠大车五六十辆。7月,匪首“青山乐”、“红字”率伙匪路劫“信城德”等六家商号货车,绑票七人,然后北窜。本月,“青山乐”率匪七十余,由西椴木沟窜入佟家庄子清乡局义务保董陈维明、陈丕显家,抢去各色物件及枪弹若干。巡官带警前往勘验,反被劫去大枪三支,子弹二百四十粒,衣物若干。后又窜至佟家堡子,烧毁民房三十余间,伤害村民二人后,向鸽子洞奔窜。

  1918年1月12日,匪首“老红义”、“青山乐”率伙二百余名窜至章党管界八盘炉一带与警队接仗。将保卫团团丁敖明恩打死,保董等三人击伤,警察与乡防团四五十人被围困。

  1920年11月,匪首“压陆军”、“长胜”、“黑标”、“黑龙”、“九省”、“占北”等六股,各率三四十人不等,屡在县境二、三道河子及大枉子沟一带行勒。并拟议纠合巨股,进攻县城,劫夺教养工厂中降匪“九江”,报复前仇,致使乡间殷实农户尽皆迁避。

  1923年,匪首“常山”率羽百余名侵入平顶山街,遭警甲攻剿,匪竟意火焚毁警察分所草房六间、保甲所草房五间以及商民房屋一百零九间,损失财物无数。不久,又率羽二三百人入木奇境内。该区官一枪未发,逃之夭夭,任其抢掠。所有过往货车、牲畜悉被抢拉而去。后匪转奔平顶山,该区巡官事先怵于无防,急忙令百姓顶香将匪接进平顶山街。

  1924年2月,一区地面胡匪任意滋扰,计掠绑人票二十七名之多。在木奇、平顶山一带亦有土匪烧房掠马。又有匪首“大兴字”率七八十人,与警甲在红树沟、平岭后、土门子大西岔、风倒树沟接仗四次。

  1931年,罗圈沟税捐分所及苇子峪税捐分所被劫。下夹河邮局分所和三家子检木所被抢。

  1932年,日寇侵占新宾后,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从而加剧了民族矛盾。除一少部分土匪仍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外,大部分伙匪(时称山林队)皆纷纷投入抗日队伍,参加了血盟救国军、辽宁民众自卫军和东北抗日联军,转化为抗日武装力量。日伪军警宪特屡屡“剿匪”,屡屡遭至抗日武装力量的袭击。山林队“兰白线”(女)、“天良”等首领,在同日伪军作战中捐躯。

  据史料记载及乡老回忆,加入血盟救国军的有:“耍得欢”、“二虎”、“九洋山”、“双红”、“占林”、“长山”、“双山”等。参加辽宁民众自卫军的有:“常胜军”、“华九江”、“仁胜军”、“九胜”、“治国军”、“占东边”、“平日军”、“小得胜”、“唐善良”、“老来好”、“草上飞”、“金蝴蝶”、“黑虎”、“二虎”、“三虎”等。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的有:“双虎”、“大喜字”、于胜武、“保国军”、“占中央”、“老黑风”、“四海山”、“天良”、“文明”、“五龙”、“得胜军”、“中国人”、“小白狼”、“青山好”、“日落好”、“大南洋”、“占三江”、“上山好”、“小白龙”、“山国军”、“三省”等。“天下好”、“占东洋”、“平日本”和“海林”等山林队亦经常与日寇交战。

  “九、三”光复之前,“老来好”、“平东洋”、“占东边”、“治国军”、“靠山”、“串地龙”、“东来胜”等山林队为日寇所“宣抚”。“大金字”、“定国军”、“仁义好”、“大方字”、李本成、“野狼”等小股土匪仍占山为患。至1947年新宾第二次解放之时,境内已无土匪滋扰,地方大靖,县民始能安居乐业。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