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探索发现

探索发现

曹德全:“玄菟”两字该怎样解释?

2015-08-03 10:04 抚顺七千年 曹德全 871
资料图片  玄菟郡是公元前108年汉武帝灭卫氏朝鲜后,在其地所置的四郡之一。郡址初置沃沮(今朝鲜咸镜南道咸兴),公元前82年迁至高句丽县(新宾县永陵镇南1公里处),约在后汉安帝即位之年(107年),玄菟郡又迁至今抚顺市区的劳动公园山上(亦有学者认为迁至沈阳东郊...

曹德全:“玄菟”两字该怎样解释? 图1

资料图片


  玄菟郡是公元前108年汉武帝灭卫氏朝鲜后,在其地所置的四郡之一。郡址初置沃沮(今朝鲜咸镜南道咸兴),公元前82年迁至高句丽县(新宾县永陵镇南1公里处),约在后汉安帝即位之年(107年),玄菟郡又迁至今抚顺市区的劳动公园山上(亦有学者认为迁至沈阳东郊的上伯官屯)。

  到魏晋以后,玄菟郡又向西迁,不在今抚顺市的范围内了。算起来,玄菟郡治在抚顺地区的时间应在300年以上。显然,玄菟郡是抚顺历史上的最辉煌的时期之一。然而,在时过一千六、七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对汉武帝为什么以“玄菟”名郡,“玄菟”到底是什么意思,竟不能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在一定意义上说,这不能不令人有点遗憾。

  目前,学者们对“玄菟”的释意,有以下几种。

  1、黑虎说。赵广庆《抚顺史略》认为:“玄者,黑也,菟者,虎也。玄菟城即黑虎城。”[1]按字面意义解释,此说似有可取之处,但却不十分贴切。《说文》释玄为“黑而有赤色者”,即玄应释为赤黑色,非纯黑色。而一个“菟”字并不能释为虎。《左传·宣公四年》:楚人谓虎,於菟(音乌徒)。即“於菟”才可释为虎,而且是楚人之方言,单一个“菟”字,并不能理解为虎。如此说来,将“玄菟”释为“黑虎”似不妥。

  2、虎说。钟长山《有关玄菟郡研究中的几个问题》注意到“‘菟’,在读音‘徒’时,单字不能释为‘虎’,只有‘於’和‘菟’结合在一起做‘於菟’时释为虎”。[2]因此他不赞成将“玄菟”释为黑虎。他说:“玄菟乃‘於菟’的意转而来。因‘於’音乌,玄同乌意,玄菟即於菟,‘於菟’释为虎,‘玄菟’也应释为虎。玄菟郡应是虎郡,非黑虎郡也。”[3]

  从训字的角度看,此说虽然比“黑虎说”准确些,但仍有令人不解之处。《说文》释“於”:“象古文乌”,乌,黑色也。古人于地名或族名用字,多因音同而转用,而少以意同而转用者。且“玄”字意为赤黑色,与“乌”意并不尽同,故“於菟”因意转而为“玄菟”之说,似不令人满意。作者还把这种意转比作“玄菟写作元菟一样自然拈连而成”。[4]其实这个比方也不恰当,玄菟有时写成元菟,即不是音转,也不是意转,而是因避讳引起的,宋人避始祖“玄朗”讳,清人避圣祖“玄烨”讳,都改“玄”为“元”。因此,“玄”显然有时可写成“元”字,但却不能与“乌”划等号。再说,“於菟”为虎,纯为楚地方言,春秋楚国之於菟乡在今湖北省云梦县西,而汉武帝祖籍为今江苏县沛县,他又焉能以楚地方言名北方郡县。

  3、北方之虎说。马赫《玄菟郡名考》认为:“玄二字作为郡名,正确的解释,应该是‘雄踞北方之虎’的意思。”“若按阴阳五行之说,虎属寅,位在南,正代表火德兴盛的方位。名郡为玄菟,意谓生于南方而具阳刚之气的虎到北方来威镇万民,既合于刘汉王朝宣扬的火德当兴的迷信,又明显含有以阳剋阴的用意”。[5]当然,“玄”可释为北方,“北方之虎说”与玄菟郡的方位及特产也相同,但正如前言,一个“菟”字不能单独释为虎,故此说亦有隙可击。

  4、族名说。黑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张碧波和喻权中先生《汉四郡考释》引《山海经》:“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乌、玄蛇、玄豹、玄虎、玄孤蓬尾。有大玄之山,有玄丘之民”,又“有招摇山,融水出焉,有国曰玄股”。作者认为“玄股国之招摇山,招摇为辽之缓读,招摇山即辽山”,而《汉书·地理志》玄菟郡高句丽县下正注“辽山、辽水所出”,“玄都、玄股、玄菟,都、股、菟上古音韵同在鱼部”,故“玄菟即由玄都、玄股转化而来……汉人尊重这些古族而因袭其族名地名而为玄菟郡”。[6]应该说,此说从古代当地的族名和地名出发阐释玄菟的来源是有说服力的。但是,作者考释了玄菟的来源,却没有说明它的含意。且“玄乌、玄民”与“玄股国”分别出自《海内经》和《大荒东经》,似不在一地。

  总之,关于“玄菟”到底该怎样解释的问题,尽管很多学者都有涉及,但仍是见仁见智,它至今仍是抚顺历史上的一个未解之谜。

  注释:

  [1]赵广庆等编著:《抚顺史略》19页。
  [2][3][4]钟长山:《有关玄菟郡研究中的几个问题》,载抚顺社科所赵立静主编《抚顺史研究文集》,21页、22页。
  [5]马赫:《玄菟郡名考》,《抚顺社会科学》1986年第四期。
  [6]张碧波、喻权中:《汉四郡考释》,《学习与探索》1998年第一期。
该文章所属专题:曹德全专栏

曹德全先生

  曹德全(1946-2021),吉林通化人,1964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1969年分配到辽宁省桓仁县新华机械厂工作,1980年调入抚顺纺织局。曾任抚顺市经委处长、露天区(今东洲区)副区长、电子工业局副局长、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工作之余,他积极研究东北民族史以及抚顺地方史。取得许多重大学术成果。先后出版了《抚顺史研究》(合著)《抚顺通史》(合著)《抚顺编年史》(合著)《抚顺百科大事典》(合著)《抚顺历史的误区》《抚顺历史之谜》《高句丽史探微》等专著,并撰写了大量的学术论文,发表在各级报刊上,特别是在高句丽历史和清前史研究领域建树颇深,在东北史学界有较大影响力。
  曹德全先生的研究,主要从历史文献出发,有理有据,逻辑清晰。他论述的“高句丽名称辨疑”“高句丽与高丽”“论高夷”等许多重大学术问题,在学界引起广泛影响。

标签:玄菟郡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