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孙相适:阿尔当的骄傲

2022-08-26 05:03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1290
  (说明:本文登载在2008年1月3日《抚顺日报》B4版琥珀)  阿尔当,在清原满族自治县清原镇西南25里,地处交通要道,沿公路两侧兴建的村庄整洁靓丽。清朝道光年间有位叫王树滋的高士曾经在此隐居。  对于王树滋,人们或...
  (说明:本文登载在2008年1月3日《抚顺日报》B4版琥珀)

  阿尔当,在清原满族自治县清原镇西南25里,地处交通要道,沿公路两侧兴建的村庄整洁靓丽。清朝道光年间有位叫王树滋的高士曾经在此隐居。

  对于王树滋,人们或许不熟悉,但要提到1975年春天,新宾县南杂木公社房身生产队大搞农田基本建设推平王翰林坟时,出土一具未腐古尸,大家都会记得。那具沉睡142年的老头是王树滋的父亲王朝干。其实王朝干没当过翰林。他中举之后,先在沈阳当清朝皇族子弟学校教学汉语汉文的教师,继而任山东省五个县的知县,又升任曹州府知府,再升任济南府知府,官阶从四品朝议大夫。道光十三年(1833)病逝于济南知府任上,享年63岁。

  他有三子,都埋葬其前。次子王树滋,字晓屏,道光十一年考中举人,仅过二年,又中进士。接着入庶常馆继续深造学习。三年结业,就任翰林院侍讲,官阶正五品奉政大夫。如果把翰林院的官员都称作翰林的话,那么,房身的守墓人对当地百姓说“这块墓地埋葬的是王翰林”,人们因而以“王翰林坟”称之是恰当的。

  才华横溢的王树滋狂放不羁,厌恶官场的污浊风气,后来辞官不做,离开京城,养归山野,隐居阿尔当山中,以田园生活为乐。

  阿尔当,也写作阿尔党、阿尔丹,多么奇怪的名字啊!《钦定盛京通志》卷二十五说:“阿尔丹,蒙古语,有花纹也”。笔者在阿尔当走马观花看一遍,没看着那座山、那块石有花纹。《抚顺满语地名》说:“阿尔当,遥远的意思”。当然这是满语了,相对于赫图阿拉城而言,阿尔当是远了一点。王树滋结茅阿尔当,以文学自娱,聚集一批文人,成立了“萃升书院”,大家推举他当书院“祭酒”(祭酒本为中央大学国子监校长,这里是借用)。众文人在一起吟诗游景,各展翰墨,非常快乐。王树滋将自己的诗作手写成书,名为《蔬香馆诗钞》,共四册,后来梓行于世。

  阿尔当原归兴京县管辖。王树滋隐居阿尔当,在兴京县(当时升格为兴京厅)轰动一时,《兴京县志》卷十予以记载。王树滋有24首诗收进《兴京县志》。现抄录两首,一首抒发田园生活的闲情逸致,另一首展现滩洲的山水风光。

  移居东山别野书怀(之二)

  也挂诗瓢也酒瓢,

  看云宜昼月宜宵。

  学栽松菊翻书谱,

  贪采芹苓铲药苗。

  王树滋在诗中自比乾隆朝田园诗人薛雪。薛雪字生白,号一瓢,他称自己书房为“一瓢斋”,诗集名为《一瓢诗话》(见清代王夫之等撰《清诗话》)。王树滋以薛雪自比,说我的茅庐既是诗瓢,也是酒瓢。诗人在东山别野阿尔当,作诗饮酒,观云赏月,栽花锄草,乐趣盎然,感怀极好。

  赴滩洲作

  (《兴京县志》注:地在县城西北百一十里)

  一带疏林碎石间,

  小溪曲折路弯还。

  车帘高卷车箱隐,

  饱看烟螺十里山。

  滩洲,今属清原满族自治县红透山镇,王氏祖坟所在。诗人或为访友、或为祭祀,乘车赴滩洲。从苍石至滩洲的古道长约10里,从东向西依次经过小西堡、王家大沟南、滩洲南沟到达滩洲。从滩洲南沟再西行过榔头沟东岭可达南杂木。这条路线正是乾隆皇帝途经今清原镇赴永陵祭祖,从油葫芦(今南口前西)至尚家河(上夹河)所走之路。修了202线之后,此路废弃,但仍依稀可辩,现正修筑的高速公路正好与古路重合。当年这段路横越4条南北向山岗,在疏林掩映下起起伏伏,山间数条小溪在沟谷里曲曲弯弯奔流,沿路十几个山包都形圆如螺,很是别致。诗人将车帘高卷,饱览一路的如画美景。

  王树滋的孙子王葆琛是光绪朝进士,复走仕途,官至直隶州知州。他秉承祖父遗风,以诗书传世,在历任所有州县时,都以公正廉洁著称,象他曾祖父一样。王氏一家堪称书香门第。

  王树滋当年的茅庐今已不存,但他确实是阿尔当的骄傲。


孙相适:阿尔当的骄傲 图1

孙相适:阿尔当的骄傲 图2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