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刘明扬:和平俱乐部

2022-09-14 07:01 抚顺七千年 刘明扬 527
  如果从和平小街往南走,穿过与和平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再走过两边林立的灰色的日式住宅,右手边就看到了和平俱乐部。  我说的是过去,现在和平俱乐部已经荡然无存,那造型新颖的灰色二层小楼、那刷着水磨石地面的门厅、那楼前宽阔的柏油广场、那花花绿绿...

刘明扬:和平俱乐部 图1


  如果从和平小街往南走,穿过与和平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再走过两边林立的灰色的日式住宅,右手边就看到了和平俱乐部。


  我说的是过去,现在和平俱乐部已经荡然无存,那造型新颖的灰色二层小楼、那刷着水磨石地面的门厅、那楼前宽阔的柏油广场、那花花绿绿的电影介绍栏,早已化为泡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拔地而起的五颜六色的高楼。 

  当我站在和平俱乐部旧址前,抚今追昔,心里说不上是快乐、伤痛还是感叹,抑或是兼而有之吧。这块土地曾经陪伴我度过了苦涩的童年,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即便和平俱乐部像沉船一样沉没了,周围是汪洋大海,但她那亲切的身影,时常会栩栩如生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最早接触和平俱乐部大概在灾荒年,当时俱乐部上映一部电影:《可怜天下父母心》。听说这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经历很苦,故事情节感人至深,所以影院连映几天,观众场场爆满。街坊四邻也扶老携幼,踊跃观看。困难年代,人们平时一分钱能掰两半花,但在此时却不吝解囊。

  当时我还小,看不懂电影,等电影散场后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夕阳十分耀眼,几位家庭主妇在望向夕阳时,眼睛不时眨动,泛着泪光,那是因为畏光流泪吗?以后我再也没有遇见过四邻举家看电影的壮观场面。看电影似乎成为孩子们的专利。稍微长大一些 ,家里每月让看三次电影,所以每月初,就和邻居的孩子们跑到电影院新片预告栏前,圈定想看的电影。当然首选战斗片,比如《七天七夜》《红日》《战上海》等,其次是反特片,如《秘密图纸》《国庆十点钟》之类,再次是生活片。选完电影后,你会觉得无比轻松,然后盼望那日的尽早到来。

  冬天满街满巷的冰雪,孩子们穿戴单薄,像路边的小树一样,经常冻得瑟瑟发抖。谁也不想躲在家里,因为家里狭窄黑暗,也不暖和。

  电影冬天通常都是5点半开演,大家3点半买完票就四处游荡,打发时光。电影院附近的日本灰楼旁,有一溜暖气道,上面盖着预制板。其中一处可能为了维修暖气 ,特意留一个洞口,供维护人员进出。从洞口往外散发着白騰騰的热气。我们发现了这个地方,不啻于孙悟空发现了水帘洞,好不兴奋!大家依次钻入里面,贴着树干般粗的暖气管子蹲着,里面虽然狭小黑暗,直不起腰,还弥漫着众人撒尿后留下的骚味,但毕竟能避寒,其他的也顾不上了。

  有时我们也去对面丁字路口的副食商店,商店柜台里卖糖豆,糖豆有红黄蓝绿白等多种颜色,有如轴承里的滚珠大小 ,装在透明的玻璃纸管里,闪烁着诱人的光彩。如果和1分钱一块的糖球比较,价格不贵,每管才5分钱。这时需要大家凑钱,1分2分都行,凑够5分钱买一管糖豆大家分。

  先是每人3个,伸出手掌接着,如果倒多了,立即收回,像孔乙己分给孩子们茴香豆一样苛刻。剩余的过后再分。其实平均分配的原则,很早就在孩子们的心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当电影即将开演时,是孩子们最兴奋的时刻。和平俱乐部里有两层座位,如果人少,可以跑到楼上看,有一种居高临下的超然感觉。电影开场时,会响三遍铃,第三遍铃响后才正式开演。我觉得和平俱乐部的电铃声音发尖,没有曙光俱乐部的铃声好,曙光俱乐部的铃声像敲钟,声音洪亮,有如洪钟大吕。当电影院关闭所有的灯光的一霎,你会全神贯注地盯上银幕,仿佛开始了一段全新的旅游,心情既紧张又放松。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有票没票,我们都经常光顾这个影院。电影开演后也不走,连同附近的几十人聚在门厅前,嘈嘈嚷嚷,偶尔有迟到的观众,要进入影院,门一打开旁边的孩子一拥而入,像潮水一般,门卫拦也拦不住。跑进去的可以白看多半场电影。我也靠这种方法很得意地看了场电影《分水岭》。当然门卫对这帮孩子也是深恶痛绝。

  一次,一个长着鹰钩鼻子的中年门卫,出来指着我的邻居喊道:“你!你喊什么?”顿了一下,又说:“一张纸,挺大个鼻子画个脸!”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我们住宅前几趟房,有一个邻居姓孙 ,一家三口人,闺女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便处了个对象。他们偶尔去和平俱乐部看电影,一群孩子远远地跟在后面喊:“小梨树,开白花,你家的姑娘给谁家?给后院的老王家。呜哇呜哇娶媳妇呀:绣花的枕头绣花的被,绣花的手绢揩眼泪。爹也哭,妈也哭,嫂子乐得拍屁股。拍疼了,出脓了,上点药膏不疼了。”后来,我和她分到一个小厂子工作,提起当年的事情,都啼笑不止。

  我对和平俱乐部情有独钟。在那里看过的电影甚至影响了一生。若把文革前的电影抛开,在文化荒芜的年代也有很大收益。

  屈指算来:

  1973年看《卖花姑娘》;

  1975年看《闪闪的红星》;

  1976年看《金姬和银姬的命运》;

  1978年看《天仙配》;

  1979年看《流浪者》。

  这些电影无一不是精品,教你战胜悲痛,昂扬向上。尤其是电影插曲,柔情似水,像涟漪一样,阔大到江河湖海 ,让人百听不厌。在我的心里,和平俱乐部像一座丰碑,更像一座纪念碑,巍然屹立。

  俄国诗人普希金说过:“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在人们通向那儿的路径上 ,青草不再生长,她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 ,高耸在亚力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愿和平俱乐部永生!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刘明扬  

文章评论